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84章 有人懊悔,有人想回头
    方醒勒住马,冷眼看着涌过来的人流。

    辛老七和小刀冲了过去,两人拔刀喝道:“兴和伯在此,谁敢冲撞!”

    人流慢慢的止住了冲势,接着这些人就七嘴八舌的开始了自我推荐。

    “伯爷,学生是诚心来书院求学,恳请伯爷收下。”

    “伯爷,家父任职于五军都督府,咱们都是一脉的人啊!”

    “伯爷,学生……”

    看着这些狂热的脸,方醒的心中波澜不惊,淡淡的道:“今年不再招人,此为最终解释,如若有人再来打扰书院的宁静,直接送官!”

    “我们走。”

    方醒策转马头,在辛老七和小刀的左右簇拥下朝着婉婉的马车而去,身后的人群却沉默了。

    “这书院占地这般大,兴和伯为何不再招人呢?”

    “听说书院不收钱,难道是兴和伯钱粮不凑手吗?”

    “胡说!那第一鲜的生意好的不得了,兴和伯还会差这点钱啊!”

    “那咱们怎么办?难道就放弃了吗?”

    “放弃什么,今年不收人,明年总得要收吧,不然就凭着那点学生,兴和伯的方学如何能传播出去。”

    “可惜今天殿下没来,不然咱们求一求……”

    “今年早些时候招学生,听说还走了十多个,哎!那些人是傻了吗?”

    “……”

    ……

    崇文书院,今天夏铭一来就觉得那些学生们看自己的眼神不对。

    “怎么回事?”

    夏铭问自己的邻座林杰,他们两人都是被崇文书院从方醒手中挖过来的天才,所以关系相对要亲近些。

    林杰当时被马苏认为是天才,可最后还是经不起崇文书院这边的诱惑,在被录取的情况下不辞而别。

    林杰就趴在桌子上,低声道:“昨夜方……兴和伯在聚宝山上……引雷电成功。”

    什么?

    引雷电?

    你在跟我看玩笑!

    林杰看到夏铭的愤怒眼神,也是恼怒的道:“这事金陵城都传遍了,信不信由你。”

    夏铭呆呆的看着虚空,想起了当时自己被方醒赶出书院的情景。

    若是我当时没有和李二毛闹起来,那……

    悔恨就像是毒药,在啃噬着夏铭的心。他呼吸急促的看向林杰,发现这位在崇文书院都算是天才的家伙居然也在发呆,这才觉得好受了些。

    “听说兴和伯引雷电下凡,想想都令人神往啊!”

    “神往你就去知行书院,别在这里烦人!”

    “怎么了!我不过是说几句闲话,难道惹着谁了吗?”

    “你边上的两位都曾是知行书院的学生,他们都不乐意在那里读书,可见兴和伯的方学于我们无益,你神往些什么!”

    这名被斥责的学生看到老师还没来,就走到了夏铭的桌子边问道:“夏铭,知行书院果真对我们无益吗?”

    夏铭的心在滴血,可他拿了崇文书院的好处,不得不违心的道:“知行书院教授的是杂学,可咱们读书是为何?不就是为了一朝科举天下知吗!方学不教授文章之道,我当然要离开。”

    “说得好!”

    这时老师进来了,他走到中间,笑道:“所谓的方学,不管是升天还是引雷,老夫看倒像是法术。如今盛世,你等当好生揣摩圣贤书,少去关注那些杂事。”

    林杰是报名后就被挖走了,所以不大清楚,可夏铭好歹上过几天课,知道方学的一些皮毛。

    那不是杂学,而是能传承的学识……

    ……

    到家的方醒看着手中的一摞帖子有些发愁。

    这些帖子大多都是勋戚的,内容不看也知。

    “伯爷,大多是想把子弟送来书院的意思,还有些是想请您去做客。”

    黄钟把帖子分成两部分,左边第一张帖子就是汉王府的,右边的第一张是定国公府。

    “让人回话,就说我身体不适在家静养,不方便出门。”

    “至于想送子弟来的,就说树大招风,他们自然会明白。”

    黄钟点头道:“若是书院收了这些勋戚子弟,不说御史弹劾,估计陛下那里也会心生疑虑,反而不美。”

    方醒笑道:“那徐景昌想请我去他家,我估摸着也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念头。”

    黄钟把帖子收起来,临走时说道:“伯爷,在下觉得应该以静制动,毕竟陛下在看着呢。”

    “不必。”

    方醒懒洋洋的道:“我以本性行事,陛下反而会觉得放心。”

    黄钟恍然大悟道:“是了,在下只想到让事情冷下来,却没想到帝王多半看的是本心,而不是应对之道。”

    方醒微微一笑,朱棣这等雄主可忽悠不得,方醒要是冷静下来,甚至还来个闭门不出,外面的人多半会说他知道进退。

    可这种应对方式在朱棣的眼中却是有城府的体现。

    你能上天,能引雷电,就只差下水去找龙宫了。

    骚年,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就该拉风点啊!

    黄钟还想问问怎么处理那些礼物,可婉婉却来了。

    方醒莞尔看着婉婉在前面跑,后面的嬷嬷拎着一件小披风在追,等婉婉跑进了书房,那几个嬷嬷和宫女只得悻悻的在外面止步。

    方醒的书房闲人止步,不然后果严重。

    小刀从角落里走出来,笑眯眯的道:“几位且去外间歇息吧,郡主在此不会有事。”

    婉婉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捧着茶杯,小心翼翼的坐在方醒的对面,笑眯眯的道:“方醒,大妞说要进城去买衣裳呢。”

    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爱打扮的。

    这不以年龄为界!

    “外面的衣服你不能穿。”

    方醒在柜子里翻找了一下,最后找到了一面小小的圆镜,边缘还是粉红色的,看着满满的少女心。

    “喏,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婉婉接过镜子,对着照了照,满意的不行。

    “好清楚啊方醒!”

    趁着婉婉臭美的时候,方醒走到门外。

    “伯爷,好几家书堂的掌柜都来了,说是愿意刻印方学字典。”

    “这是投机。”

    方醒不屑的道:“告诉他们,方学字典不用刻版,我只要活字。”

    “活字?伯爷,这会不会有些失于体面啊!”

    黄钟觉得方醒就该趁此东风把气势造起来,字典就不愁卖不出去。

    方醒低声道:“体面有何用!我要的是普及,要的是便宜!”

    “罢了,我去看看吧。”

    对于那些见风使舵的书商,方醒觉得自己亲自出面去敲打一下比较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