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38章 俘虏逃跑,我要劳力
    等小娘一走,黄福就怒气冲冲的进来。

    “兴和伯,你这般兴师动众的谋划小娘,为何?”

    方醒诧异的道:“这不是说好的吗?咱们先让女人心向大明,然后徐徐图之。”

    “你觉得本官会信吗?”

    黄福算是看透了方醒,他冷哼道:“若是要想让那些女人心向大明,只需多救几个如小娘般的女子即可,可你呢?哼哼!你想……本官告诉你,你想也别想,否则这比你那什么方学都招人恨!”

    方醒强笑道:“黄大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吗?”

    黄福坐下来,瞟了门口一眼,低声道:“你的手段虽然不错,可本官在交趾多年,岂会看不出你胸中另有丘壑?可本官告诉你,那是自取祸端!”

    方醒干笑道:“那怎么可能!黄大人多虑了。”

    黄福警告的看了方醒一眼,起身出去,走到门口时,他背身说道:“你既然身为太孙之师,当谨言慎行,记住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天下没有一蹴而就的事情!”

    看着黄福拐弯过去,方醒不禁松了一口气。

    小看了天下英雄啊!

    交趾哪里值得方醒这般布局,他让小娘在交趾鼓舞女人争取权利,不过是在打伏笔罢了。

    只要交趾女人能顺利的翻身,随着交趾和中原交往的亲密,中原必然也会受到影响。

    这就是温水煮青蛙。

    大明目前的人口在经过元末乱世和靖难之役后,已经不足以支撑大明对外扩张的野心。

    所以方醒才转弯抹角的走了这条路线,可却被黄福一眼看穿。

    不过黄福并未说停止小娘的工作,这就是默许了。

    儒家知道机变的人也不少嘛!

    小娘被带到了内院里,小刀指着一排厢房道:“此后这里就是你的地方,至于事情怎么弄,老爷说让你一边学大明话,一边看这本册子。”

    小娘接过册子,正懵懂时,二喜就堆笑道:“大人无需担忧,我二人都会大明话。”

    想进宫伺候皇帝,那必须得会大明话,而且多多少少的识点字,免得连牌子都不认识。

    “咳咳!这还是让我来吧。”

    通译在边上看了半天,听到二喜叫小娘大人不禁失笑,然后就主动接过了翻译的重任。

    “同情心,首先要带着同情心和怜悯心去接触那些可怜的女人,这样你才能感受到她在想什么……”

    “不要只会去鼓动,你需要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剩下的事自然会水到渠成……”

    “当得知有女人被虐待,即可带着差役上门,征询女人的意见,送男人去种甘蔗……”

    “要加强宣传布政司关于女人的公告,要做到家喻户晓……”

    “对于那些软弱不敢反抗的女人,布政司和大明军队就是她们的靠山……送男子去种甘蔗……”

    “要把那些女人的经历编写成册,广而告之……”

    “……”

    通译翻译的满头大汗,因为这些条陈中大多最后有一句话。

    送男子去种甘蔗!

    这是指导小娘去办事的册子吗?

    通译觉得这更像是在琢磨着怎么把交趾男人送去种甘蔗。

    “遇到危险,可杀之!无罪!”

    最后一段话最简短,可杀气最重。

    “杀之无罪!”

    通译把册子还给小娘,强笑着告辞。

    这兴和伯真是……让人无语啊!

    ……

    “伯爷,有俘虏逃出去了!”

    正在看地图的方醒被打扰了,他皱眉道:“多少人?是阮帅的还是阮增华的?”

    来人气喘吁吁的道:“是阮帅的人,跑掉了四百多。”

    “四百多?混蛋!”

    方醒勃然大怒,“怎么跑出去的?”

    “伯爷,是早上种甘蔗的时候,那些人趁着雾气大,就偷偷的摸出去了。”

    方醒当即带着人去了现场。

    到现场已经是快午时了,今日负责看守这一块的百户官早就在等着请罪。

    “伯爷,小的有罪。”

    方醒看着那些被丢弃在田间的农具,沉声道:“领头的是谁?”

    “那群人好像是奉了一个叫做黎亮的为首。”

    方醒面无表情的看着,让人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置百户官。

    “鞭责二十!”

    “谢伯爷宽宏!”

    大家都以为这百户官少说也会被打个半死,可方醒却轻飘飘的只是二十鞭。

    方醒喝道:“你且好自为之,下次再犯,一并责罚!”

    方醒一路板着脸回到了城中,正好遇到朱高煦的侍卫。

    朱高煦带着朱荣部出去已经好几天了,可除去派人回来要粮草之外,根本就没有回来的意思。

    方醒头痛的看着送伤患回来的侍卫,问道:“王爷到哪了?”

    侍卫的身上都带着煞气,可见朱高煦这段时间过得多快活。

    “伯爷,王爷已经到了建昌府。”

    不用看地图,方醒就知道了朱高煦的路线:先杀到镇蛮府,然后一条直线横扫过去。

    可尼玛建昌府就是海边了,他想去哪?

    “建平府?”

    方醒苦笑道:“王爷可是想从建昌府兜个圈子,然后把那陈建安给包了?”

    侍卫嘿嘿的道:“正是,王爷说那陈建安阴得很,不能久留,干脆就趁机把他给干掉。”

    哎!

    方醒有些头痛,他本想等陈建安主动服软,可朱高煦却等不及了。

    俘虏!我要俘虏……哦不,我要劳力啊!

    带着些许希望,方醒问道:“王爷此次抓了多少俘虏?”

    侍卫愕然道:“没,殿下说了,咱们的粮草都不够,养不活俘虏,干脆就全……还铸了京观。”

    我曰!

    方醒捂着额头道:“回去转告王爷,咱们要种甘蔗啊!没人怎么种?还有开矿谁去开?”

    “方醒,怎么听说跑了几百个劳力?那些人是干什么吃的?”

    这边还没消停,近日寻摸到一对交趾双胞胎的徐景昌就来了。

    徐景昌怒色满面的进来,看到侍卫也不管,就问道:“上次管事的就跟我说人不够,这次跑了四百多,咱们的甘蔗还种不种了?那些人可都是钱啊!”

    方醒无力的道:“正好王爷的人来了,陈建安那边如果操作的好的话,最少能有八千劳力。”

    “果真?”

    徐景昌马上就转怒为喜,揪着侍卫问道:“王爷在哪?带我找他去。”

    侍卫苦着脸想拒绝,可徐景昌和朱高煦是姑表关系,以前的关系也不错,只得答应了。

    徐景昌急匆匆的跟着去找朱高煦,方醒不禁觉得自己对勋戚们的节操还是有些高看了。

    堂堂的定国公,只要提到甘蔗,马上连自己的新宠都不顾,甘愿辛苦的跑一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