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23章 杀了你
    “是谁?”

    方醒淡淡的问道。

    礼部的几个官员都皱眉看着女子,觉得她这就是在寻事。

    女子看到了这些恶意的目光,可她却笑道:“小女子此生也是行尸走肉了,哪还有什么可怕的,就是那三个瓦剌人,他们就是掌管我等的头目……,在进了关之后,那三个畜生在夜间就潜入进来,把燕娘……”

    “来人!”

    朱瞻基只觉得胸中的怒火在燃烧,就喝令道。

    可话音未落,他就听到方醒在低声道:“畜生!该杀的畜生……”

    “铮!”

    龙吟般的拔刀声后,朱瞻基觉得腰间一轻,就看到方醒已经提着自己的那把唐刀冲了过去。

    “老爷!”

    那三个瓦剌人看到方醒持刀冲来,都嬉笑着拔出刀,决定要给大明人一个教训。

    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何况这是大明人主动挑衅,有何杀不得的!

    辛老七的反应慢了半拍,可他随即抽出长弓,弯弓搭箭,咬牙放手。

    嗖!

    方醒已经冲过来了,那三人正狞笑着准备围住他,可一支箭矢却破空而来。

    “啊……”

    一人被长箭射中肩膀,长刀掉落,捂肩惨叫了一声。

    “去死!”

    方醒完全不用什么招数,只是双手握着刀柄,挥刀下劈。

    “德华兄!”

    朱瞻基慢了半拍,看到方醒用的都是以命搏命的招数后,不禁心中大急,就唤了贾全带人去帮忙。

    可小刀早就跟上去了,就在方醒和对手玩命的时候,剩下的那个瓦剌人刚想夹击方醒,眼角就瞟到了一点寒芒飞来。

    几个礼部官员看到那个瓦剌人咽喉中刀倒下,不禁大惊,赶紧过去和朱瞻基说道:“殿下,这些人都是使者,我大明……”

    此时正好方醒的连续劈砍已经让对手难以招架,那口好刀上全是缺口,朱瞻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里,喝道:“难道我大明的百姓就该受人蹂躏吗?”

    “杀了你!”

    方醒大喝一声,把全身的暴戾和悲怆都集中在了这一刀上面,一刀斩下。

    “铛!”

    “******”

    瓦剌人手中的那口宝刀断裂,他眼中全是惊骇的喊着,可方醒听不懂,就算是听懂了他也不会停手。

    “殿下,那人在喊救命!”

    几个礼部官员都急切的想让朱瞻基下令,让方醒停手。

    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在看到方醒一刀从对手的肩胛骨那里劈进去,朱瞻基就知道…

    事情闹大了!

    方醒呼哧呼哧的一脚踢翻对手,然后用脚踩住他的胸膛,费劲的把唐刀从肩胛骨中拔出来。

    “******”

    这人被一刀劈断了肩胛骨,却不是致命伤,他举起未受伤的右手挡在脖子上,哭喊着。

    方醒再次举刀,回首问道:“他在说什么?”

    那脸上的淡然吓了小刀一跳,他赶紧道:“老爷,他说再也不敢了。”

    “呵呵!”

    从面无表情到呵呵一笑,不过是一瞬,可看到这个笑容的人都感到心中发寒。

    “你告诉他,到地底下忏悔去吧!”

    “殿下,杀戮外邦使者可是大事,陛下那边……”

    看到朱瞻基无动于衷,礼部官员们终于不淡定了,把朱棣搬出来当靠山。

    朱瞻基正好看到方醒挥刀的那一瞬,他转身道:“此事自有我来承担,你等且看好这些百姓,若是再有此类惨事,不用兴和伯挥刀,你等就自己了断吧!”

    “咔嚓!”

    那边人头落地,这边噤若寒蝉,赶紧叫人去看好这些被送回来的军民。

    方醒回身,看着那个被辛老七一箭射翻在地的瓦剌人说道:“把他阉割了!”

    “是,老爷。”

    辛老七对方醒的命令历来都是不打折扣,而小刀也是想起了当年在兴和堡时的各种惨事,两人配合默契的一人按住,一人挥刀。

    “嗷……”

    方醒一脚把那东西踢飞,正好落到一条野狗的眼前,它叼起那玩意儿,飞快的跑了。

    “把他绑在树上,身上涂满蜂蜜!”

    方醒的手段让回味过来的人不寒而颤,可朱瞻基不但没阻拦,反而是让贾全去找蜂蜜来。

    而这个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朱棣的耳中,当时就让殿内一片静默。

    胡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可随即就堙没,出班道:“陛下,此事勿要轻言对错,臣请详问之。”

    朱棣点头,随即那个礼部官员就被叫进来,当着这些大佬,一五一十的把方醒干的事说了个底掉。

    说完后,殿内再次静默,那礼部官员看着吕震,心想你是礼部尚书,这时候该发话了吧。

    吕震心中一动,正准备出班,可杨荣却抢先了一步。

    “陛下!”

    杨荣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激愤的道:“臣以为兴和伯没错!”

    吕震收回踏出了一半的左脚,然后垂首不语。

    杨士奇也出班道:“陛下,兴和伯或是目睹惨事而冲动,当宽恕之。”

    而金幼孜却和吕震般的垂眸不语。

    夏元吉刚给朱棣汇报完今年的计划,正准备回去,听闻此事后,他已经是怒不可遏了。

    “陛下,臣以为当为陛下贺!”

    夏元吉转身问那个礼部官员道:“那些军民回来之后,你等为何没有抚慰之?为何没有发现那位女子的惨事?”

    礼部官员有些懵了,他无助的看着吕震,可吕震却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没辙,这人只得说道:“下官等想着既然回到了大明,这就是极大的幸运,他们应该高兴才是,没想到……”

    “你没想到什么?”

    沉凝的声音传来,让这人浑身一抖,就跪地道:“陛下,臣万死!”

    吕震看到朱棣发话了,知道再不出班,大概责任也跑不掉,所以他硬着头皮出来,躬身道:“陛下,兴和伯此举固然爽快,可终究会令外邦畏惧,与陛下的宗旨有碍。”

    朱棣延续了朱元璋的对外政策,以友好为宗旨,以令其朝贡,承认大明强大地位为目标。通过几次南征北战,以打垮瓦剌和鞑靼、征服安南为标志,再加上郑和率领的无敌舰队出海彰显武功和国力……

    此时的大明正是最鼎盛的时期:文有以胡广为首的文官,武有以张辅为首的大将,国力昌盛,堪称是华夏史上最为强大的时期之一。

    吕震的话按理是符合朱棣的战略,他自己也觉得这话进可攻,退可守。

    可朱棣端坐在上面,目光冷冽的看着吕震,最后起身道:“瓦剌人毁诺,朕深恨之,来人!”

    “陛下!”

    轰然一下,外面进来一队侍卫。

    朱棣冷冰冰的道:“拿了瓦剌使者,下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