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622章 儒家的归儒家
    初冬的金陵城并未萧瑟,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永远都不会缺乏话题和新鲜事。

    而最新的消息就是兴和伯方醒一举拿下了两淮作乱的盐商,不但抄没出了让人震惊的财物,而且还重新走了海运。

    “听说户部的夏尚书这几日走路都在发飘啊!”

    “岂止!夏尚书昨日大笔一挥,把拖了许久的北平紫禁城的钱款都给批了,听说连陛下都在嘀咕,说这个夏老抠怎地突然变大方了。”

    “那还不是因为兴和伯抄了那些盐商,听说光是金银就运了几十车,还有那些田地店铺,啧啧!户部发了呀!”

    “啧啧!这兴和伯出手狠辣,三次下扬州,三次都是抄家灭族,我看他那个方学教出来的学生大概也是这样,好重的杀气啊!”

    “还有,你说兴和伯这般行径是不是竭泽而渔?把那些商贾都抄光了,到时候谁还敢做买卖?”

    “就是,那些盐商好歹也曾经为我大明出过力,这一下抄了大半,让人心寒啊!”

    “……”

    方醒悄无声息的进了皇宫,而朱勇正在家里大发雷霆。

    “你说他这是在干什么?就显着他方醒能干是不是?还走海运,老子看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陈越看着须发贲张的朱勇,苦笑道:“国公爷,方醒此举可是帮了陛下的大忙,此时不宜冲突。”

    “我堂堂的国公,难道还怕他吗?”

    在朱棣令他滚回去之后,朱勇就知道自己坏了朱棣的大事,可事情终究无法挽回,所以他只得把方醒当做了目标。

    陈越低不可闻的叹息着,然后劝道:“国公爷,兴和伯文武皆可,而您却是武勋,当初就不该……哎!”

    陈越觉得朱勇当时就不该只看到那点利益去抢了这个任务,结果鸡飞蛋打不说,而且还成全了方醒。

    没有朱勇的衬托,哪能显出方醒的能力来啊!

    朱勇恨恨的道:“那张辅当日也未曾帮我说话,显见这两郎舅都是一个货色,特么的!”

    陈越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人家是郎舅,当然会帮自家人,没给你朱勇落井下石就算是厚道了。

    “那竖子进宫了?”朱勇问道,脸上有些狰狞之色。

    “国公爷万万不可!”

    陈越正色道:“此次盐政之事立下大功的就是两人,方醒和金忠,您要是出手,陛下必然会大怒。您可别忘了,当时整个太医院差不多都去了金忠家,可见此事在陛下心中的重要。”

    “呯!”

    ……

    方醒出宫了,他的表情看着很自然,不喜不怒,平平淡淡。

    “陛下终究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啊!”

    回到家,一家人叙叙别情后,方醒就找到了解缙,有些失望的说道。

    解缙问了原委后,就抚须说道:“德华,你太急了!此事本就不能一蹴而就,你得等!”

    “等什么?我……”

    “等!”

    解缙厉声喝道:“你年轻,所以你得等!别想着冠军侯什么的,那是前汉。在大明,你若是想着朝夕就可完成这些事情,那老夫过几年就可以去给你上坟了!”

    方醒默然,然后起身对着解缙一躬。

    解缙放缓了语气道:“老夫当年难道没想过去除弊端吗?可后来如何?若不是太祖高皇帝仁慈,老夫的坟头草都比你高了。”

    朱元璋仁慈?

    老朱对官吏是史上最苛刻的帝王好不好!

    不过从这话里,方醒还是听出了他对朱棣的怨念以及失望。

    你失望好啊!

    你若是还想着在朱棣一朝重新翻身,那我哪敢和你接近!

    解缙唏嘘的道:“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儒学确实是是根深蒂固,朋党啊!”

    方醒摇头道:“解先生,我觉得朋党和儒学没关系,就算是没有儒学,依然会有朋党。”

    “人性趋利,当只有抱团才能取暖时,朋党自然就生成了。”

    方醒笑道:“儒学有许多可取之处,不过僵化就是它最致命的缺陷,没有与时俱进的精神,只知道抱着老夫子的书不放,凡事不来几句子曰什么的,就好像底气不足,这种垄断不可取!”

    “学说不能当政!”方醒正色道:“儒家的归儒家,政治的归政治,不可把儒家凌驾于政治之上,否则那就是一场灾难。纵观历史,儒学确实是对大一统有很大的帮助,可却会迅速的变质,原因何在?不过是它僵化了作为统治基础的读书人的脑子!”

    解缙讶然道:“所以这也是你不同意在书院中把学生管得太死的原因吗?”

    “正是。”

    方醒活动了一下脖子道:“年轻就意味着强大的可塑性,咱们只需要制定一个大的框架,至于他们在这个框架里干什么,咱们只需要监管即可,不要干涉过甚。”

    解缙笑道:“若是他们想跳出这个框架呢?”

    方醒歪一下脑袋:“若是能行,那未尝不可!”

    初冬的风厉害,方五缩着脖子进了家,就看到呆呆正在窗户边看书,

    “呆呆。”

    呆呆抬了一下头,淡淡的道:“夫君回来了。”

    方五也不觉得被冷落,他喜滋滋的把手里的小木箱递过去:“呆呆,这是我在扬州府买的,够你看半年的吧。”

    呆呆的眼睛一亮,马上打开箱子查看书名。

    方五看到这副模样有些发愁,这个媳妇对书比对自己热情多了。

    等呆呆心满意足的把书收起后,这才福身道:“夫君辛苦,妾身这就去做饭。”

    方五笑眯眯的道:“呆呆,我在扬州府还给你打了个金钗,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多谢夫君。”

    呆呆的表情不见欣喜,接过金钗后也没有细看。

    这个媳妇太冷清了呀!

    方五有些忧郁,就去找了方醒。

    方醒一听就笑道:“当初你自己说要娶的,千万别后悔,不然老爷我就让你打一辈子的光棍!”

    “老爷,小的没后悔啊!”

    方五愁眉苦脸的道:“小的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呆呆相处罢了。”

    这就是精神世界相差太大的问题啊!

    方醒叹道:“这种事一时半会是没办法的,不过慢慢就习惯了,也就默契了。”

    方五锲而不舍的问道:“老爷,然后呢?”他还想请方醒给他支个招。

    方醒怒道:“然后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难道你还想再活五百年?滚蛋!”

    可等方五走了之后,方醒却摩挲着下巴琢磨起了呆呆这个女人。

    林黛玉式的的孤标傲世?

    还是沉浸在自己精神世界里无法自拔的文艺女青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