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96章 利益诱惑
    书房里,徐景昌有些熏熏的坐在边上,看着张辅杀气毕露。

    张辅指着地图上交趾的方向沉声道:“交趾民心未附,此次再次叛乱,可见轻易就能被蛊惑起来,德华,近日朝中有人说交趾糜烂,耗费钱粮,干脆不如弃之。”

    “那些腐儒妄言,国公爷,不能弃啊!”

    交趾可是大明军方心中的一根刺,几次征服,几次反复。不但让大明军方蒙羞,而且也让文官们为之头痛。

    所以听到这话,在交趾征战多年的方政马上就不乐意了,看他那须发贲张的模样,要是那个提议放弃交趾的家伙站在眼前,多半是活不成了。

    方醒瞥了在边上打盹的徐景昌一眼,目光盯着地图,皱眉道:“民心未附,那是因为有人蛊惑,而征战耗费,那是因为还没有开发出来,所以……”

    徐景昌猛的睁开了眼睛,目光灼热的道:“兴和伯,交趾有搞头吗?”

    方醒微微一笑:“当然有搞头,若是没搞头的话,那我也会建议放弃交趾。”

    徐景昌一听就打起了精神,什么醉意都没了。

    方醒的眼中全是真挚,指着地图道:“交趾北方可以一年两熟,而南方能三熟。”

    听到是粮食,徐景昌眼中的兴奋消散了大半。

    大明此时并不缺粮,所以去交趾种地绝对是亏本买卖。

    方醒笑道:“这些不过是基础罢了,否则去了那里没饭吃,谁乐意去?”

    “甘蔗!”

    方醒笑眯眯的道:“交趾的气候种植甘蔗再适合不过了,制成糖,那可是一本万利啊!”

    大明的广*东和福*建地区此时就种有不少甘蔗,只不过产量不算高。

    糖能让人感到幸福,而大明此时感知到幸福的人太少了。

    一点饴糖就能让人心生愉悦,要是大批的白糖进入市场呢?

    连方政都心动了:“只是没人手啊!”

    利益面前不用方醒多说,徐景昌的眼中闪过和方醒相似的利芒,淡淡的道:“交趾的叛逆不就是人手吗?”

    这话里带着血腥味,但方政却恍然大悟的笑了。

    方醒和张辅相对一视,然后说道:“那地方不只是有粮食和甘蔗,还有珍贵的木材、药材。”

    “有甘蔗就够了!”

    徐景昌眼睛放光的对张辅道:“文弼兄,小弟去一趟交趾如何?”

    咦!

    作为定国公,徐景昌完全可以混吃等死,更不需要上进心。

    可作为第二任,实际上是第一任的定国公,徐景昌却想弄一些动静出来,证明自己并不比魏国公那一支差。

    自从徐增寿去了之后,第三任魏国公徐钦就有些低调。不过在李善长死后,魏国公一系就是开国第一功勋,所以别人也不敢小觑。

    等徐景昌急匆匆的走了之后,张辅才说了他想见方醒的原因。

    “定国公跟着你开了家书院。”

    一句话里蕴含了很多信息。

    方政虽然不懂,可依然敏锐的觉得不对头。

    “国公爷,这勋戚开书院,怕是要被忌讳的吧。”

    “谁说不是呢。”

    张辅自己一直都是以儒家子弟的形象交际,可他依然不敢开书院,就是怕被上头给忌讳了。

    说起来朱棣对待功臣也算是比较宽厚了,可你要是不知死活,那就是自作孽,杀了你别人还要叫声好。

    “定国公被太子敲打了一下,有些慌神了,就想向你讨教一二。”

    “有什么好讨教的!”

    方醒笑道:“知行书院只有那些学生,而且教授的也不是科举之道,再加上皇太孙隔三差五的去巡视一番,我是不怕的。”

    方醒在谋划书院时就表过态,书院不会成为野心家的温床,只是为了在独尊儒学的大明打开一个缺口。

    按照旁人的理解,方学的本质就是实用之学,也就是下等学说。和儒学比起来,方学就是下里巴人。

    可这个下里巴人却让那些高贵的儒家老爷们慌了,他们高喊着狼来了,同时展开对这个新生书院的各种打压,恨不能一夜之间方学就被官方定性为异端,永世不得超生。

    张辅有些不以为然的道:“德华,书院的名头太大,你还不如办个私塾算了。”

    书院的名头大吗?

    方醒不觉得,所以他笑道:“一共才三十多名学生,教书的也就是解先生的名头大一点,如果连这都要忌讳的话,那我就带着学生们到交趾去,全家都搬过去。”

    张辅瞥了方醒一眼,心想你要是真想走,陛下第一个不会同意。

    别人说方学是杂学,上不得台面,可作为皇帝的朱棣却看到了其中的实用之处。

    皇帝这等生物是不讲道理的,儒学是他统治的根基。可对于儒学,或者说是文官,皇帝是既要用,但也得戒备。

    想想明初时的那些文官,想想把朱允炆忽悠的找不到北的那些文官,傻子才会相信他们。

    而方醒的方学在此时突然异军突起,这就给朱棣一个平衡儒家的工具。

    方啊,你就大胆的干吧!朕支持你!

    方醒笑了笑,告别张辅,出门回家。

    他又不是傻子,如果他顺了朱棣的意思,和儒家闹得你死我活。

    可等到朱棣把儒家敲打的差不多了时,那时候的方学会不会被他给封了?

    别期待皇帝会和你讲感情,讲感情的皇帝早就变成了白骨。

    所以还是利益牵制最稳妥!

    走出书房所在的院子,方醒听到了一声轻咦,抬头一看,原来是张輗。

    看到方醒后,张輗有些不大自然,冷哼一声就进了方醒才出来的院子。

    方醒笑了笑,上次张輗把孟贤的打算通过张辅转告了方醒,所以方醒还是领了这个情。

    而张軏却有些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意思,据说跟赵王打得火热,大概是想当捞个从龙之臣,然后也能封爵。

    回到书院,看着整齐有序被栽种好的树苗,方醒表示了满意。

    “老爷,看来华家还是担心树苗会死啊!这不又送了几十株树苗。”

    方杰伦在验收,不时的挑些刺,让在边上陪同的花家管家曾毅不满的道:“这是我家小姐的好意。”

    方醒看了看,也不管两个相同职业的家伙在斗嘴,就回去了。

    刚进内院,方醒就看到小白一脸羞红的从内室冲出来。

    看到方醒后,小白没有如往常般的笑脸相迎,而是低头就跑。

    铃铛紧紧的跟在小白的身后,路过时就冲方醒摇了摇尾巴,然后也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