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77章 方学字典
    “吕震等人被下了诏狱?”

    纪纲不敢相信的看着名单上的名字,问道:“这是为何?”

    庞瑛苦笑道:“大人,是吕震……”

    “你等等。”

    纪纲抬手阻止了庞瑛,他皱眉道:“让本官来猜猜,莫不是吕震送女人的事发了?可按照本官的推算,顶多就是呵斥一顿的事,为何会……难道这里面还有人插手了?”

    庞瑛拱手,佩服的道:“果然是大人,此事是由一个交趾女人逃出来,在礼部外面喊冤引发的。”

    按理能猜到事情的来由,纪纲应该得意才是。可他却轻叹一声,目光复杂的看着外面被秋风卷起的几片落叶,喃喃的道:“庞瑛,你说咱们当年若是没有和方醒交恶,那会不会……”

    庞瑛闻言大骇,心想纪纲居然已经忌惮方醒到这种程度了吗?

    满朝文武中,以前能让纪纲忌惮的人不到十个,可现在却又多了一个方醒。

    “罢了!”

    纪纲的神色一振,挑眉道:“他不过是仗着和太子一家的关系好,可太子终究是陛下心中的一根刺,迟早会发作,到时候本官看他方醒如何自处!”

    庞瑛的心中有些不安的道:“大人,那个交趾女人……”

    “本官知道了。”

    纪纲神色疲倦的道:“必然是有人给她指明了路,甚至她能从营中逃出来,也是有人在暗中出手相助,不过此事已成定局,多言无益。”

    ……

    那些房子才封顶,秋雨就来了。

    秋雨绵绵如细丝,让人觉得身上都是潮湿的。

    方醒和朱瞻基就在这如丝的雨中散步,眼前那一排排的平房就像是火枪阵列,正等待着检阅。

    “德华兄,吕震下狱,皇爷爷好像还动了杀机。”

    朱瞻基伸手拍拍墙壁,满意的道。

    方醒进屋,看到厨房已经打了水泥灶,就看了一眼构造。

    “数学第二册准备刊行吧。”

    方醒避开了这个话题,他不想让朱瞻基知道自己的心思。

    “那太好了!”

    朱瞻基一直想把方醒的那些教科书都刊印出去,可方醒总是一再的拒绝。

    “不过少印些,先试试反响如果再说。”

    方醒对于第二册的销售情况并不看好。

    如果说第一册是启蒙的话,那么第二册就是为那些对数学感兴趣的人准备的。

    可大明对数学有兴趣的能有多少人?

    “一万册。”

    方醒最后定下了印数。

    “太少了吧?”

    朱瞻基想起第一册的畅销,觉得方醒有些保守了。

    方醒走出平房,看着朦胧的天空,突然问道:“瞻基,你说……若是我现在编写一本字典如何?”

    “字典?”

    朱瞻基想了想道:“德华兄,说文解字,尔雅难道还不够吗?”

    “不是不够,而是太够了。”

    方醒目光幽深的道:“我要的只是能帮人识字的字典,只需索引部首就能找到那个字的解释,这样就能大幅提高识字率。”

    按照部首来解释文字,这不是开创,说文解字就是鼻祖。

    朱瞻基一听就有些意趣阑珊,“德华兄准备以说文解字为基吗?”

    “差不多。”

    方醒露出了朱瞻基熟悉的笑容:“我准备了三千个常用字,标音。”

    汉字自从诞生以来,经过历代的增补,少说有几万个。

    可人们日常用到的不过是几千字而已,多余的实际上就属于生僻字。

    方醒从怀里摸出一本书来,递给了朱瞻基。

    这书封面写着:方学字典。

    啧!

    朱瞻基看到这个名字就有些头痛,他知道里面多半会有让人吃惊的东西。

    打开字典后,首先就是部首索引,某个字在第几页这样的内容。

    “很方便啊!”

    朱瞻基随便搜了一下米字,然后就有些懵圈了。

    米!

    除去常规解释之外,上面居然把米注释为长度单位,下面还有和毫米、厘米的换算公式。

    接下来他搜索了物字……

    造词,物理学,研究物质运动规律和基本结构的学识,大至星辰,小至肉眼看不到的细微物质……

    铁、铜、氧……

    朱瞻基看的入迷,不时看到自己知道的注释而露出会心的微笑。

    “能印吗?”

    方醒问道。

    离经叛道啊!

    方醒的这个字典直接把那些字增加了方学的含义,这要是放出去,肯定会引起巨大的争议。

    朱瞻基也没把握的道:“德华兄,且等小弟拿去问问。”

    方醒无奈的道:“去问吧,若是宫中不能印,那我就自己出钱,在外面找一家书堂。”

    大明的印刷业很发达,不少衙门都有自己的刻板、印刷师傅。

    而宫中管印刷的就是司礼监。

    当朱瞻基去找到黄俨时,黄俨没口的说没问题,保证及时付印。

    朱瞻基前脚一走,黄俨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离经叛道啊!方醒啊方醒,你这是在自作孽,老天有眼,把你送到咱家的手上,且等着吧。”

    边上有心腹问:“公公,那咱们还给他印吗?”

    黄俨随意翻看着字典里的内容,越看越兴奋,只差点手舞足蹈起来。

    “印,怎么不印!”

    黄俨如获至宝的把字典交给刻板的工匠,吩咐道:“一字不易的给咱家刻板,抓紧了,能提前完工的,咱家重赏!”

    “还有,这本字典不许丢,谁弄丢了咱家要他的命!”

    看到黄俨脚步轻快的出去,心腹和工匠们不禁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位宫里的大佬是发了什么神经。

    上次方醒远在交趾,可依然间接让黄俨挨了一顿板子,最近才将养好。

    几个刻板工匠马上翻看了一下那本字典的内容,顿时就被震惊了。

    他们刻过说文解字,所以一看这里面的内容,就知道黄俨怕是恨死了编写这本字典的人。

    而等方醒反应过来这事不对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要回来!”

    方醒急匆匆的去了太孙府,不由分说的就要朱瞻基去把那本字典要回来。

    “黄俨对我衔恨入骨,而且这还是一个打击你的好机会,赶紧要回来,我自己找地方印去。”

    朱瞻基也觉得自己有些疏忽了,于是就进宫去找黄俨。

    “黄公公生病了。”

    有趣!

    朱瞻基知道方醒的猜测怕是成真了,于是也不去找黄俨,只是要了那本字典,取消了印刷的任务。

    朱瞻基前脚才走,马上就有人把这事通知了黄俨。

    黄俨躺在床上,边上一个小太监正在给他捶腿,桌子上还摆放着水果和茶水,正在闭目享受着,哪像是个生病的样子。

    听到朱瞻基拿走了那本字典后,黄俨得意的道:“咱家昨夜就让人摘抄了许多,现在应该已经……哈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