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80章 大哥是想招方醒做女婿吧
    方醒和朱高燧对上的事不是什么秘密,很快很快就传遍了有心人的圈子里。

    纪纲得到消息后,楞了半天,在几个心腹的注视下,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王谦垂首低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大人,殿下此举无疑是自寻烦恼,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您看看太子,他遇事就沉稳多了……”

    “你想改换门庭吗?”

    庄敬怒目而视道:“咱们早就把太子和太孙得罪惨了,若是回头,最多能躲过一死!”

    尝到过权利甘美滋味的人很难放下,所以这也是历史上为何有那么多明知是死还要坚持下去的例子。

    王谦苦笑道:“我如何不知,只不过是在提醒大人,赵王此举有些冲动了。”

    纪纲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垂眸道:“你说说。”

    王谦在庄敬嫉妒的眼神中说道:“大人,殿下大概是想把自己的立场挑明,让那些文人们知道他是反对科学的,这样就能获取不少支持。”

    “那不好吗?”

    纪纲抬头瞟了插话的庄敬一眼,吓得他赶紧退了一步。

    王谦笑了笑:“大人,可陛下不过是中立而已,就算是等到太子上来,多半也是如此,否则他如何能面对那些蜂蛹而至的反对!所以赵王此举虽然好处不少,可目前却看不到,除非是太子父子和方醒自己乱了阵脚,彻底让那些文人们绝望了才有可能。”

    纪纲嗟叹道:“是啊,陛下威严自生,又深谙平衡之道,他在位,谁都不敢乱动,只是……”

    只是什么,纪纲没说,王谦也没问。大家现在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谁都无法单独脱身,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大人,黄公公有话带到。”

    一个锦衣卫摸进来,跪地禀告道:“大人,黄公公说,让咱们好歹也给方醒一点颜色看看,否则此消彼长,殿下那里会失宠。”

    庄敬跃跃欲试的看着纪纲,可纪纲只是淡淡的道:“知道了。”

    等来人走后,庄敬忍不住问道:“大人,咱们何时下手?”

    纪纲没搭理他,而是不屑的道:“老狗!只想捡便宜的老狗!”

    王谦沉声道:“大人,陛下才去了方家庄,目前不可轻举妄动。”

    “我知道!”

    纪纲讥笑道:“那老狗以为自己是殿下吗?还是说他想当晚唐的那些大太监,可以操控朝堂,甚至是改天换日!”

    王谦也是不屑的道:“他是想让大人去试探呢!若是有把握,那他在陛下的身边岂不是更方便?经常说几句方醒的坏话,天长日久,陛下自然会厌恶了方醒。”

    ……

    “你也不怕陛下厌了你?”

    解缙得知方醒在御前和赵王闹了一把,不禁笑道:“那赵王乃是陛下最宠爱的幼子,你何苦去得罪他呢!”

    方醒把一大袋东西放下,然后说道:“那厮是在撩拨我呢!既可以讨文官的欢喜,又可以借着机会敲打我,顺势立威。只是他没想到我敢和他硬顶罢了。”

    说到这里,方醒自然生出了洒脱之色:“赵王在北平府深耕多年,陛下岂有不知?不过是顾念着骨肉亲情罢了,你且看着,等哪天陛下厌弃了他,别说是金陵,北平他都呆不下去。”

    “老爷,汉王殿下来了,看着很高兴。”

    “哈哈哈哈!方醒,你居然帮本王出了一口气,喝酒喝酒,咱们庆祝一下。”

    朱高煦如龙卷风般的让方醒为之变色的时候,朱高炽却是有些头痛。

    “大哥,那方醒居然羞辱我,难道你就能看下去吗?”

    朱高燧可不会管什么禁足令,最多晚上不出门就行了。

    朱高炽头痛的道:“一个小女孩,你去和她计较些什么!”

    “那是咱们皇家的威严!”朱高燧滔滔不绝的道:“若是放任不管,大哥,以后谁都敢在咱们的头上撒野啊!”

    你在吹牛笔!

    朱高炽无奈的道:“再说了,方醒和你无冤无仇,你下面的人为何要当街谈论他?回去吧,这两天少出门,免得父皇生气。”

    朱高燧不服气的道:“把我和方醒一起处罚,父皇这是偏向你啊大哥!”

    朱高炽皱眉道:“少说这种话,赶紧回去。”

    “父亲,父亲,皇爷爷吃了我做的果汁。”

    婉婉的声音传来,朱高炽的脸上浮起了笑意,连声道:“跑慢些,跑慢些……”

    婉婉冲进来,匆匆给朱高燧行礼后,就过去拉着朱高炽的袖子,显摆着自己刚从皇爷爷那里得到的好处。

    “这是皇爷爷给的一串珠子,不过婉婉已经有了方醒送的那一串,这串就送给母亲好了。”

    朱高炽笑眯眯的道:“好好好,都依你。”

    看到人家父慈女孝,朱高燧觉得没趣没味的,草草告辞。

    回到王府,朱高燧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谢忱就皱眉道:“王爷,看来这个方醒深得两位殿下的信任呐!”

    朱高燧厌恶的道:“看那样子,若不是婉婉小了些,大哥一定会把他招来做女婿!”

    谢忱皱皱眉,对这种意气用事的话有些不感冒。

    “王爷,此子虽然是太子父子的助力,可何尝又不是他们的拖累呢!”

    “啪!”

    朱高燧一拍手,笑道:“是了,那所谓的科学不就是在儒学的头上动土吗,我看他好日子长不了!”

    ……

    方醒以前被禁足过一次,这次只有两天,他就当是给自己放假。

    铃铛上次吃了打虫药,结果打出了好些虫子,最近显得精力旺盛,经常往山上跑。

    大黄跟在后面想追出去,可铃铛只是一个加速,就让它失去了目标。

    方醒在写奏折,写完后说道:“小娘这事弄不好还得要面圣,先把奏折递上去吧,看看陛下怎么说。”

    黄钟说道:“伯爷,此事在交趾的作用不小,按理小娘是有大功于朝,陛下当不会让功臣寒心。”

    方醒苦笑道:“可这是在男人的头上动土,哪怕只是交趾,那些人依然觉得离经叛道。”

    奏折很快就递上去了,朱棣一看内容,就说道:“兴和伯想让小娘重回交趾,你们怎么看?”

    小娘这个人大家都知道,算是如雷贯耳。

    杨士奇毫不犹豫的反对道:“陛下,交趾目前已然稳定,臣以为该结束了。”

    金幼孜躬身道:“陛下,兴和伯当日的举措不过是应急,时至今日已经变成了笑话,臣以为该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