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525章 三方对峙,尔虞我诈
    全领域出差了,抢楼大业终于从一枝独秀到了现在的万马奔腾。

    ……

    建平府,知府夏常安一直在城门口等着,身后只有小猫两三只。

    交趾的府的面积和人口在大明最多只能算是县,能在这里当知府的,大多是被贬嫡的罪官,或是云南、广西的地方官吏。

    这些官吏一到交趾,直接就‘平步青云’,知府的知府,知县的知县。

    可这些官吏宁愿回到大明当一个平民,也不乐意来到这里当官。

    没过多久,夏常安身后的一个官吏突然侧脸听了一下,然后说道:“大人,好像有大队人马来了。”

    夏常安赶紧整理衣冠,然后喃喃自语道:“希望这次能解决掉那个阮帅吧,不然本官都想挂印而去了……”

    很快,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传来,接着远处就出现了大队的骑兵。

    十多骑斥候冲了过来,在夏常安的身前勒住马问道:“可是夏知府?”

    夏常安看着那些从两翼散开的骑兵,心中大喜,急忙说道:“本官正是,敢问是哪位大人领军前来?”

    斥候控制着不安分的马儿,扬眉道:“此次是兴和伯领军前来,随后就到。”

    兴和伯?

    夏常安倒是知道方醒和汉王来交趾的事,他暗自庆幸不是朱高煦亲来,然后就回头招呼了一声,大家赶紧前驱了几步。

    等骑兵激起的尘土开始消散时,地面就传来了震动。

    “这是……”

    声音越接近,那节奏就越整齐,当看到了那一排排的阵列时,夏常安这才从呆滞中惊醒,赶紧躬身。

    方醒打马上前,看着这破破烂烂的城墙,下马后说道:“夏知府不易,辛苦了。”

    夏常安抬头看了方醒一眼,讶然于他的年轻和温和,赶紧拱手道:“下官不敢言苦,兴和伯远道而来,还请进城歇息。”

    所谓的府城,最好的建筑物就是夏常安的知府衙门,可看着也就和乡下小地主的院子差不多。

    方醒顾不得休息,马上就叫来了张崇。

    “你去找阮帅,就说我到了,让他来!”

    张崇迟疑了一下:“二姑爷,按照阮帅多疑的秉性,他怕是不敢来啊!”

    “我就是要让他不敢来!”

    方醒端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道:“距离也不是很远,你先去。”

    等张崇去了之后,方醒这才舒展了一下身体,让在边上作陪的夏常安不禁为之咂舌。

    这兴和伯听说是文武双全,还是太孙之师,可当着外人的面却在伸懒腰。

    这还要不要形象了?

    士大夫在外讲究的就是一个形象,有的在家中也要端着自己的架子,一年到头如此下去,最后整个人就变得跟一个木偶似的。

    方醒舒服的坐回去问道:“夏知府,那阮帅可来骚扰过?”

    “来过。”

    夏常安苦着脸道:“兴和伯,那阮帅前几日还令人来借粮。”

    “借粮?”方醒不屑的道:“他在南部可是杀了不少豪族,还会缺粮?本伯还想找他去借些粮食来支付工钱呢!”

    夏常安苦笑道:“兴和伯,可那阮帅游走不定,亏得这几年他只在南方折腾,不然下官这里怕是早就被攻破了。”

    “本伯找他借粮他也敢拒绝吗?”

    方醒语气淡淡的,可一股子肃杀之气让夏常安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时后勤辎重也进城了,辛老七来复命。

    “老爷,投石机开始打造吗?”

    投石机虽然能带,可方醒嫌弃会拖慢行军速度,所以准备在当地打造。

    “马上打造,我要看看阮帅究竟有多大的野心!”

    ……

    当张崇看到阮帅时,意外的发现他的态度转为强硬。

    “兴和伯?我记得,几年前和英国公一起的那个人,是吗?”

    阮帅自称我,这让边上的几位心腹都暗自不服气。

    “是,兴和伯年轻有为,文武双全,乃是我大明的太孙之师!”

    张崇无不自豪的介绍道。

    “太孙之师?”

    那必然是一个文人。

    阮帅曾经跟一位交趾儒生学过几年,听那位儒生羡慕的说,大明的大儒真是多,不但太子身边一大群,连太孙的身边也不少。

    文人领军?

    至于什么文武双全阮帅权当是张崇的吹嘘。

    这年头哪有什么文武双全!

    更多的是文不成武不就!

    张崇说道:“兴和伯说了,请阮大人去一趟建平府。”

    你不是说要见面吗?

    那就去吧!

    阮帅沉吟了一下,突然笑道:“大明的太孙之师,我不敢去,怕当场出丑,还请你回去转告一下,要不……咱们挑一个人少的地方吧!”

    张崇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怒道:“阮大人这是在藐视我大明的兴和伯吗?”

    “不敢。”

    阮帅眯着眼打了个哈欠,然后说道:“请转告兴和伯,阮某胆小,今年杀了不少豪族,担心在建平府会被那些豪族的残余刺杀,还请兴和伯谅解一二,阮某感激不尽。”

    ……

    等张崇一走,阮帅马上就赶走了所有人,然后把门关上。

    “去尼玛的兴和伯!去尼玛的大明!”

    “呯!”

    室内的东西都遭了殃,等阮帅气喘吁吁的停止后,地下几乎都找不到落脚点。

    “来人!”

    外面推门进来两人,看到满地的零碎也不惊讶,很快就清扫干净。

    等清扫干净后,阮帅招来了心腹们,商议了许久,这才满意的去了里间。

    不久,里间就传来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而方醒此刻也在见人,而且见的是阮帅的对手。

    陈建安忐忑的看了方醒一眼,然后跪下道:“交趾义民陈建安见过伯爷。”

    义民?

    方醒差点就忍不住笑喷了,他强忍着笑意点点头:“请起。”

    陈建安起身后,马上就堆笑道:“伯爷,小的此次前来,就是想重归大明的治下。”

    方醒和夏常安对视一眼,然后淡淡的道:“难道你以前不是我大明的子民吗?”

    “是是是……”

    陈建安连声应道:“小的原先也算是安居乐业,可谁想那阮帅无辜挑衅,小的为了护住那些无辜百姓,这才无奈起兵,伯爷,小的对大明可是忠心耿耿啊!”

    方醒微微颔首道:“那你此次所为何来啊?”

    “小的近日在与那阮帅相持,伯爷只需兵进几十里,小的保证那阮帅肯定会惊慌失措,到时候两边夹击,那……”

    陈建安小心翼翼的看着方醒的脸色,然后继续说道:“那阮帅必然会一败涂地,到那时,交趾大局就安稳了。”

    方醒听完后就点点头,夸道:“嗯,你这主意不错,且等本伯和下面的人商议商议,再给你一个答复。”

    等陈建安喜不自胜的被人引出去,夏常安就担忧的道:“兴和伯,这人稳靠吗?”

    方醒冷然道:“方某怎会相信这些交趾人,不过此人倒是可以利用一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