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46章 想死全家吗?
    “手段拙劣,目的卑鄙,这样的书院能教出什么学生来?”

    在拆房子的声音中,方醒踱步道:“这里有几个都是当初被知行书院录取,然后被挖过来的学生,这样的手段虽然卑劣,可方某却认为是同行之间的竞争,无需动怒。”

    夏铭躲在人群中,心中酸辣苦涩,什么味道都有。

    “听说兴和伯护短,以前还不相信,现在终于是见识到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去报名试试。”

    “方学也不错啊!陛下都没有封禁,太孙殿下也是方学的弟子,可惜就是不能科举,否则肯定会被挤破头。”

    “不是不能科举,而是他们儒学的课时很少,考不上。”

    “……”

    林杰听到同窗的议论,恼怒的回头喝道:“都闭嘴!小心把你们逐出书院。”

    “那正好。”

    一个学生不屑的道:“居然用断人生路的卑劣手法来抢学生,这样的书院我看长久不了,在这里读书,老子觉得丢人!”

    林杰被梗的面色发青,咬牙切齿的道:“事情真伪还未可知,你等就自乱阵脚,我羞于与你等为伍!”

    夏铭默默地站在后面,看着林杰的模样,嘴角渐渐的翘起,露出了一个苍白而诡异的笑容。

    “此事我正式向你们报案,这是图像。”

    方醒拿出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中年男子,脸颊瘦削,蒜头鼻,细长眼。

    “这人就是那位荣先生。”

    方醒把画像展示了一圈,看到学生们没人认识,就转到小旗官那里,“此人你们可认识?”

    “不认识。”

    小旗官仔细看了看,马上就说不认识,可方醒却看到他的表情有些慌张。

    “是谁?”

    方醒笑眯眯的道:“说出来,若是谁敢报复你,那本伯饶不了他!”

    小旗官呐呐不言,心想你都自身难保了,还能保谁?

    老子要是说出来,到时候被人打闷棍了咋办?

    “闪开!”

    就在僵持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暴喝。

    谁来了?

    是幕后的那人吗?

    方醒有些期待着,崇文书院的师生们也在期待着。

    小旗官如释重负的退到边上,心想你们自己去斗吧,别扯上我。

    门外围观的百姓被驱赶开,接着进来了一个方醒熟悉的人。

    贾全目光梭巡,看到没威胁后,这才闪身。

    “殿下万安。”

    “殿下万安。”

    朱瞻基就在这声音中走进了崇文书院,面色微沉。

    方醒愕然道:“你怎么来了?”

    朱瞻基看到辛老七他们还在拆房子,就问道:“德华兄,这是为何?”

    方醒笑了笑:“有人用断了学生家中的生路来威胁他们转到崇文书院来,这些人大抵是觉得我是要倒霉了,肯定不敢反抗。”

    “是谁?”

    朱瞻基的目光扫过崇文书院的师生,郑启年喊冤道:“殿下,并无此事啊!兴和伯这是在无理取闹!”

    方醒淡淡的道:“本伯还不屑用这等栽赃的手段,说吧,书院的背后是谁?”

    郑启年悲愤的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兴和伯,今日你恃强凌弱……我辈读书人必不与你干休。”

    方醒呵呵道:“本伯正想大肆宣扬一番,欢迎。”

    “那人是谁?”

    方醒再次问了小旗官,朱瞻基逼视过去,贾全有意无意的亮出了锦衣卫的牌子。

    ……

    今天的早朝气氛不大对,胡广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朱棣自己也是有些疲惫。

    “陛下,有巡城御史求见。”

    朱棣一听就有些头痛,等御史进来就问道:“何事?”

    “陛下,兴和伯拆了崇文书院。”

    朱棣以手覆额,无力的道:“为何啊?”

    “陛下,兴和伯说昨日有人威胁知行书院的学生,说是不转到崇文书院去,就……断了他家的生路。”

    “大胆!”

    朱棣的目光转动,喝问道:“那人可抓到了?”

    御史答道:“太孙殿下就在现场,已经派出侍卫和五城兵马司的人去抓捕。”

    朱棣冷笑道:“果然是锦上添花易有,雪中送炭一个也无,来人。”

    “陛下。”

    朱棣的目光在文官这边缓缓扫过,嘴角露出讥笑:“令太子妃赏兴和伯夫人。”

    作为皇帝赏臣子妻子有些不大妥当,上次朱棣赏了一个玉如意,那还可以用没有皇后来解释,可第二次就不能这样了。

    是哪个蠢货干的好事!

    “陛下,五城兵马司围捕贼子时死伤惨重。”

    怒火飞速在朱棣的身上燃烧,理智也在远去。

    “天子脚下,这就是朕的京城吗?”

    “抓!杀!”

    ……

    五城兵马司如同猎犬般的在金陵城中疯狂抓捕地痞,只要有稍许反抗就毫不犹豫的动用刀枪。

    而在崇文书院里,当那个荣先生被踢跪在地上后,方醒就‘亲切’的道:“荣先生果然是一表人才,在哪高就啊?”

    “伯爷……”

    荣先生刚想膝行过来,就被辛老七一脚踹趴在地上。

    “想死全家吗?”

    方醒蹲下去,温和的道:“我保证一个不剩。”

    荣先生抬起头来,满脸的泥土,鼻血就像是没关上的水龙头狂喷出来。

    “伯爷,咳咳咳!”

    “说吧,说了最多全家流放,不说就全家死光光。”

    方醒的声音很温柔,可眼中却是杀意满满。

    敢动我的人,那就别怪我无差别报复。

    辛老七一把揪起荣先生的头,方醒抡起拐杖,猛的抽打出去。

    “啪!”

    一声脆响,荣先生的右脸飞快的肿胀起来。

    “是,是……江祐,是江祐让小的干的。”

    “江祐是谁?”

    朱瞻基问道。

    贾全的神色有些尴尬的道:“殿下,那江祐乃是金陵的一霸。”

    朱瞻基不耐烦的道:“我问他是谁的人?”

    贾全看看左右,期期艾艾的道:“殿下,是……是汉王殿下。”

    呃……

    这次轮到朱瞻基尴尬了,他对方醒道:“德华兄,这事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啊!”

    “误个屁!”

    方醒怒道:“我找汉王去!”

    “德华兄……”

    朱瞻基看着拄拐而去的方醒,担心他会和汉王打起来。

    打架方醒肯定不会是汉王的对手,估计汉王一只手就能收拾他。

    回过头,朱瞻基淡淡的道:“崇文书院暂时关闭,等候处置。”

    “殿下……”

    郑启年苦涩的跪在地上,知道崇文书院一旦关闭,大概永远都不会再开门了。

    可那些学生怎么办?

    林杰回身看着那些神色各异的学生,惨笑道:“你等且回去吧。”

    这话没说什么时候回来,聪明的学生,比如说林杰就听出了不祥之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