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27章 辱大明者,诛之!
    把婉婉送到了太子妃的手里,方醒就准备告辞了,可朱高炽却叫住了他。

    “德华来,本宫有话要说。”

    等两人到了主殿后,朱高煦就收起了笑容,“此事郑和难辞其咎,其次便是礼部,不过父皇那里大概不会夸赞于你,你当细思之。”

    方醒点头道:“臣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事出榜葛刺,可核心却是在祥瑞的崇拜上,幸而陛下英明,不然这事就闹大了。”

    朱棣对待所谓的祥瑞大多都是冷淡处之,只有今天的麒麟让他稍微破例。可就算是如此,他也没搞什么盛大的仪式,否则脸就丢大了。

    出了皇城,方醒特地绕道,准备从聚宝门出去。

    大街上依然有人在谈论着刚才麒麟进城的事。

    眉飞色舞、啧啧称奇、敬仰、虔诚、欢喜……

    “那麒麟果然是不凡,脑袋都有两层楼高了!”

    “今日能亲眼目睹瑞兽,估摸着这金陵城的人都得了不少福气啊!”

    “谁的福气能比得上陛下,那瑞兽肯定会养在宫中,可惜咱不愿意割掉传宗接代的家伙,不然也能进宫去沾染一下吉气。”

    “这是天佑大明啊!以后的日子肯定会一日好过一日,有福气喽!”

    “……”

    回到家中,张淑慧和小白都纠缠着要方醒说说麒麟的模样和神奇之处,方醒随口道:“没什么神奇的,还不如午饭多弄几个好菜。”

    看到方醒急匆匆的又出去了,小白扁嘴道:“夫人,少爷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啪!”

    张淑慧一巴掌拍在小白的后脑勺上,嗔道:“你这丫头胡说些什么呢!赶紧去厨房,看看今日有什么菜。”

    在书房,方醒把今日之事告诉了解缙和黄钟,只是漏过了那两只长颈鹿的命运,而马苏在边上旁听。

    “此事应该与郑和无碍,不过陛下为了掩盖此事,只能忍着放过榜葛刺使团,那么……吕震就要受苦喽!”

    方醒笑道:“谁让他今日跳的最凶!”

    黄钟说道:“伯爷,此事肯定会淡化,可陛下和大明受辱,必然要找个公道,斥责吕震还不够!”

    方醒看了马苏一眼,眯眼道:“太孙年轻,当血勇,此事他自会去料理。”

    解缙饶有深意的看着方醒:“那榜葛刺国有些苦修士,武力不凡,你就不怕太孙受伤吗?”

    方醒愕然:“榜葛刺不是那个回……哦!我倒是忘了,那边是德里苏丹,估计有不少僧人逃到了榜葛刺。”

    解缙好奇的问道:“那个德里苏丹就是你说的印度?”

    方醒点头道:“对,包括了榜葛刺在内,那片大陆耕地多,气候适宜,天生就是一个大粮仓。”

    马苏忍不住问道:“老师,那咱们可不可以去占了那里呢?”

    “当然可以,不过不要全部占了,否则那些人将会是一个大负担。”

    马苏不解的道:“老师,您不是说大明需要劳力吗?”

    方醒面露回忆之色,笑道:“德里苏丹的人就算了吧,顶多能驱使他们种地,至于其它的就别想了。”

    “不过一切皆有可能,关键在于怎么去获取那些人的信任,然后再驱使之。”

    方醒笑道:“比如说种姓,这就是天然可以利用的武器。”

    书房里的人都知道方学的地理,里面不但有世界地理的介绍,还有各国的一些情况描述。比如说德里苏丹,那根深蒂固的种姓制度就是天然压制他们发展的肇因之一。

    “扯远了,扯远了!”

    解缙起身道:“德华,此事既然是你一手揭开的,不论功过,你都不该放手,不然陛下心中会有疙瘩。”

    方醒点头,这就是人的本能反应。

    本来好好一件事,就是你方醒给搅合坏的,虽然你有功,可让老子膈应的也是你吧。

    “我只是想打消某些人借着祥瑞来粉饰太平的龌龊手段,陛下大概需要一段时间来淡忘被蒙蔽的恼怒,这段时间老实一点就是了。”

    此事若是没被方醒揭穿,时间拖的越长,朱棣和大明就越丢脸。

    把两头在黑蜀黍那边多的是的东西当成了祥瑞,而且还是被榜葛刺给忽悠了。前者可以当做失误,可特么的后者怎么说?

    而在宫中,朱瞻基已经找到了朱棣。

    “皇爷爷,大明的逆鳞不可触碰,孙儿当除之!”

    朱棣看着英气勃发的孙子,原本阴沉的气息消散了些,露出了一丝微笑:“好,此事就交给你了,要谁就说。”

    朱瞻基摇头道:“孙儿的手里有些人,再去找兴和伯借几名家丁,此事就妥了。”

    朱棣的眸色深沉:“你这是怕朕会迁怒于他吗?”

    朱瞻基爽朗的笑道:“皇爷爷,兴和伯可不怕,他说了,若是进了诏狱,家中的妻小每月的耗费都要孙儿来出,他还能省些银钱。”

    “竖子惫懒!”

    朱棣忍不住笑了:“此子看似不求上进,可却一直在培育弟子,数十年后,若是方学能开花结果,那他也算是名留青史了。”

    朱瞻基笑道:“书院不收学费,兴和伯虽然没后悔,可孙儿看出来了,他有些心疼。”

    “哈哈哈哈!”

    ……

    榜葛刺使团回到驻地后就觉得不对了,昨晚的大鱼大肉都没有了,有的只是粗茶淡饭,而且礼部的官吏直接通知他们,明日必须启程回国。

    被发现了!

    通译也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吃饭,仿佛榜葛刺人都是瘟疫携带者。

    这个兆头不对!

    见识过大明朣朦巨舰的榜葛刺人都慌了,这要是大明震怒发兵,猝不及防的榜葛刺国绝无还手之力。

    赶紧回去报信才是正理啊!

    几乎是一夜未眠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使团就急匆匆的走了。至于大明的回礼,没人敢去问,就怕多问一句,回头朱棣就把使团全留在大明。

    使团中有三名干瘦的男子,他们几乎从不说话,而且也不坐马车。

    按照行程,他们将在天黑前到达下一个城镇,可在离目的地还有一个时辰的路程时,前方出现了骑兵。

    “是明军……”

    一声尖叫惊破了使团最后的希望,而当这些骑兵闪开一条通道,露出了朱瞻基和方醒时,绝望就笼罩在了使团的上空。

    “可否放我等一条生路,此事我国国主不知情,稍后肯定会上表谢罪。”此行的使团负责人跪地哀求道。

    听着通译的话,方醒策马退后一步,对辛老七说道:“注意那三个家伙,一定要干掉!”

    辛老七沉声道:“老爷放心,他们肯定活不成!”

    前方的朱瞻基举起手来,冷漠的道:“辱大明者,当诛!”

    手臂挥下,骑兵们催动马匹,挥舞长刀,杀向了正四处奔逃的使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