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60章 居然是徐景昌
    姚广孝想自晦,方醒觉得很正常,至于担心达额蛊惑君王的事,方醒认为那些御史不是摆设。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这样的事谁都不会允许生在永乐年间,不管是谁!

    聚宝山下,那大片平房如今算是金陵城外的一景,每日都有人跑过来看稀奇,然后回家就吹嘘说那房子看着就像是铁铸的。

    但是现在进不来了,在规划成街道的两端已经有了军士值守,陌生人不许进入,若是胆敢强闯?按照的方醒的将令,杀无赦!

    “伯爷!”

    两名军士捶胸行礼,方醒点点头,漫步在街道中间。

    每家的房前都有一小块空地,现在看着空荡荡的,可等到明年,肯定会种满了各种蔬菜。

    汉人是这个世界最能忍耐环境的种族,而且并不缺乏创造性,只要搬开压在他们头上的大石头,方醒觉得会迸出让世人惊惧的能量。

    两边的房门紧闭,隐隐约约的听到有纺纱的声音,方醒笑了笑,然后问道:“织布赶得上吗?”

    身后的钱氏急忙答道:“伯爷,因为那边要的货不算多,所以还有余。”

    钱氏已经成了管事,专门管理分配人手,而且还要记账。

    两个挂着鼻涕的孩子正在前方疯跑,看到钱氏后就嚷道:“钱大娘,我爹回来了,还把我们赶出来了,和我娘在屋里打架呢!”

    钱氏的脸一红,就过去驱赶道:“去去去!自己找地方玩去!晚点你爹娘就不打了。”

    自从军属来了之后,方醒就让将士们轮流休假,可这位也太急切了吧!大白天的就把孩子赶出来……

    不过让方醒遗憾的是,有些军属需要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留在老家照顾老人,所以房子空了不少。

    钱氏用钥匙打开空房子的房门,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捆捆的棉布。

    钱氏介绍道:“伯爷,这些棉布都是近期织出来的,您看可要染色?”

    “不必了。”

    方醒摸着绵软的布料,悠然神往的道:“那些地方能有布就算是不错了,再说咱们只求量大,至于花式嘛,现在用不着。”

    方醒的打算是倾销,目前因为产量和船只的原因,所以只算是试探性的销售。

    只要等那些金银铜被运回来,方醒觉得朱棣一定会动心。

    想要成为雄主,甚至是明君,那么一定要有钱!

    李世民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隋朝留下来的那些家底,不然他也敢称明君吗?

    朱棣差钱,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利益的面前,方醒觉得朱棣会把所谓的祖制抛在一边,然后扩大船队的规模。

    出了军属区,方醒对黄钟道:“让黄金麓准备一下,你带着他们去采买些货物,等布匹够了就出。”

    大明的货物对倭国来说就是上等货,只要能送到那里就不缺销路。

    黄钟点头道:“伯爷,是否可以让斯波家族插一脚,这样黄金麓他们能省许多事。”

    斯波家族若是参与分销,那么出货量就会剧增,蛋糕也会很快做大。

    方醒摇头道:“不用,足利义持面临着国内各个势力的压力,我们走私一点货物不足为惧,他的注意力不在这里。”

    足利幕府的控制力还没有达到高峰,未来战国的雏形在渐渐的萌芽。

    府学斜对面的黄二家已经被拆光了,一些孩子正在边上堆着的废弃物里寻找可供利用的东西。

    方醒到时,赵永安在指挥手下平整土地,看到方醒过来,他堆笑道:“伯爷,小的恭贺伯爷早生贵子。”

    “承你吉言。”

    方醒拿过图纸对照了一下,说道:“地基一定要打牢,整个框架也要平衡,若是出了差错,楼塌了,赵永安,你儿子的未婚妻大概就要改嫁了。”

    “不能啊伯爷。”赵永安笑嘻嘻的道:“工部那边的水泥马上就要出了,小的这手艺可是第一份,说不定能去宫里干活呢,肯定不敢懈怠。”

    方醒指着图纸说道:“第一层开两个口子,一进一出,出口就是结账的地方,而外面要预留些地方,到时候分割成一间间的,作为店铺。”

    赵永安好奇的道:“伯爷,这些店铺难道是要租出去吗?”

    方醒点头又摇头,没有回答。

    朱瞻基终于找到了入股人,这个人方醒也认识。

    当看到徐景昌那张脸时,方醒就冲着朱瞻基微微一笑,“想法不错,不过你选错了人。”

    “方醒,有好事你居然不通知哥哥我,真是枉费了咱们在交趾的情谊……”

    正当朱瞻基在思考方醒这话的意思时,徐景昌大步进来,一脸不满的道,仿佛他和方醒在交趾有过命的交情。

    方醒起身拱手道:“定国公误会了,这门生意虽说有些把握,可要是亏了损失也不小,所以这第一轮的招股就想谨慎些,免得坑了自己人就不好说了。”

    你现在不满意,可等以后真的亏本了,那时候你可别后悔。

    徐景昌一怔,然后笑道:“连殿下都敢投钱,我怕个啥,亏了就亏了!”

    方醒这才笑道:“那就好,不过这股金得赶紧送来,毕竟要赶在年前开业,这货物的采买都得花钱。”

    “小事情而已,回头就让人送来。”

    徐景昌才坐下,就迫不及待的道:“殿下,这掌柜的是谁?若是没有好人选,臣这里倒是有个推荐。”

    朱瞻基已经嗅到了些味道,他淡淡的道:“掌柜是我的人,叫做陈年。”

    说完后,朱瞻基看到徐景昌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不禁在心中重重的一叹。

    勋戚开始颓废了呀!

    徐景昌失望之后就起身道:“那臣这就回去准备银钱。”

    等他走后,朱瞻基苦笑道:“德华兄,小弟又错了。”

    方醒安慰道:“你想用这种手段来拉拢人没错,可却找错了人,不论定国公为人如何都不是一个好人选,哪怕他对你忠心耿耿也是如此。”

    朱瞻基也想通了这个道理,“虽然是近亲和长辈,可他是臣子,我用利益去拉拢臣子,这本身就是大谬。”

    “欲壑难填!”

    方醒说道:“等以后他们觉得不满足了,习惯了你时不时的给出好处,到了那时,你怎么做都是错!”

    等到了那时候,当君王再也给不出好处时,那就是君不君,臣不臣。

    朱瞻基点头道:“幸好只答应了一万两的额度,否则麻烦就大了。”

    剩下的两万方醒没问,也不必问。

    可朱瞻基还是主动说了:“德华兄,剩下的算是小弟家中的。”

    太子妃?

    方醒点头道:“这是好事。”

    太子妃和方家的关系不错,有这么一位股东在,就相当于一位大神。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