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51章 全民公敌
    杨荣在书院里转悠了半天,临走时和方醒说道:“兴和伯,外间有人在鼓动大家不要去第一鲜吃饭,不但有文人,还有……商人。”

    方醒拱手道:“多谢杨大人相告。”

    杨荣笑眯眯的道:“今日一见,科学果然是实用之学。”

    解缙也和颜悦色的道:“实用为上,至于朝堂,那不是科学应该呆的地方。”

    杨荣一怔,然后笑道:“皆大欢喜?只是朝中不少人已经在鼓噪,说是去第一鲜吃饭就是在帮助科学,而且……有人在鼓动商人,说兴和伯主张抑商。”

    方醒愕然道:“这是无稽之谈,难道就没有明白人吗?”

    杨荣拱拱手就走了,他今天来见识了科学,也释放了善意,再多说有些不适宜。

    解缙转身看着方醒,“你把方学改名为科学,虽然减少了陛下的猜忌,可却让文人们更忌惮了。”

    ……

    胡广已经下衙了,不过今日他邀请了杨士奇和金幼孜来家做客。

    菜不多,可却精致。

    杨士奇夹了一块醋鱼,眯眼品味了一番。

    胡广笑道:“士奇觉得这鱼和第一鲜的相比如何?”

    杨士奇咽下鱼肉,实话实说的道:“还是要差一些,味道不够浓郁。”

    金幼孜也尝了一块,然后赞美道:“不错,下官觉得不比第一鲜的差。”

    胡广摇摇头道:“差是肯定差了不少,第一鲜不知使用了何等调料,做出的菜味道鲜香无比,让人趋之若鹜,给方醒赚了不少钱啊!”

    杨士奇说道:“正是,那第一鲜堪称是日进斗金,兴和伯家靠此好生兴旺。”

    胡广突然收起了微笑,淡淡的道:“今日下面闹哄哄的,此事是谁起的头?”

    杨士奇当然没有嫌疑,他干不出这种事情来。

    金幼孜在胡广的逼视下讪讪的道:“下官不过是说了几句闲话而已。”

    胡广举杯,三人喝了一口之后,他放下筷子道:“你以为陛下为何要仗责方醒?”

    金幼孜能在朱棣的身边辅政,自然不是蠢人,“这不过是陛下和方醒之间的一个默契而已,目的只是为了那个什么科学和商税,不然那方醒岂能第二天就能去打砸崇文书院?早就半死不活了!”

    杨士奇皱眉道:“陛下此举分明就是分而治之,以科学平衡儒学,十棍下去,连商税的由头都埋下了。”

    金幼孜冷笑道:“方醒为了他的科学也算是豁出去了,那天若是晚一步,黄俨就能结果了他!”

    胡广喝了一口酒,才发现这酒是从第一鲜买来的,味道很独特。

    “那十棍主要是为了方学。”

    胡广对方醒这种掩耳盗铃的行为很不屑,他和解缙是师兄弟,以前的关系很亲近。所以方醒说是解缙弄出来的科学,那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陛下总不能偏帮他吧,所以十棍下去之后,大家都觉得他受了委屈,陛下自然就可以对方学睁只眼闭只眼了。”

    杨士奇叹道:“方醒南征北战立下了不少功勋,可陛下却不能封赏,这就尴尬了呀!”

    金幼孜哼道:“若是陛下这般放任下去,等知行书院的学生们都出来了,那时候方醒的气势更炽!”

    胡广吃了一块豆腐,觉得寡然无味。他想起了刚开始发起的抵制第一鲜活动,不禁微微摇头,觉得根本就不靠谱。

    “知行书院的学生不能参加科举,若是老夫没猜错的话,应当会从小吏开始做,或是恩出于上,直接给个官职。”

    杨士奇赞同道:“方醒曾经提议进士必须要从小吏做起,所以无论如何,他的弟子自然是要为自己的老师争脸,不可小觑。”

    金幼孜嗤笑道:“宦海无情,就他那点人?笑话!”

    ……

    文人对方醒大多警惕兼反感,而商人对方醒则是恨之入骨。

    两淮的盐商几乎被方醒一网打尽,而山/西的盐商同样被重创,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方醒提出的盐政改革。

    而方醒最近提出的收取奢侈品商税的建议,更是让那些人气得牙痒痒,恨不能再出来一个刺客,直接让方家灭门。

    方醒正在给铃铛喂打虫药,铃铛誓死不从,拼命的想逃出他的魔爪。

    “老实点!”

    方醒本来屁股就没好,再被铃铛折腾几下,就有些抱不住了。

    张淑慧在边上微笑看着,然后喊道:“小白快来,夫君不行了。”

    “谁不行了?!”

    方醒气喘吁吁的抱着铃铛的脖子,喝道:“乖乖的啊!不然晚饭就没了。”

    可铃铛却呜咽着,狗嘴一拱,就把方醒送到嘴边的药给拱到了地上。

    “不管了!”

    方醒艰难的起身,一脸嫌弃的道:“等你哪天肚子里全是虫子,吃掉你的内脏!”

    张淑慧嗔道:“夫君就会吓唬铃铛。”

    赶来的小白搂着铃铛的脖子,然后把那药送到它的嘴边去,柔声道:“好铃铛,把药吃了吧,晚上给你吃肉。”

    在方醒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铃铛没有一丝犹豫,把那药用舌头卷进嘴里,然后一仰头,就活蹦乱跳的摇起了尾巴。

    “臭狗!”

    方醒气得在铃铛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在它委屈的呜咽声中说道:“叫人注意铃铛这几日的排泄,如果有虫子,那就对了。”

    屁股受创很难受,可更难受的是方醒很年轻。

    年轻就代表着火力壮!

    晚上在张淑慧吃吃的笑声中,方醒灰溜溜的去了书房。

    ……

    清晨,方醒习惯性的伸手一摸,然后才醒悟自己昨晚是孤身一人。

    “独自去偷欢呀,我拒绝你监管,我独自去偷欢呀……”

    等洗漱后,方醒发现张淑慧和小白都有些没睡好的模样,就取笑道:“可是思念为夫,夜不能寐啊!”

    张淑慧嗔道:“夫君就会说笑。”

    小白打着哈欠道:“少爷,昨夜我和夫人一起睡的,就是聊晚了些。”

    呃……

    方醒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两美女睡一床的场景,然后干咳道:“下次记得叫我。”

    吃完早饭,徐庆就来了。

    一见面徐庆就给了方醒一个定心丸。

    “伯爷,在下愿意认领一万两的份额。”

    方醒随即就让人去请朱瞻基。

    等朱瞻基到后,方醒就问了招股的情况。

    朱瞻基苦笑道:“小弟没说出去。”

    “我明白了,那你准备叫谁进来?”

    朱瞻基大概是忌惮消息被广而告之,那样对他的声誉有影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