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68章 心急的朱棣
    华大通父女跪在地上,看到侍卫密集的场面,知道自己肯定是闯驾了。

    如果华小小没提刀还好说,可现在却麻烦了。要是被以行刺的罪名抓走,华家一家老小都活不了。

    华小小想到了后果,所以她呆呆的看着地面,心力交瘁之下,她觉得不如以死来解脱。

    “算了,无心之失,放了他们父女。”

    方醒已经看到了远处的人马,就想简单解决了此事。

    一名侍卫为难的道:“伯爷,这事……”

    方醒指着华小小道:“就这么一个女人也想刺杀陛下?别逗了,赶紧的,陛下已经来了。”

    华大通起身就想感谢方醒,可方醒却说道:“你那个儿子是个祸害,给你两个选择,一,打断他的腿,二是三年之内不得走出华家,你自己选,不然本伯替你选。”

    这时管家曾毅跪地说道:“老爷,少爷看到小姐追出来之后,就自己回去睡了。”

    卧槽!

    这下连那些侍卫都觉得真是遇到极品了。

    华大通毕竟曾经被广德候华高教导过,所以一咬牙就下了决心:“伯爷,小的知道了,回去就打断他的腿。”

    等华家父女走了之后,梁中挤眉弄眼的道:“此人病弱不堪,儿子坐大,你倒是会怜香惜玉,知道替那女子斩断后患,怎么,有……”

    “有你妹!”

    方醒看到了那几辆马车,心中对解缙的判断很是敬服。

    朱棣和朱瞻基在前,后面的马车里坐着太子一家,以及王贵妃。

    行礼之后,朱棣用马鞭指着方醒道:“听说你家的田园甚美,朕今日做个不速之客,你可准备了什么美食?”

    御厨呢?

    方醒瞟了心虚的朱瞻基一眼,然后笑道:“陛下放心,方家别的没有,美食却是不缺的。”

    等到了方家庄,方醒想请朱棣一行进家,可朱棣却不耐烦的道:“朕每日看人行礼都看烦了,到河边走走。”

    好吧,方醒没辙,只得让张淑慧出来陪伴王贵妃。

    王贵妃不等张淑慧行礼,就笑着让人把她扶住。

    “听说你有孕了?这是好事,快上车来。”

    王贵妃长相不算漂亮,可那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温柔却让人感到很安心。

    张淑慧笑着应了,被人搀扶着上了马车,一路往河边而去。

    方杰伦早有准备,马上就让人把食材和毯子送过去。

    其实冬天的河边没有什么好玩的,可朱棣要来,一行人也只得跟着。

    河面不算是宽广,朱棣下马后,看着清冷的河面道:“当年在北方追击蒙元人,朕与将士们一起渡河,那河水真是冷啊!冰冷刺骨。”

    回过身,朱棣指着河面道:“聚宝山卫的将士可否敢渡河?”

    方醒点头道:“当然敢,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聚宝山卫从来都不含糊!”

    朱棣嗯了一声,然后说道:“既如此,以后当好生操练,你对朝鲜怎么看?”

    方醒皱眉道:“藩篱算不上,也挡不住敌人,不过便宜可没少占。”

    朱棣负手看着王贵妃和张淑慧正带着婉婉在烧火,就沉声道:“朕要听实话。”

    方醒尴尬的道:“陛下,朝鲜这个地方怎么说呢,臣觉得它就是一株墙头草,哪边风大它就往哪边跑。此国地少人穷,可却自卑,自卑之后就开始自大。此时它跟着大明不过是权宜之计,骨子里的扩张欲/望依然存在,左边想着拿下建州三卫,右边又看着对马岛流口水,也不怕胃口太大给撑死。”

    “倭国呢?”

    朱棣今天的话题转换很快,不过还是有迹可循。

    心急了啊!

    这位老大肯定是心急了,恨不能一下就把大明的周边清理干净,让儿孙拥有一个安全的环境。

    倭国吗?

    方醒说道:“此国是由多个海岛组成,天灾不少,把整个国家都搬到一个大陆上去,这是他们心中最大的愿望,而距离最近的就是大明。”

    朱棣不置可否的道:“倭国此时国力贫瘠,不是大明的对手。”

    方醒笑道:“但迟早有一天,我大明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朱棣不屑的道:“那是痴心妄想,蚍蜉撼树!”

    “陛下,防患于未然。”

    方醒恨不能朱棣马上就说要远征倭国,只要有个开头,见到利益的朱棣会停下征服的脚步吗?

    不可能!

    后来的日不落帝国不过是巴掌大的地方,可扩张一旦成了习惯,那脚步根本就停不住。

    朱棣挥舞一下马鞭道:“朕看马哈木必败,瓦剌此后将一蹶不振。”

    老大,你转换话题能不能不要这样飘忽啊!刚说到倭国,你这一下就腾挪到了草原上。

    方醒说道:“陛下,可阿鲁台却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臣断定他最后必败于瓦剌人之手。”

    朱棣看了看已经把火升起来的王贵妃几人,沉声道:“朕先走了。”

    看着朱棣上马而去,方醒真的是懵了。

    朱瞻基过来说道:“德华兄,皇爷爷宫中还有事情。”

    方醒看到他的身边已经换了个太监,就问道:“俞佳呢?”

    朱瞻基面带怒色道:“俞佳跋扈,被小弟令人重责。”

    “哦!”

    方醒也就问一句,对于太活络的太监,他的心中始终存在阴影。

    河边炊烟渺渺,朱棣的离去并未让大家失去兴趣,反而更加的放开了。

    太子妃正拉着婉婉,想把她小脸上的炭黑擦去。

    “母亲放手!婉婉要去烧火。”

    太子妃挣不过婉婉,只得松开手,看着女儿欢呼着去找张淑慧。

    “这丫头养野了呀!”

    朱高炽看着自己的女儿上树去掰断了一根枯枝,然后熟稔的溜下来,把枯枝塞进了火堆里,不禁忧愁的道。

    太子妃捂嘴笑道:“殿下可是担心婉婉嫁不出去了?”

    朱高炽干咳道:“哪有的事,本宫的女儿还愁嫁吗?”

    太子妃嗔道:“殿下,若是婉婉到时候嫁不出去,那臣妾可就要出手了。”

    朱高炽的目光一转,看到一个太监正在跟方醒说着什么,就笑道:“若是真有那时,就由你。”

    太子妃看到婉婉在张淑慧的身边转圈,好奇的问着,就莞尔道:“婉婉深得兴和伯一家喜爱,这就是缘分啊!”

    朱高炽憨笑道:“那是,自从遇到兴和伯之后,连父皇都对婉婉另眼相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