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72章 那竖子是在帮朕呢
    当方醒和朱高炽在东宫谈论着火炮的威力时,外面来了个宦官。

    “殿下,刚才已经议定了火炮之事,先期铸造一百门。”

    朱高炽笑了笑,对方醒道:“既如此,那德华就能者多劳,把铸炮之事办好。”

    方醒回到家中,在书房和黄钟商量着这事。

    “伯爷,若是这火炮在军中大兴,那聚宝山卫的地位……”

    若是别的军队实力大涨,那么聚宝山卫的地位确实是会降低。

    方醒淡淡的道:“聚宝山卫本就是太孙的亲军,屡次出征,屡次大胜,这样下去人见人嫉,地位高了又有何用?”

    黄钟一想就释然道:“是啊!聚宝山卫以前出征还只是偏师,可此次独立扫平交趾豪族,是有些太厉害了。”

    聚宝山卫那么厉害,相应的别人就会觉得朱瞻基有些喧宾夺主了。

    而方醒在此时抛出火炮这根骨头,马上就能让军方的情绪回落,为聚宝山卫那让人眼热的战功降温。

    “可聚宝山卫并不是单纯凭着火枪取胜。”

    方醒玩味的道:“纪律,严苛而有序的操练,还有战术的运用,这些可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学了去的。”

    “至于谋海运,目前实际并不恰当。”

    方醒有些不爽的道:“郑和已经回来了,据说光是维修和更换船只的耗费就让夏元吉想上吊,我若是此时提出恢复海运,那就是不顾民生,不顾大局,智者所不为。甚至还有人希望我主动提出来,到时候就是一个攻击的理由。”

    黄钟点头道:“正是如此,到时候陛下那里肯定不高兴,毕竟会连带到郑和出海的事。”

    “伯爷,那您这时候把火炮推出来是为何呢?”

    黄钟有些不解。

    方醒笑了笑:“聚宝山卫被人眼红已经很久了,我此时放出火炮,不过是想让文武之间割开,等交趾的铜矿大量被开采出来,到时候不用我说话,首先夏元吉就会第一个跳出来要求走海运,其次就是武勋们,他们想要大量的火炮,那就先帮夏元吉把铜料的成本降下来吧。”

    想想,如果单纯用马车、牛车把交趾的铜料拉到中原,这一路上人畜的消耗之大,绝对能让人感动到落泪。

    “再说……武勋最近好像和文官走的近了些,这样不好,非常不好!”

    “慢慢来,一切的一切都不要想着一蹴而就,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因为……我年轻!”

    黄钟赞道:“伯爷,看您的布局有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非得等时候到了才知道。朝中那些人估摸着还搞不清您的意思吧。”

    “谁知道呢!”方醒微微一笑,眼中全是平静。

    胡广,你猜到了吗?

    “老夫不知他想作甚,只知道海运决不可再兴!”

    值房内,胡广和杨士奇在喝茶议事。

    杨士奇觉得有些心烦意乱,他把茶杯放下,“胡大人,这火炮终究是利器,兴和伯此举也许是想和武勋拉近乎,挽回上次截杀瓦剌使团的裂痕。”

    胡广垂眸道:“士奇,你的眼界还是不够啊!”

    这话有些重,因为胡广属意的接班人正是杨士奇,所以他闻言就有些愕然。

    “胡大人请明言。”杨士奇拱手道。

    胡广的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门口,缓缓的道:“方醒谋海运,为的是他鼓吹的海外掠夺那一套,可你想过没有,国虽大,好战必亡,我大明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眼瞅着太子太孙都是明君的样子,在这种时候他方德华还要来横插一脚,太年轻啊!”

    “海运虽然好,可却会助长百姓的野心,若是海运大兴,你想过没有,那就是工商蓬勃,人心思利的局面。”

    胡广正色道:“我与方醒无冤无仇,所为的不过是道统和政见不同罢了,他不安分,老夫自然会压制下去,若不如此,照着他的那一套来,我大明的民风不复淳朴矣!”

    杨士奇赞同道:“民淳朴,则大治不难。”

    胡广微微挑眉道:“如今我大明难道不能称一声大治吗?”

    杨士奇讶然道:“当然能,不论文治武功,当今大明均可与历朝历代相媲美,胡大人功不可没。”

    胡广欣慰的道:“若是后世能称此时为盛世,老夫死而无憾了。”

    辅佐明君开创盛世,这是文人的终极梦想。

    而胡广觉得自己已经在这个梦想的路上,所以谁敢破坏他的梦想,那就是生死大敌。

    胡广起身去推开窗户,秋风吹过,让他觉得飘飘欲仙,意气风发。

    回过身,胡广自傲道:“陛下钦定先造一百门,此事已然落定,那方醒的算盘落空,也不知道此刻是否在懊恼,哈哈哈!”

    方醒当然没有懊恼,他也在吹着秋风,可却是在躺椅上。

    内院,方醒一人躺在椅子上面,看那舒展的眉间,张淑慧觉得是睡着了,于是就蹑手蹑脚的进了里间。

    小白也在犯困,脑袋一点一点的,身边的铃铛也是懒洋洋的。看到张淑慧进来,连尾巴都不摇,睁开眼又闭上,就算是和当家主母打过招呼了。

    春困秋乏,一家人都在睡午觉,而朱棣却才刚吃完午饭。

    “文武相合,帝王之大忌,那竖子是在帮朕呢!瞻基,你说给他什么好处?”

    朱瞻基还没弄清楚里面的弯弯绕,一脸的懵逼。

    “哈哈哈哈!”

    看到孙子发蒙,朱棣不禁畅快的笑着。

    “不懂?”

    朱瞻基点头道:“皇爷爷,孙儿确实是不懂。”

    朱棣抚须,心情愉快的道:“有人说他是想借此谋海运,有人说他这是想讨好武勋,可那竖子不过是在报复罢了。”

    “报复?”

    朱瞻基觉得自己真心不懂,不过是火炮的事,怎么能牵扯出那么多的东西来。

    朱棣心情好,就给孙子说说这里面的道道。

    “上次调走了你二叔,让他孤军在交趾惶惶无所依,若不是他事先让人去把水搅浑了,你以为他回得来吗?”

    朱瞻基一惊,方醒前几天把交趾之战说的轻描淡写的,可现在这么一说,他才知道,原来方醒在交趾经历了这么一次危机。

    “他若是动作慢些,那些豪族就会势大,到了那时,他那点人马别说是平息叛乱,能保住北方就算不错了。”

    “皇爷爷,那……若是交趾丢失,我大明不是……”

    朱瞻基觉得朱棣的思维太奇葩了,居然能放任交趾陷入如斯境地。

    朱棣的眼中略带暖色,和煦的道:“瞻基,交趾若是大乱,那正好让你二叔回师,彻底把交趾从上到下清理一遍。”

    朱高煦嗜杀,若是朱棣下令清理交趾,估计那些交趾人会怀念英国公张辅的‘仁慈’,哪怕他当年也在交趾立过京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