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65章 打断双腿
    达额被单独关押在刑部的一间牢房里,门外后两个衙役在看守,看到朱瞻基和方醒后,急忙行礼。

    达额在这里享受到了最高级的待遇:铁链捆脚加大锁。

    一个衙役介绍道:“殿下,此贼进来时曾经想逃,后来被小的们给堵了回去。”

    达额的身手很高,所以闻言朱瞻基就问道:“你等是如何把他擒住的?”

    衙役得意的道:“小的们就是用叉子把他逼到了角落里,然后用渔网把他给网住了。”

    朱瞻基吃惊的和方醒对视一眼,然后看向了牢房里。

    达额虽然被铁链捆住了脚腕,可他的神色依然平静,不过配上鼻青脸肿的外表后,这种平静看着有些好笑。

    达额看着朱瞻基笑道:“我在行前给自己算过一次,结果显示大凶,但有贵人相助,当可逢凶化吉。殿下,当今陛下有姚广孝才成就大业,我自认只比他强……”

    朱瞻基冷笑道:“你算出谁是你的贵人了吗?”

    达额习惯性的伸手出来,接着又如闪电般的收了回去,然后说道:“正是殿下,正所谓不吃苦中苦,怎知万事难,此姜尚遇文王之机也!”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你的那个幻术是如何变出来的?”

    朱瞻基对达额把自己隐喻为周文王嗤之以鼻。

    “此乃仙术。”

    达额宝相庄严的道:“虽被兴和伯破掉,可明年就能恢复。那仙人缥缈无踪,若是能见上一面,凡人就能增寿三十年。”

    增寿,这是个永恒的话题,上至皇帝,下至平头百姓,能勘破生死的有几人?

    朱瞻基的眼神渐渐的有些迷茫,达额的眼神却愈加诡异,“殿下,伟大的成吉思汗曾经见过仙人,就在不儿罕山上。在见识了仙术之后,他抛弃了蒙古,在不儿罕山上隐入虚空……当时虚空中也曾有仙女舞动,闻一下就能百病不生的仙酿也曾浇灌了不儿罕山,让蒙元续命多年……大明,当可从之……”

    朱瞻基只觉得一个仙人正在对自己施法,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下一刻就能飞起来。

    看,天空中出现的不就是仙女吗?

    在朱瞻基的视线内,朵朵鲜花在空中飞舞,仙女们圣洁的脸上露出了恭谨的表情,来迎接自己。

    “不儿罕山?那该叫做狼居胥山吧!”

    轰!

    一股清泉在朱瞻基的心头升起,眼前的仙女消失,鲜花也有些枯萎。

    是了,狼居胥山。

    “那里曾是我汉人彰显武功的地方,从匈奴,再到蒙元,汉人永远屹立在这片土地上,可敌人却换了一茬又一茬。”

    方醒掏出一副墨镜戴上,挡在了朱瞻基的身前。

    “前有冠军侯率军长驱几千里,封狼居胥,兵锋直至北海。中有前唐李靖在此大破突厥,侯君集灭杀吐谷浑。后有我大明王师在山下追杀蒙元残余,达额,那时候你的仙人呢?他在哪?”

    达额看到方醒的墨镜,嘴角露出了微笑:“仙人就在山上,那怒火正在酝酿,百年后,马蹄声将再次在中原回响,这片花花世界将会再次迎来仙人的怒火,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你们亵渎了神灵!”

    “开门!”

    方醒伸手要钥匙,狱卒担心的道:“伯爷,此人身手了得,若是没有防备的话,小的怕……”

    “开门!马上!”

    狱卒不敢反抗,只得掏出钥匙。

    方醒看着达额,从辛老七的手中接过了一对特制的加长拳套戴上。

    拳套上的钢针在光线下闪着寒芒,打开门后的狱卒看到后不禁心中一颤,赶紧退到了边上。

    门打开,达额的双脚被铁链捆住,方醒冲进去就是一顿乱拳。

    “老子打死你!去尼玛的仙人!仙人在哪?让他出来救你啊!”

    达额开始还想伸手去抓住方醒,可方醒一概只用双臂格挡,那上面的钢针扎的达额满手的血洞。

    “噗!”

    趁着达额缩回手的机会,方醒一拳就封了他的右眼。

    “嗷……”

    方醒收回拳头,退后几步道:“本伯看你可还能施展邪术吗?”

    达额跌跌撞撞的倒在地上,捂着右眼在惨嚎着,方醒伸手向后:“拿棍子来!”

    此人差点就把朱瞻基置于尴尬的地位,那将会给大明带来莫测的变化。

    就算是不变化,经过此事后,朝中的气氛也不对了。大部分文官袖手旁观的行径把朝中的势力分割开来,和平相处的假象已经被打破。

    一个武功高强的骗子,居然让大明朝中引发了这么大的震荡,让方醒如何不恨他!

    接过辛老七送来的木棍,方醒狞笑着上前:“阿鲁台此生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让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撒比来到了大明,为此他将后悔终生,而现在,轮到你后悔了。”

    “呜!”

    “咔嚓!”

    “咔嚓!”

    “啊……”

    方醒扔掉棍子,回身看着恍如大梦初醒的朱瞻基,笑道:“感觉如何?”

    “啊……”

    被方醒敲断双腿的达额在地上翻滚惨叫着,声音刺耳。

    “我们出去。”

    方醒看到朱瞻基面色疲惫,就出了牢房,对狱卒吩咐道:“随便找个郎中给他上点药。”

    狱卒急忙应了,开馆的叫做大夫,而游医就叫做郎中,方醒的意思就在一个称呼上透露了出来。

    反正迟早也要挨一刀,此时不死就行。

    出了刑部大牢,朱瞻基感叹道:“德华兄,小弟先前是不信的,可却有些担心,所以就请你来壮胆,可没想到还是陷进去了,可怕的邪术!”

    方醒把拳套递给辛老七,说道:“那只是因为你不知道他的手段而已,你若是开始就想着这人的眼睛有鬼,声音也有鬼,他不是好人,那他想迷惑你还得花费些功夫。”

    “那我就先回去了。”

    方醒翻身上马,觉得屁股的疼痛好了许多。

    朱瞻基笑道:“德华兄,今日小弟一家出游,父亲特地交代让你跟着去。”

    “哦!能蹭饭倒是件好事。”方醒虽然记挂着家中的张淑慧,可却不会推脱这种邀约。

    人在世上总得要遵守其中的规则,强大如朱棣,也会被那些千年的规矩所禁锢。

    朱瞻基神秘的笑道:“德华兄放心,今日有御厨随行,保证让你吃到最好的烧烤。”

    方醒问道:“去哪?”

    “方家庄。”

    朱瞻基乐不可支的看着方醒的愕然,然后就看到一个太监小跑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