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76章 事发下诏狱
    朱棣的眼睛微眯:“交趾之事不是黄福在吗,怎地到了金陵才喊冤?难道是……有情弊!”

    吕震一听,恍如吃了人参果般的浑身舒爽,就装作关切的道:“陛下,兴和伯可是杀了不少豪族,难道那女子是……”

    这话里的含义太让人震惊:堂堂的大明兴和伯,居然抓获了交趾豪族后,把他们的女人售卖出去。

    这这这……

    大丑闻啊!

    这是能让方醒名声扫地的大丑闻!

    群臣纷纷侧目,心想方醒不会这么糊涂吧。

    张辅暗自心惊,他和胡广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喜无悲。

    此事本官不管!

    群臣都心思各异,不少人已经在打腹稿,准备把方醒一举干掉。

    于是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个报信的太监身上,看的他冷汗直冒。

    “陛下……”

    太监的表情有些古怪,他呐呐的道:“陛下,那女子说,她的妹妹被……被礼部的人给卖了。”

    轰!

    这话仿佛是一记炸雷轰击在群臣的头顶。

    刚才大伙儿还觉得这是方醒干的龌龊事,文臣们正摩拳擦掌的,准备在今天掀翻儒家的大敌。

    可你特么的在说什么?

    被礼部的人卖了?

    放尼玛的屁!

    虽然吕震不得大家的喜欢,可这种事情却是在往文官的头上扔大便,恶心的不只是吕震,还有大家。

    不会是谎报吧……

    愤怒的目光把报信的太监盯得几乎瘫软,他只能哀声道:“陛下,奴婢句句是实啊!若有偏差,甘愿受罚。”

    朱棣冷哼一声,“吕震!”

    吕震一个哆嗦,跪下道:“陛下,臣不知,兴许是那女子在胡言乱语。”

    老子何曾卖过交趾女人!

    特么的!一定是有人在诬陷……

    “陛下,那女子说自己的妹妹前几日还在营中,可昨天她突然得知,礼部的人把她的妹妹领走了,那些人还说是去享福。”

    享福?享什么福?

    朱棣正不解时,却看到吕震的身体都软了。

    “说!”

    朱棣的手已经抓住了镇纸,青筋毕露。

    积威之下,吕震马上就说道:“陛下,那,那不是卖,是……是……”

    “是什么?嗯!”

    群臣都纷纷垂首,几个御史暗自庆幸刚才没有着急出班去弹劾方醒,不然脸都丢光了。

    御史可以风闻奏事,可再咋滴也不能才弹劾就被打脸吧。

    吕震汗流浃背,终于知道最近眼皮直跳的原因了,也知道了方醒为何回来后迟迟不动手。

    原来那些交趾女人就是方醒挖的坑,可他自己居然心甘情愿、得意洋洋的跳了下去。

    “陛下,臣……臣有罪……”

    吕震此时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

    那方醒号称是宽宏大量,你居然忘记了?

    这人从不吃亏,吃了亏必然会找回来,从未落空。

    “陛下,臣只是自作主张,想着那些交趾女人不少,就送了些给……别人。”

    吕震的话一说,殿内有些人的脸色就变得轻松了些。

    朱棣冷笑道:“你送给了谁?”

    这语气冷冰冰的,让刚才放松了些的那些人不禁背上一凉。

    吕震颤颤不敢说,至少要做出不想说的姿态,否则后果严重。

    杨荣看到吕震的模样不禁轻轻一叹,然后出班道:“陛下,吕大人前日曾经派人送了两名女子到臣的府上。”

    朱棣淡淡的道:“那两名女子呢?”

    杨荣躬身道:“臣没见过那两名女子,听下人说了后,就断然拒绝了此事!”

    胡广的目光深沉,犹豫了一下,也出班道:“陛下,臣也拒绝了。”

    杨荣既然出首,谁敢再隐瞒,那就是欺君!

    看朱棣眼中的暴怒,谁敢欺君!

    “陛下,臣……臣有罪,收了两名交趾女人……”

    吕震看着下面的那人,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这人正是平时深得他倚重的助手,礼部左侍郎郭伟先。

    狼心狗肺的东西!枉我对你这般信重!

    可有了第一个开头,下面就接二连三的出现了自首请罪的官员。

    胡广看到朱棣眼中的暴怒有增无减,不禁心中一惊。

    朱棣冷笑着:“吕震,都还有谁?”

    吕震看了郭伟先一眼,心想你们不仁,那可就别怪本官无义!

    “陛下,有郭伟先……”

    一连串的名字和官职从吕震的嘴里说出来,当说到三名武勋时,张辅看到朱棣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杀意。

    方醒才将用手段让文武之间的关系冷淡了些,可你吕震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顶风送武勋女人。

    “来人!”

    朱棣怒喝道。

    “陛下!”

    外面进来一群侍卫,他们的眼中可没有群臣,有的只是朱棣。

    吕震哆嗦了一下喊道:“陛下,还有富阳侯啊!”

    卧槽!这货疯了!居然为了保命,把李茂芳那个阉人都扯了出来!

    胡广等人都稍微退后了些,然后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镇纸从朱棣的手中扔出来,吕震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结果被砸在耳朵上。

    吕震的耳朵飞快的肿起来,然后变成青紫色。

    “尽数下诏狱!”

    朱棣怒气冲冲的走了,群臣缓缓散去。

    “那吕震果真是小人,幸亏那晚我没在家,被拙荆用大棍子赶了出去,不然今日危矣!”

    “你先别得意,那吕震送人肯定是有算计的,不然为何不送本官?要知道本官可是比你还高一级!”

    胡广看着那些一脸幸灾乐祸的官员,不禁叹道:“这些愚夫,却不知道陛下是在顺水推舟。”

    杨士奇道:“近期朝中文武的关系有些微妙,吕震此举算是送了一把刀,只是不知道会砍到谁。”

    胡广淡淡的道:“此事吕震是自投罗网,可背后必然有人在兴风作浪,否则那个女子怎能逃出来,还能找到礼部的所在。”

    杨士奇一怔,就问道:“那会是谁?”

    胡广侧身,饶有深意的道:“你想想那些交趾女人是谁带来的。”

    “方醒?”

    杨士奇愕然道:“可他总不能令吕震去送女人吧?”

    胡广一怔,垂眸道:“他只是下了个钓饵而已。”

    ……

    “伯爷,参与此事之人都被下了诏狱。”

    黄钟接到了消息,赶紧去禀告了方醒。

    方醒正在拿着数学第二册在核对,闻言就问道:“那两个女人如何?”

    黄钟看到方醒的脸上淡淡的,心中不禁暗自佩服,“官配。”

    方醒把书合上,懒洋洋的道:“阮香的妹妹在交趾不过是别人的玩物而已,能有这个结局算是不错了。不过阮香倒是有情有义,为了自己的妹妹冒那么大的风险,这样,等事情平息后,送她些财物就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