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38章 皇帝的新衣,重责十棍
    ps : 下个月很重要,爵士出来求支持了。希望大家在度假之余记得还在苦逼码字的爵士。从五月一日开始,双倍月票,请大家把月票,推荐票,订阅,一样不落的赠送给爵士吧!

    五月是一个冲击成绩的月份,订阅是首要的,不管是在哪里看这本书的书友,请用订阅来支持爵士,我需要大家用订阅来助力!

    如果五月份的成绩能上去,中下旬,爵士会请假几天,专门加更感谢各位书友!

    是鹰击长空,还是鱼翔浅底,诸君,这本书的未来由你们决定!

    一切的一切,都拜托诸君了!

    朱棣的面色如常,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胆战心惊。

    “来人。”

    “陛下!”

    胡广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可没等到被下诏狱的命令。

    “去,把兴和伯叫来。”

    等人走后,朱棣冷笑道:“若是那竖子胆敢信口开河,朕绝饶不了他!”

    殿内的几人都不安的调整着站姿,然后继续处理政事。

    这年头谁不清楚?只要中了举人,已经不用上报,直接免粮就是了。

    而投献到举人、进士、官员家中的农户就有福了,虽然只是把交税的对象换成了主家,可每年能少交不少,一家子也多了不少嚼用。

    时间在流逝,殿内的气氛越来越沉闷,仿佛有人在空气中加了粘合剂,让人感到呼吸困难。

    犹豫了一下后,杨荣咬牙站出来,在朱棣那幽深的注视下,说道:“陛下,当今士绅优待确实是……过了,大多免了钱粮。”

    胡广的身体瞬间一松,然后说道:“陛下,士绅乃我大明之根基,一旦疏离,则下必乱,臣记得户部每年的税赋数目,国用有余,何不如……”

    每个人的立场不一样,胡广的立场是‘首辅’,但别忘了,他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儒学弟子。

    “陛下,兴和伯到了。”

    方醒进殿,行礼后,朱棣就问道:“你如何得知士绅大多免了粮?”

    方醒指指自己道:“陛下,在臣还未受封兴和伯前,方家庄就已经免了钱粮,而且第一鲜也未曾有人上门收过税……”

    胡广双手握拳,抢道:“陛下,兴和伯少年举人,家境普通,地方官不过是循例豁免了他家的钱粮。”

    方醒笑道:“这事是有的,臣当时清醒后正好遇到粮长要粮,不过臣想说的是,当年在北平府的时候,那些中举的学生都没有纳粮!而且……”

    “兴和伯!”

    金幼孜振眉道:“优待士绅,这是祖制。”

    你丫赶紧闭嘴!不然全天下的文人都会恨死你。

    方醒看了朱棣一眼,然后淡淡的道:“于国何益?”

    朱棣眯眼不言,士绅确实是大明的统治基础,一旦崩塌,就代表着大明的崩溃。

    所以为何在朱元璋之后,大明的士绅就成了真正的特权阶层,原因就是这股力量太大了,不小心就会引发反弹。

    金幼孜朗声道:“可稳固乡县,造福桑梓。”

    方醒露出了讥讽之色,问道:“可是通过兼并土地,包揽诉讼来造福桑梓吗?哦!我还忘了,他们还不用缴纳钱粮,本该在他们身上的赋税全都压到了家乡百姓的头上,这就是造福桑梓吗?”

    呵呵!

    看到金幼孜脸色涨红,呐呐不能言,方醒说道:“几年一次乡试,每次都会产生一批这样的举人,然后该地纳入赋税的田地又会减少一批,敢问各位大人,这等情势若是延续一百年,我大明的百姓可还有地种吗?赋税还有人交吗?”

    “危言耸听!”

    金幼孜抵挡不住方醒的反问,只得给他戴了顶帽子。

    当今天下太平,你却在危言耸听,这是觉得陛下统治下的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吗?

    方醒的眸子一缩,盯着金幼孜道:“西方有一国,其国大臣阿谀奉承,天长日久,国君以为神,而百姓困苦不堪……”

    这话头不大好啊!

    金幼孜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咬牙看着方醒。

    “……恰一骗子说能做出天下无双的华美衣裳,国君重金求之。及好,国君发现此衣肉眼不见,触之无痕,心中疑虑,然众臣赞美之,国君遂穿之招摇过市……”

    “方醒……”

    金幼孜往前一步,怒道:“你无礼!”

    朱棣玩味的看着方醒,听他继续说着这个故事。

    在夏元吉担忧的眼神中,方醒继续说道:“马车招摇过市,百姓见之不敢言,国君以为此衣天下无双……”

    果 / 奔啊!

    夏元吉的眼皮子狂跳着,他觉得方醒今天有些魏征的意思,居然犯颜进谏。

    方醒坦然的看着朱棣道:“那国君自以为穿着衣服,百姓皆不敢言,最后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喊了一声……”

    “够了!”

    朱棣一脚踢翻御案,喝道:“叉出去!十棍!”

    门外有侍卫轰然应诺,然后冲进来抓住了方醒的双臂。

    方醒并未反抗,跟着去了外面。

    夏元吉不禁劝道:“陛下,兴和伯一片赤子之心,还请陛下宽恕他这一次吧。”

    朱棣转身就走,大太监赶紧跟了上去,而黄俨却趁着这个机会去了外面。

    夏元吉一跺脚,担心黄俨会使坏,也跟了出去。

    杨荣苦笑道:“这下可好,这下可好,谁对谁错?”

    杨士奇叹道:“兴和伯终究是血气之勇,不该当着陛下说这种话啊!”

    两人看向胡广,这才发现胡广的脸色居然铁青,而且双手紧紧的拽住,目光飘忽。

    “胡大人?”

    杨士奇试探着问了一声。

    杨荣忍不住讥讽道:“胡大人可是觉得十棍还不够?”

    胡广瞥了他一眼,冷冷的道:“分,治!你我都上了方德华的大当还不自知!”

    杨士奇讶然道:“可他如果何敢这般的破釜沉舟?!”

    胡广垂眸道:“他如何不敢!”

    几人走到了殿外,看到方醒已经被绑在了长凳上,边上站着两名锦衣卫,黄俨正在监刑。

    夏元吉看到那红漆掉落的板子,不禁急的说道:“你等可轻着点。”

    黄俨阴阴一笑:“夏大人,这板子的轻重宫中早有常例,无需担心。”

    可才说完,黄俨就给那两个锦衣卫使了个眼色,明晃晃的是要他们下重手。

    “黄俨!你敢?”

    夏元吉怒喝道。

    其中一个锦衣卫拿着根软木过去,准备塞到方醒的嘴里。

    方醒看到上面的牙印,就摆头道:“方某不用!”

    “真不用?”

    这名锦衣卫诧异的说道:“到时候可会咬烂舌头。”

    方醒坚决的摇头道:“死都不咬。”

    黄俨嘿然道:“既然兴和伯不用,那咱们就别勉强,动手吧。”

    胡广盯着那板子,喃喃的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陛下,您为何要平衡啊!难道儒学还不够好吗?”

    杨荣冷笑道:“就事论事,优待士绅过了!兴和伯说的没错,若是这般下去,迟早大明的百姓无立足之地,到时候就是遍地烽火!”

    胡广勃然大怒:“无士绅,何来的你我!无士绅,大明的江山如何稳固!”

    “开始了……”

    杨士奇没有参与争论,他看到两条板子举起,不禁叹道:“十棍太多了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