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32章 两处遇刺,朱棣震怒
    “保护老爷!”

    小刀看到那两个穿着绿色衣服的男子正张弓搭箭,就毫不犹豫的伏在马背上冲了过去。?

    小刀那惊恐的喊声刚传来,辛老七就拔出长刀,策马往方醒的侧面而去,准备挡在他的面前。

    而方五的动作慢了半拍,他看到那两人松开了手,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不禁喊道:“弓箭!”

    “老爷!”

    箭矢看慢实快,辛老七暴喝一声,挥刀斩下了一支箭矢,可另一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往方醒的胸膛而去。

    “老爷……”

    方五厉声喊道。

    听到喊声的小刀手一扬,接着就拔出了长刀,他誓今天一定要把这两个刺客砍成肉酱。

    此时天色微微黯淡,方醒眯眼看着那箭矢的方向,一动未动,仿佛是被吓傻了。

    随即他的嘴角露出了讥笑。

    “叮!”

    箭头射向胸膛,并未如惯例般的刺入,在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后,就无力的掉了下去。

    “杀!”

    小刀冲到了刺客的身前,长刀挥出,可奇怪的现刺客的脸上居然是带着如释重负的微笑。

    长刀掠过脖颈,人头飞起的瞬间,刺客看到自己射出去的箭矢并未如期待般的插在方醒的胸中,反而是掉落。

    愕然和失望,人头的脸上露出了这两种情绪,随即就被小刀揪住了头,鲜血狂飙。

    “老爷!”

    辛老七和方五都要被吓死了,看到方醒无碍,不禁失神的看向他的胸口。

    方醒笑着拍打了一下胸口,出沉闷的声音。

    “从扬州府回来之后,每次出门老子的胸前就插着一块钢板,呵呵!果然是等到了!”

    方醒虽然在笑,可眸子里全是阴寒。

    辛老七略一思忖,就惊讶的道:“老爷,那些盐商不是都被拿下了吗?如何还能驱动人来行刺?”

    这时小刀已经斩杀了两名刺客回来,看到他的眼睛有湿痕,方五就喝道:“老爷又没事,你哭什么呢!”

    小刀不好意思的道:“我,我以为老爷……”

    方醒温言道:“今日全靠小刀现的早,回家让花娘给你做卤猪蹄。”

    辛老七和方五过去把两具尸体拖过来,然后问方醒怎么处理。

    方醒道:“此事不必经过衙门,方五去找贾全,让他私下去查。”

    “还有,此事不得告诉家里人,谁要是漏嘴了,练字一个月!”

    回到家中,方醒面色如常的吃了晚饭,然后就在书房里议事。

    解缙听完方醒被刺杀的经过后,皱眉道:“德华确定就是盐商的手笔?”

    方醒点头道:“此次刺杀是由死士完成,而且是在离方家庄不远的地方,显然是一次有来无回的行动。”

    上次在扬州府的行动虽然堵住了盐商们,可他们有些在外地的家人却逃过了一劫,随即就消失在各地。

    黄钟赞同道:“伯爷,在下也觉得应该是盐商的手笔,只有他们才养着这种死士。至于锦衣卫……在下觉得不是这种方法。”

    方醒说道:“对,除非是图穷匕见,否则纪纲不会用这种方法来刺杀我。”

    “好大的胆子啊!”

    解缙不禁为这些盐商家人的大胆感到震惊,这可是在挑衅朱棣,也是在挑衅方醒。

    而此时华小小已经被贾全带人在问话。

    “你家的下人近日可有增减?”

    贾全的声音听着没有感情,在几名朱瞻基侍卫的衬托下,甚至有些阴森。

    华小小福身道:“小女家中的下人都是有定数的,近几年都没有出入。”

    哪怕是面对锦衣卫,华小小依然不曾有惧色,这让贾全不禁好奇心大增。

    “今日有人潜伏在你家的小树林里图谋不轨,你敢说自己不知情吗?”

    华道:“小女做树苗生意都有好几年了,若说是有预谋,想必大人是不信的吧?”

    这时外面进来一名侍卫,带来了方醒的话。

    “兴和伯说了,此事和华家不相干。”

    好吧!

    贾全起身,深深的看了华小小一眼,“若是想起了什么,那就去兴和伯家中禀告,若是知情不报,全家抄没!”

    华小小点头道:“小女知晓了,不过敢问大人,可是兴和伯出事了吗?”

    “嗯?”

    刚转身的贾全猛的回头,鹰隼般的目光盯住华小小,冷漠的道:“管好自己的嘴,不该问的别问!”

    华小小被这眼神和语气吓得身体一颤,后悔自己的好奇心过甚,赶紧就应道:“是,小女知晓了。”

    贾全刚出华家,就接到了一个坏消息。

    “大人,兵部金尚书遇刺!”

    “金大人遇刺?”

    当方醒收到这个消息时,心中对此事的幕后人再无猜测。

    方醒霍然起身:“我得去看看。”

    今夜注定不会太平,就在朱棣震怒,下令彻查金陵城的时候,方醒也占着城门大开,侦骑四出的便宜,凭着牌子进了城。

    今夜的街道上气氛紧张,不是很长的路程,方醒就遇到了十多批巡查的军士。

    到了金家,门外站着十多名侍卫,方醒认出了其中的两人,是朱棣身边的人。

    “兴和伯!”

    方醒拱手道:“方某想进去看看老大人的情况。”

    为的侍卫冷漠的看着方醒,“陛下在里面,兴和伯,得罪了。”

    说完就有两名侍卫上前搜身,方醒坦然的伸开双手,任由他们上下其手。

    荷包被打开,钱袋被打开,等摸到胸口时,侍卫猛的退后一步,厉喝道:“里面是什么?”

    “铮铮铮……”

    一片拔刀声中,方醒郁闷的撩起了衣服,拍着那块钢板道:“先前就是这块铁板救了我一命。”

    “噗!”

    金家的大门前灯火通明,方醒胸前多出的那块钢板一目了然,一个侍卫忍不住就笑喷了。

    为的侍卫脸颊抽动几下,闷声道:“兴和伯请进吧。”

    方醒把衣服放下去,郁闷的进了大门,随即就听到了身后的偷笑声。

    被人领着往里走,方醒现居然不是去卧室,而是去前厅。

    难道老金去了?

    可没听到哭声啊!

    等到了前厅,看到金忠正和朱棣在说话,方醒不禁一怔,行礼就慢了半拍。

    朱棣沉声道:“金忠遇刺之后,你是第一个来探望的。”

    这是在说俺重情义吗?还是说哥在邀买人心!

    方醒苦笑道:“陛下,臣与金大人前后遇刺,这是同病相怜啊!”

    朱棣冷哼道:“居然在胸口弄钢板,胆小如鼠!”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