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70章 测试青铜火炮
    今天学生们被带到了工房,每人都得学会用模具制作铅弹。

    块头颇大的模具很重,年龄小的学生就两人一组,先融化铅,浇注。

    模具打开之后就是一颗颗带有螺纹纹路的铅弹,这种铅弹尾部中空,还得要装一片圆锥形的小木块进去。

    方醒拿起一颗铅弹装进了火枪中,介绍道:“火药在枪管中爆燃,膨胀空气,推动木块前进,中空的铅弹尾部就会膨胀,这样能让铅弹与枪膛的间隙更小,射程更远,精度更高……”

    “好了,你们自己看看这些模具,思考一下模具的构成。”

    这种子弹其实是为线膛枪准备的,膛线的问题早就被解决了,用简易的棍刀进行旋转加工即可。

    只是这种加工方法费时,所以方醒先准备打造一支狙击百户。

    一节课结束了,方醒就把学生们带到了军营。

    朱瞻基已经到了,正和朱芳在一门青铜炮的边上谈话。

    看到方醒来了,朱瞻基就好奇的问道:“德华兄,此物叫什么?”

    “炮,火炮!”

    方醒把学生们叫过来,让朱芳介绍这门火炮。

    “这是一门青铜铸造的火炮,口径九十毫米,身管长一点五米,不算车架,全重三百八十二公斤,发射铁弹。”

    朱芳拍打着铸铁炮架道:“炮身就固定在炮架上,连接在车架上,这样不但能缓冲发射的后坐力,而且还方便拖拉,只需一匹马就能拖着走,紧急时人力拖动也没问题。”

    学生们都好奇的抚摸着这门火炮,轮流去问朱芳一些具体制造的问题,以及射程和杀伤力。

    “德华兄,要不咱们试试?”

    朱瞻基也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想要测试一把火炮的威力。

    试试就试试!

    方醒叫人在远处摆上了多个人型靶子,摆的很密集。

    “都闪开!”

    一队专门测试火炮的炮手来了,行礼后,他们熟练的掉转炮口,然后装药。

    最后就是一枚铁弹被装填进去。

    方醒给朱瞻基介绍道:“咱们这个是定装药,目标可以通过调节炮口的角度来实现。”

    一根引线从火门插进了药包中,炮手用烧红的细铁棍点燃,然后……等待!

    引线嗤嗤的燃烧下去,随即引燃了药包。

    “轰!”

    铁球被推出炮口,直接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跟随着炮弹的运行轨迹渐渐的抬头,再低头,然后看着它一头撞进了标靶中。

    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那些木质标靶就像是遇到了史前怪物,被铁弹撞得木屑四溅,碎片到处乱飞。

    “嘭!”

    一声闷响后,在标靶中冲出一条道路的铁弹落地,然后再次弹起。

    “这是二次杀伤。”

    就在方醒说话的时候,弹起的铁弹再次摧毁了一片标靶,最后打穿了这个标靶阵列,失去动力才缓缓的停止了这场狂暴的表演。

    朱瞻基张开嘴巴,呐呐不能言。

    学生和老师们更是不堪,有几个已经被吓得腿软了,全靠着抓住身边的人才不至于出丑。

    “走,咱们去看看效果吧。”

    方醒笑着邀请朱瞻基去看看火炮的杀伤力。

    等到了标靶阵列时,看到那些被铁弹摧毁的标靶,朱瞻基一个激灵:“德华兄,若是大量装备这等兵器,配合火枪阵列,那我大明……”

    方醒矜持的道:“火炮对密集阵型的杀伤力最大,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卒。”

    这时马苏问道:“老师,若是敌军把阵型散开呢?”

    方醒笑道:“那更简单,松散的阵型攻不破火枪阵列。”

    徐方达皱眉道:“老师,可是铜料的耗费不小啊!”

    铜就是货币,铜就是大明的战略资源。

    方醒微微一笑:“为师在交趾已经发现了一个大铜矿。”

    “这真是及时雨啊!”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大铜矿的发现太及时了,只有解缙和黄钟,两人都默默的看着方醒在忽悠人。

    “有了火炮,那么我大明就有了远程克敌的手段,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御,火炮都将会主宰战场,成为战场之神。”

    方醒看着这一张张兴奋的脸,继续说道:“这就是方学的实用案例,通过计算膛压和青铜的耐受度,以及磨损度,最后精确得出了最佳的装药量,这,就是方学!”

    一股自豪的情绪在学生中间蔓延,朱芳刚才的见解中有不少大家能听懂,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四书五经能教导人懂得这些物质的属性吗?

    不能!

    文章能教人把这些物质通过一系列的改变,最后组合成一个战争机器吗?

    不能!

    那么儒家究竟能干什么?

    这些学生第一次主动的去思考这个问题,解缙也是抚须微笑,只有黄钟,他若有所思。

    “老师,弟子明白了。”

    让方醒有些意外的是,第一个有所悟的却是李二毛。

    “老师,弟子认为,儒学能教我道理,做人做事的道理。”

    李二毛目光炯炯的道:“可却不能教我如何去抵御外敌,所以弟子觉得道理只能教化人心,而要强盛,却只能……”

    “咳咳!”

    方醒看到朱瞻基已经从铁弹的最终落点过来了,就用干咳打断了李二毛后面的话。

    “道理,可方学教的也是道理。”

    方醒说道:“只不过方学教的却是万物之理,而人,只是万物之一!”

    “好!”

    解缙拍手叫好:“德华此言甚是,万物于其中,我们不可只学自身的道理,更需要去……那句话怎么说的?”

    “探索世界!”

    马苏提醒道。

    “对对对!”解缙快活的道:“德华说的探索世界,而这个世界就包括了咱们头顶上的天空和星辰,若能知道其中奥秘,老夫此生无憾也!”

    方醒微微一笑道:“解先生必将会有这一天,德华当倾力相助。”

    朱瞻基也是有些难以自禁的道:“解先生甘守清贫,为我大明培育人才,当有福报。”

    这是在许诺啊!

    以未来储君的身份在许诺!

    解缙的眼睛泛红,拱手道:“多谢殿下的厚爱,老夫此后当为我大明化身桃李,死而无憾!”

    方醒打个哈哈道:“下面还有双倍装药的测试,大家离远些。”

    这个打岔让朱瞻基不解,可方醒却不解释。

    “一国之储君,说话要先思虑再三。”

    方醒抛下这句话,然后对那些学生道:“试完这一炮,大家今日就各自回家吧,放假了。”

    为什么放假?

    不提学生的欢喜,解缙就有些不解。

    可那边已经在装弹了,于是所有人都盯住了炮口……

    “轰!”

    这一炮的声音比前一次更大,而且后坐力也不小,整个炮架都退出了两米多远。

    当那黑点出现后,所有人都追不上它的速度,只能看着炮弹直接从标靶中穿过,然后就此消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