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23章 老子不是太监
    在家的日子真是好,方醒可以穿着条短裤,一觉睡到天色大亮,然后懒洋洋的起床吃早餐。

    花娘亲自送来了早餐,殷勤的介绍道:“老爷,这可是我花费了心思做的,您吃吃,若是觉得好,下次再做。”

    方醒闻言看向了这碟炒面:面条是拉面,看那模样,应该是在滚水里煮了一分钟左右就捞起来了。

    “蟹肉,虾肉,还有油渣来提香,不错。”

    关键是花娘的火候掌握的极好,而且还加了点甜面酱,不但起到了勾芡的作用,而且还增加了鲜香。

    一口面条下去,方醒只觉得口水分泌加快,就说道:“明早还吃这个。”

    “老爷您真有眼光!”

    这是花娘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哪怕是放弃了去第一鲜的机会,可在看到方醒吃的香甜时,她就觉得再无后悔之意。

    吃完一顿满意的早餐,方醒慢悠悠的在院子里转圈。

    “铃铛你别跑!大黄!大黄你回来!”

    方醒听到这个声音,就赶紧闪到了院子里的那棵大树边上。

    果然,他才将闪开,铃铛就飞也似的窜了过来。

    “蛇?”

    方醒看着铃铛丢在地上的那条不知名的蛇,皱眉道:“来人,准备些热水。”

    小白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叉着腰喝道:“铃铛,谁让你去抓蛇的?”

    这季节蛇应该要开始冬眠了吧?

    方醒摸着铃铛的脊背叹道:“人家好好的在冬眠,你居然给刨出来咬死了,真是……不过中午倒是可以来一道龙凤汤了。”

    小白把脸皱成了包子:“少爷,蛇肉能吃吗?”

    方醒用树枝把这条有四五斤的蛇挑起来道:“剐干净了和鸡一起炖,味道鲜美啊!”

    想起记忆里的龙凤汤,方醒不禁有些馋涎欲滴。

    “老爷,太子殿下召见。”

    小刀进来禀告道。

    方醒挑起那条蛇,“花娘不一定敢弄,你把它给剐掉,清理干净送到花娘那里去。”

    东宫,朱高炽正被婉婉缠着要在院子里烤肉,等方醒进来后,他如蒙大赦的道:“宫中不好烧火,你且去方家烤。”

    “好呀!”

    婉婉放开了朱高炽的衣袖,坐在边上,双手托腮看着方醒:“方醒,你要多久才能回去呀?”

    方醒知道朱高炽找自己肯定是有事,所以他笑道:“婉婉先去玩一会儿,我这边大概就好了。”

    “可不许骗人!”

    婉婉蹦跳着出去了,朱高炽收回目光,然后挥挥手,梁中就干咳一声,马上殿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吕震今早刚放出来,此刻正在父皇那里。”

    朱高炽知道方醒和吕震不对盘,所以就叫他来提前打个招呼。

    这等细致的关照,让方醒心中感动,他笑道:“殿下放心,臣自会以大局为重。”

    朱高炽温和的说道:“这就好,不过……德华,你就不能重归于儒学吗?”

    轰!

    方醒的脑袋一蒙,随即就飞快的转动起来,琢磨着朱高炽这话的含义。

    这是觉得方学有威胁了?

    不可能!

    方学不是意识形态的学说,不涉及政治。

    怎么说呢?

    方学更像是以前的墨家,专注于实务,这一点和儒家相对立,截然不同!

    而且儒学一家独大的局面是雄主朱棣所不愿意看到的!

    朱高炽应该也不乐意看到这种局面吧?

    君王和儒家应该是互相利用和互相牵制的关系,所以儒家才会对君王继承人的教育权看的那么重!

    只要把皇帝的继承人按照儒家的方式培养出来,那么这个帝国和儒家的帝国也没啥区别。

    崇祯帝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他十六岁登基,根基全无,然后就被文官忽悠的找不到北。

    从五年平辽,到拿下魏忠贤,朝堂就在崇祯帝还在晕晕乎乎的时候失控了。

    那么……这是朱高炽的好意?

    是了!

    方醒想起自己有意无意之间树下的敌人,不禁有些讶然。

    这是要成为全民公敌的节奏啊!

    这样的臣子皇帝最放心不过了!

    可老子不是太监!

    方醒思忖一下后,诚恳的道:“殿下,臣的学识与儒学格格不入,若是重归于儒学之门,书院和我家的大门肯定会被人给砸烂了。”

    朱高炽摇头失笑,然后说道:“罢了,不过瞻基那里的儒学却是不能停。”

    方醒点头,朱瞻基的儒学当然不能停,不然儒家就会认为他是叛徒,结果不言而喻。

    “太孙殿下要虚怀若谷才是。”

    方醒和朱高炽微微一笑,彼此的心思都明了了。

    朱瞻基必须要在儒学和方学中间不偏不倚,这样才能形成牵制。

    而在这种牵制之下,等轮到他上位时,至少在朝堂上他可以从容许多,而不必担心被那些重臣牵着鼻子走。

    方醒躬身道:“殿下放心,臣甘愿如此。”

    朱高炽如果不是皇帝的话,那么他在家中和邻居间大概能得到一个好人的名声。

    好人必须是要重感情的,所以朱高炽就感动了。

    方醒作为吸引文人攻击的盾牌,可以为朱瞻基的未来保驾护航,而无需担忧他有什么反心。

    朱高炽笑道:“你且去吧,不过记得明日来宫中看麒麟。”

    “麒麟?”

    那不是传说中的神兽吗?

    方醒瞪大了眼睛问道:“殿下,果真有麒麟?”

    “咳咳咳!”

    梁中在边上用干咳来提醒方醒,让他注意礼仪。

    朱高炽心驰神往的道:“榜葛剌的使团已经在城外了,就等着明日进宫。”

    榜葛刺?

    方醒想了想地图,讶然的发现这个榜葛刺就是后来的孟加拉。

    “方醒,我们走吧!”

    婉婉早就在殿外偷偷的看着里面,这时看到方醒已经行礼准备告退,就急不可耐的嚷道。

    等到了方家,方醒发现蛇肉被扔了。

    小刀讪讪的道:“老爷,小的整治那条蛇的时候被夫人看到了。”

    我去!

    方醒无语的去了内院,却在内院的外面看到铃铛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在吃着蛇肉。

    而大黄就在边上不屑的绕圈。

    等看到面色苍白的张淑慧后,方醒啥也不说了。

    “以后家里不吃蛇。”

    方醒正色吩咐下去,自然有人领会精神。

    只是铃铛就倒霉了,先是那条蛇被方醒叫人扔得远远的,然后小白拎着它的耳朵一直念叨到午饭前。

    中午自然是在院子里烧烤,水陆杂陈的食材让大家吃的连呼过瘾。

    吃完饭后,婉婉就开始打瞌睡了,在嬷嬷抱她去睡觉前,她迷迷糊糊的道:“方醒,他们说那只麒麟长得好高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