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72章 女真和朝鲜,野猪皮的老祖宗

第672章 女真和朝鲜,野猪皮的老祖宗

    在连皇宫内的消息都很难保密的大明,太孙府生的事很快就传出去了,外界对此褒贬不一。?

    “有人说太孙残暴?”

    梁中一大早就来了,他不但带来了王贵妃的还礼,还带来了给张淑慧养胎的滋补品。

    方醒摸着下巴道:“害群之马不足惜,换我的话,大概不会打他,最多让他一辈子都去清扫茅厕而已。”

    “你这更狠,直接断了他的晋升之路。”

    太监割去那个玩意儿,为的不就是温饱吗?

    可温饱之后呢?多半还想着权势。

    若是一辈子都看不到希望,那真是生不如死。

    方醒笑道:“老梁,不是我说啊,在太监里面,你算是心思正的,可有的太监,比如说黄俨,也不知道陛下怎么这般信任他,那就是个阴人。”

    梁中喝着热热的菊花茶,叹道:“都不容易,黄俨此人重权势,把自己的心都蒙蔽了。”

    方醒只是笑了笑,梁中突然凑过来说道:“咱家知道你关注朝鲜那头,有个事给你说说,建州卫指挥使释家奴来了。”

    “李显忠?”

    方醒好似不大在意的问道,可他抓住茶杯的手猛地紧了一下。

    释家奴,建州卫第一任指挥使阿哈出的儿子,永乐九年,阿哈出派释家奴跟随大明北征,有功,赐名李显忠。

    “对,就是他。”

    方醒心中微微一动,问道:“猛哥帖木儿呢?他没来?”

    猛哥帖木儿是建州卫的都指挥使,原先是居住在朝鲜边上阿木河的斡朵里部,后来被朝鲜多次侵袭,最后只得搬到了奉州,被招安。

    这位就是后世野猪皮的老祖宗,此时却被朝鲜人打的屁滚尿流。

    梁中说道:“没来,朝中只重视释家奴,至于猛哥帖木儿,这个蒙元名字听着让人烦心。”

    方醒淡淡的道:“是啊,是很让人烦心。”

    梁中和方醒的关系好,也不忌讳的道:“猛哥帖木儿和释家奴走得很近,所以朝中准备设立建州左卫,把猛哥帖木儿分出来,旨意已经去了。”

    “听说朝鲜国内对大明收纳猛哥帖木儿很是不满,认为他和释家奴合流之后,实力大增,这是大明在掣肘朝鲜,扼住了他们的咽喉。”

    “狼子野心!”

    方醒不屑的道:“掣肘?若是他们安心于自己的疆土,何来的掣肘?何来的扼住咽喉?不过野心昭然罢了。”

    梁中笑道:“那金四力已经放话了,说是女真乃蛮夷,大明天朝上国,不该与此等率兽食人之辈亲好。”

    ……

    “关他屁事!”

    吕震看到了金四力的上表,差点就想把它给撕碎了。

    可这是藩属国的上表,吕震还没这个胆子,所以他骂了几句之后,按照程序呈献上去。

    朱棣接到后都懒得看,只是不屑的道:“不安分!”

    这个评价可不好,所以张辅散朝后就去了方家。

    “陛下有紧迫感了。”

    方醒分析道:“自达额之事后,陛下大概觉得自己生年不多,就想加快度,把周边的隐患清理干净。”

    张辅点头道:“朝官对朝鲜还是有好感的,而且认为朝鲜和女真正好形成牵制,不让任何一方坐大。”

    这个策略无疑是好的,历史也证明了,建州女真和朝鲜一直在牵制着,直到朝鲜被倭国入侵之后,平衡才被打破。

    可在大明强盛的时候,某些平衡是不需要的。

    大英帝国也喜欢玩平衡,可等国力衰退之后,那些平衡就成了笑话。

    可见玩平衡也得讲究一个实力!

    在许多时候,谋略不如火炮!

    张辅把地球仪扒拉过来,指着朝鲜和建州卫的地方说道:“陛下若是要动朝鲜,必然会水6并用,可这样女真就失去了掣肘。”

    “为何不驱虎吞狼?”

    方醒指着建州卫的地方道:“北征时建州卫就曾随军,若是攻打……倭国,建州女真,甚至是其它女真都可以去挣军功嘛!”

    张辅点头道:“是这个理,不过你的意思是,陛下的目标不是朝鲜?”

    方醒说道:“自从朝鲜儒学大兴之后,内斗严重,这等小国,无需大动干戈,只需挑动内斗,加上武力威慑,自然会乱作一团!”

    “你啊你!谁要是做了你的对手,那晚上睡觉非得睁只眼不可!”

    张辅心情愉悦的回去了,他想重回金戈铁马的日子,可目前还看不到希望。

    但等到大明几路出击的时候,张辅相信自己的用武之地就到了。

    冬日的上午很幽静,由于张淑慧怀孕的原因,所以丫鬟们说话、做事的动静都小了不少。

    张淑慧在一张躺椅上昏昏欲睡,早餐她被方醒逼着吃了一个鸡蛋,还有肉菜混合的一碗面条,最后还有一杯果汁,所以没多久就瞌睡来了。

    方醒就躺在张淑慧的边上,闭上眼睛想着女真和朝鲜的相爱相杀。

    朝鲜老早就对女真人下手了,甚至还册封了一些女真人为官,这是在学大明的套路,想笼络这些野蛮人。

    可女真人占据的却是大明的地盘,吃别人的饭,就得服别人的管。若是他们敢去投奔朝鲜人,那大明一定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帝国之怒。

    所以朝鲜人的拉拢失败,于是就展开了侵蚀。

    此时的女真人,说句实话,真心的是废材。

    野猪皮的老祖宗此时被朝鲜人打的屁滚尿流,然后建州卫指挥使阿哈出就伸出了橄榄枝,这货马上就感激流涕的接住了。

    猛哥帖木儿和建州卫合流后,朝鲜人不爽了。

    老大,这是我的地盘啊!你把这些野蛮人聚集在一起,这是想学霸权主义吗?

    撒比!

    方醒的嘴角翘起,然后握住了张淑慧的手,看着耐不住无聊的小白偷偷摸摸的溜了出去,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窗外有丫鬟在晒太阳,顺便做针线,声音很小,可却像流水淙淙,让人听了心中宁静。

    “求菩萨保佑夫人生个小伯爷出来。”

    “可伯爷说了,生女儿他也欢喜,也会疼爱。”

    “你懂什么,要是生个小伯爷,这方家就稳固了,而且老爷到时候一高兴,说不准就会每人好些钱呢!”

    “嗯!你说的倒是,我就想着攒些钱,让我娘少干些活。”

    “你可真孝顺,放心吧,有老爷在呢,只要大家干活勤快,好日子跑不了。”

    “嗯,我弟弟每日都在学堂读书,学的还是老爷的方……科学。”

    “夫人也教咱们了,比起其它地方来,方家庄真是好啊!我一辈子都不想离了这里。”

    “我也是……”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