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49章 下辈子让我再杀一次
    “陛下,扣押使者有违我泱泱大明之胸怀,臣以为,兴和伯杀人在前,则使团不可再扣,当……”

    在朱棣那冷冽的目光下,御史叶凡梗着脖子想继续说。可想起上次弹劾方醒后,自己回家被悍妻暴打了一顿,只得讪讪的退了回去。

    朱棣看到下面还有人在跃跃欲试的想出班,就压住杀意道:“瓦剌使团罪不可恕,然上天有好生之德,那便立时驱赶出城,不得逗留!”

    等瓦剌使团被放出来时,两名礼部的小吏赵布和凌风已经在等候了。

    “陛下有旨,你等马上随本官走吧。”

    使团首领塔不哈眯眼看着细雨,强硬的道:“可我等的行李马匹等物呢?难道大明还要夺取这点东西吗?”

    赵布打个哈哈道:“我大明富有四海,东西早就在城门口放着了,赶紧走吧。”

    使团目前还剩下七人,在牢里呆了许久后,身上的味道浓烈的让人作呕。

    凌风皱眉道:“时间不早了,使者若是不想在外夜宿,那还是早些走的好。”

    塔不哈揉去眼角的眼屎,沉声道:“大明杀了我瓦剌的人,就没有交代吗?”

    赵布不屑的道:“杀人的是兴和伯,有本事你就到战场上报仇去!”

    “赶紧走了!”

    两人都觉得自己很倒霉,居然被派来监视瓦剌使团出境。

    到了城门处,取了行李物品,一行人伴随着西斜的太阳出了金陵城。

    出城十多里,离下一个城镇还有半个时辰的路时,塔不哈只觉得身下一软,连人带马跌了下去。

    塔不哈的反应不错,一个滚翻就起身。他回身看着口吐白沫的马,怒气冲冲的道:“谁干的?卑鄙无耻的小人!”

    赵布算着时辰,绝望的发现已经赶不到下一个宿头了,他回呛道:“我大明还不屑于算计你这几匹马!”

    “咴儿咴儿!”

    就在这时,使团人胯下的马匹纷纷哀鸣,接二连三的软倒在地。

    一时间人仰马翻,气得塔不哈七窍生烟。

    “无耻的明人!”

    塔不哈狂喷道:“大明这是想让我们走路回去吗?”

    赵布和凌风面面相觑,都知道这事麻烦了。

    “赵兄,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凌风指指金陵城的方向。

    赵布一脸纠结的道:“难道真是……”

    瓦剌使团的人把马儿扶起来,看着四周都是树林田野,只得认了倒霉。

    “******”

    一个检查马匹的瓦剌人突然愤怒的喝道。

    “被下药了?明天就能好……”

    赵布和凌风当然懂瓦剌人的话,闻言就安心了。

    “多半是哪位看不惯的人动的手脚吧。”

    赵布无奈的道:“既然如此,咱们今晚只能露宿了。”

    而就在他们的左边三里处,方醒站在一棵大树边上。细雨朦胧中,他放下望远镜,回身道:“就地歇息,等礼部的那两人不在场时下手!”

    五名家丁,加上辛老七和小刀,这就是方醒的底气。

    辛老七看到那些人都进了官道右边的树林,就建议道:“老爷,可否直接打晕礼部的人,然后再动手。”

    方醒点点头,“小刀去,下手轻些。”

    “老爷放心。”

    小刀从马背上跳下来,笑嘻嘻的就摸了过去。

    等天黑了之后,小刀悄无声息的摸了回来。

    “老爷,那两人没和瓦剌使团在一起,已经打晕了。”

    辛老七上去闻闻,没闻到血腥味,这才满意的道:“此后要记住,老爷的吩咐不许逾越,否则小心挨揍!”

    小刀嬉笑道:“七哥,我可是最听老爷的话。”

    小刀在家丁中最怕的就是辛老七,这人憨实,对方醒的吩咐从来都不打折扣,小刀刚来时就被他教训过。

    “把马蹄子包裹好,围上去,不许走脱一人!”

    方醒拔出长刀,家丁们都拿出了弓弩,沉默的摸了过去。

    塔不哈在吃着大饼,这还是大明官方给他们的干粮。

    大饼对于吃过大明美食的塔不哈来说就是乞丐才吃的食物,他咬了几口后,把干巴巴的大饼一丢,起身道:“明人怎敢这般对待我们?他们怎敢?”

    在瓦剌人的眼里,大明就是他们随时能宰杀的肥羊。可现在肥羊居然露出了爪牙,让塔不哈觉得这世道真是颠倒了。

    “且等以后……”

    “以后咱们还会再来的。”

    “等咱们下次再来,我一定要抢几个明人的女子回去生孩子!”

    使团的人在大明吃了不少美食,然后进了牢里也没受什么虐待,所以感受着夜晚的寒冷,都纷纷咒骂着。

    塔不哈咬牙切齿的道:“等我们强大起来之后,一定会再次马踏中原,让这些愚蠢的明人帮我们放牧,杀光那些敢于……谁?”

    那些瓦剌人也听到了细微的马蹄声,纷纷拔刀起身。

    黑暗中,一个声音传来:“塔不哈,你已经没有机会回到草原了。”

    “你是谁?出来说话!”

    塔不哈觉得四周都有动静,他缓缓转身一周,终于看到了那个声音的来处。

    “本人方醒,大明兴和伯!燕娘请我带代为致意,一路走好!”

    细细的薄雾中,方醒从黑暗中策马出来,高举右手,身后的家丁们端起弩弓。

    “兴和伯……”

    塔不哈听到这个罪魁祸首的名字,看到那些弩弓,心中绝望的道:“冤有头,债有主。方醒,你若是敢杀我们,只等边患一起,明皇会把你千刀万剐……”

    方醒摇摇头道:“你且放心,阿鲁台已经在对瓦剌虎视眈眈,瓦剌三王自顾不暇,谁敢寇边?你等且安心的去吧……”

    阿鲁台此时已经占据了优势,正摩拳擦掌的准备入侵瓦剌,塔不哈的话不过是色内厉荏而已。

    塔不哈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今晚方醒是私自行动,这样他只需要逃出去,天亮找到地方官吏就能脱险。

    “杀光他们!”

    塔不哈的心中一喜,就喝令手下冲杀。而他自己却一弯腰,头也不回的朝着相反方向狂奔。

    “放!”

    方醒的手挥下,崩崩崩的声音后,方醒策马当先冲了上去。

    “嗤!”

    一刀斜劈下去,方醒不管身后的情况,驱马追上了正在解缰绳的塔不哈。

    塔不哈听到了马蹄声,他缓缓放开手,转身,就看到了一泓弯月……

    “记住,到了地下千万别忏悔,下辈子让我再杀一次……”

    “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