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39章 老朱,哥果然没看错你
    板子高举,夏元吉转过脸去,喊道:“轻一点!”

    黄俨的面色带笑,可下巴却朝着方醒点了点。

    轻你妹!咱家就是想打残他,最好是半身不遂!

    胡广的面色百变,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杨士奇低声道:“落到了黄俨的手里,兴和伯有罪受了,希望不要打腰脊……”

    打板子有许多讲究,而锦衣卫显然就是其中的高手。

    如果是正常的打板子,那么就是打屁股,打的皮开肉绽,看着让人眼晕,可却很少出人命。

    但有的情况下,比如说君王想要这人的命,最后几板就往腰椎上一砸,不死者几稀!

    黄俨收起阴笑,绷着脸站在那里,就等着板子下去。

    杨荣闭上眼睛,甚至有蒙住耳朵的冲动。

    他听过被打板子的惨嚎,那声音能让人做噩梦。

    “咳咳!”

    台阶上传来了两声干咳后,在场的人都心中一惊。

    杨荣松了口气,夏元吉也转过身去,胡广眯眼看着来人,面无表情。

    只有金幼孜,他有些愕然。

    黄俨看到殿内出来的这人,就低喝道:“打下去!”

    “咳咳!”

    还是两声干咳,让飞舞在半空的板子往下移动了一截。

    呜……

    “噗!”

    “嗯嗯嗯……”

    当板子落在屁股上时,方醒的身体猛的一颤,下意识的就咬住了左边的袖子,而右手却悄然的收了起来。

    老朱,哥果然没看错你!

    呜……噗!

    “嗯嗯嗯……”

    方醒觉得自己轻视了板子的威力,嘴里的袖子已经被咬烂了半截,可那痛苦却似跗骨之蛆,让他想张开嘴,把肺里的空气用一声惨叫呼出来。

    “咳咳!”

    听到这两声干咳,两个行刑的锦衣卫的手上不禁松了些,而黄俨却测脸看向大太监,堆笑道:“公公这是感染风寒了?那可得留神,毕竟那是陛下的身边啊!”

    大太监盯着板子,看到力度下降了一个级数,这才冷冷的道:“咱家才从陛下的身边过来,陛下说了,那竖子胆大包天,要狠狠的打!”

    听到这话,那板子下去的力量就更小了。

    黄俨的脸颊颤动几下,强笑道:“陛下的隆恩,兴和伯可得永世不忘啊!”

    大太监漠然的看着身体在颤动的方醒,根本不搭理黄俨。

    夏元吉和杨荣都松了一口气,知道方醒算是逃过了一劫。

    胡广的眼中多了一抹深沉,却没有懊恼,和他身边的金幼孜恰好相反。

    朱棣若是想要方醒的命,根本无需派大太监来,只需让个小太监来说一句话就好了。

    你等下手可得谨慎些!

    只需要这句话,那么方醒今天就得在长凳上变成一具尸体!

    “殿下万安!”

    “殿下万安!”

    众人侧脸一看,原来是朱高炽父子都来了。

    杨士奇低声道:“胡大人,看样子兴和伯已是彻底的进了二位殿下的眼。”

    胡广看着朱瞻基那不加掩饰的焦急,边行礼边说道:“辅佐二位殿下的臣子多有劫难,方德华这是在孤注一掷。”

    朱高炽走到大太监的身前问道:“这是为何?”

    而朱瞻基走到长凳的边上,双手抱胸,冷眼看着两名锦衣卫,让那板子下去的力度简直就和打蚂蚁一般。

    大太监淡淡的道:“殿下,奴婢不敢议政。”

    朱高炽皱眉道:“打多少?”

    “十个数。”

    “那就好。”

    朱高炽看到在有黄俨监刑的情况下,大太监居然也来了,就放下那颗吊起的心,在两名太监的搀扶去找朱棣。

    “瞻基,你也来。”

    朱瞻基犹豫了一下,恰好方醒偏头,用泛红的眼睛瞪着他,张开嘴喘息道:“去!”

    朱瞻基点点头,然后眼神转为凌厉,带着杀气看了两名锦衣卫一眼,吓得他们手中的板子都握不稳了。

    至于黄俨,朱瞻基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九……”

    黄俨的声音有气无力的,而板子更是轻飘飘的,让方醒以为自己的屁股是被打麻木了,不禁心中一凉。

    麻痹的!要是屁股被打烂了,以后不就是那啥了。

    当年方醒骂郑亨阴阳人,烂 / 屁yan,可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

    “十……”

    最后一棍打的让方醒都在怀疑人生,这尼玛是在帮哥按摩吗?

    “赶紧的扶起来走动走动,还有,谁有药?”

    夏元吉赶紧上去把绳子解开,看到方醒的裤子没破,屁股未见血迹,心中就松了一半。

    裤子一破,就会被打烂在肉里,处理伤口很麻烦。

    方醒咬牙,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然后脚下一软,全靠着夏元吉才撑住了身体。

    可夏元吉年纪大了,而且很少锻炼,哪里扛得动,眼瞅着两人歪歪斜斜的就要往地上倒去。

    “站稳了!”

    关键时刻,方醒痛的满头大汗的稳住了半边,而杨荣正好过来,一把就扶住了夏元吉。

    夏元吉愕然看着杨荣,然后回头看看正神游物外的胡广,以及面色阴晴不定的杨士奇和金幼孜,心中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空虚。

    两人扶着方醒向宫外走去,渐渐的和胡广三人拉开了距离,而这个距离在胡广的眼中仿佛是一道天堑。

    无法跨越!

    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吗?

    而在更里面,朱高炽正在解释着方醒的举动。

    “父皇,兴和伯一直说商税是我大明以后最大的开源,若是不收,那只有苦了农户,久而久之会重蹈……覆辙。”

    说完后,朱高炽小心的瞟了自己的皇帝老爹一眼,看到他面沉如水,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朱瞻基赶紧给自己的老爹解围道:“皇爷爷,我朝目前粮食有剩余,那只是因为军屯还未糜烂,和土地兼并还未疯狂,若是等不纳粮的人一多,皇爷爷,一人几万亩也不是不可能啊!”

    朱棣冷哼一声,“军屯的产出朕知道,土地兼并……瞻基,你去调查一番,回头……给朕。”

    朱高炽心中一紧,就说道:“父皇,此事不可轻举妄动啊!否则……南北榜之事……”

    当年以朱元璋之能和掌控力,可在面对北方考生的无理要求时,也只能用考官的人头来安抚人心。

    “朕知道!”

    提起这事朱棣就有些恼火,皇家居然被文人逼着杀无辜。

    朱瞻基缓和气氛的道:“皇爷爷,孙儿以为,土地兼并是因为那些人手中有银,或是利用权力强取豪夺。”

    朱棣有了些兴趣,就问道:“那该如何处置?”

    朱瞻基想了想,“皇爷爷,孙儿以为,第二种人最为可恶,因为他们代表的是朝廷,是官府,甚至是我朱家,所以不可姑息,当抄家流放。”

    朱棣面无表情的听着,朱高炽胖胖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笑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