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17章 狙杀(第四更,昨晚两点半睡觉,眼皮子睁不开了。)

第417章 狙杀(第四更,昨晚两点半睡觉,眼皮子睁不开了。)

    后天就是正旦了,而明天在方家也很重要。??

    “以后咱们家要过三十。”

    方醒摆出家主的架势说道:“一年之末,一家人围在一起,守夜!”

    张淑慧抿嘴笑道:“夫君可是兴和伯,当然您说了算,小白,快去告知花娘,明日咱们家也要好好的吃一顿。”

    “不是好好吃一顿!”

    方醒瞪眼道:“是当成和正旦一般的过。”

    “是,都听夫君的。”

    张淑慧拉着小白出去交代事情,只留下方醒在那里瞪眼睛。

    “老爷,那斯波义元去了几位辅政学士的家中。”

    小刀的网络看来很成功,第二天就把斯波义元的行踪摸得清清楚楚的。

    方醒眯眼道:“谁收了他的东西?”

    小刀摇头道:“人都没让进去,就把帖子送回来了。”

    不错!

    此时的大明文官虽然毛病不少,但那几位辅政学士的操守还是值得肯定的。

    “斯波义元用了什么名义去的?”

    方醒希望他是用倭国王子这种头衔,那样的话,以后方醒会让他知道王冠不能随便戴,那后果会让人后悔终生。

    小刀摇头道:“没看到帖子,不过有人听到门房骂了句瞎眼的倭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很好!”

    方醒觉得这个结局是最好不过,以后他也不用再记着谁会在倭国的事情上搞鬼。

    “老爷,有人看到斯波义元的人去了锦衣卫,然后笑着出来了。”

    “纪纲?”

    方醒的声音一冷,问道:“可是带东西去了?”

    “没带。”

    小刀有些迷惑,他觉得没有礼物的话,纪纲应该不会给倭人好脸!

    “他学乖了,知道要先试探深浅了。”

    是个好苗子啊!可惜却是倭国人。

    方醒吩咐道:“让人盯紧他,近日如果他再出门,那必然就是去找纪纲。”

    小刀领命而去,方醒也去了书房。

    在书房里面的小房间里,方醒打开保险柜,拿出了一个长盒子。

    打开箱子,方醒看着这个被他自己改造的枪盒。他伸出手去,摸着冰冷的枪身,觉得肾上腺素开始飙升了。

    “你不敢去的吧……不然就是永乐十二年的最后一声爆竹……”

    方醒把枪架在桌子上,瞄了一下。

    倭国的局势方醒不会允许纪纲插手,否则事情多半生变。

    方醒溜达出了内院,就看到小刀正在给那些家丁们说书。

    “那张飞一听就不得了了,马上就摆出香案,捉了只老母鸡,然后三人就割手指头,誓说今生一定会活着盖一床被子,死了埋在一块,就是兄弟的意思。”

    方五马上就听出了漏洞:“就算是亲兄弟也没有埋在一块的道理,你别是听差了吧?”

    “怎么会!”小刀还准备辩驳,方醒干咳一声后,他马上就笑嘻嘻的凑过来。

    “老爷,那刘备三人是死了埋一块的吧?”

    “滚!”

    方醒一脚飞起,笑骂道:“让你好好读书,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自己去买三国志通俗演义看去。”

    “老爷好像有心事。”

    小刀看着方醒出了大门,就笃定的道。

    “你看花眼了吧,赶紧去问问哪有老爷说的这本书卖!”

    走在田野中,方醒负手看着那明晃晃的阳光,眯眼垂下了头。

    大明此时缺银,所以根本就不敢把银子当做货币使用。直到后来开始和欧洲人贸易之后,那些白银就哗啦啦的流进了大明。一部份成了那些大商家地窖里的传家宝,而另一部份则在市面上流通。

    如果大明的经济持续展下去,那么货币铜钱的供应量肯定是不够的,而宝钞的信誉不足以支撑下去。

    “必须要有银子!”

    在目前是不可能建立信用货币的,而大明缺铜,用白银作为货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而在美洲白银没有被现的现在,大明的白银短缺,充当不了货币。

    “石见银山呐……”

    下午,方醒刚吃完晚饭,就接到了小刀的消息。

    “老爷,那个倭人的马车又出来了。”

    小刀惊讶的现方醒很从容,甚至还有时间去和张淑慧撒谎。

    “淑慧,第一鲜的对面新开了家酒楼,方十一说那家舍得花钱,搞得花里古哨的,我去看看。”

    张淑慧正在炕上和小白算账,第一鲜明天就开始停业了,全部放假。

    “夫君早点回来啊!”张淑慧没抬头的敷衍了一句,然后又投身于账簿中。

    这个婆娘是越的不待见我了啊!

    带着幽怨,方醒坐着马车出了方家庄。

    “老爷,那倭国人在武学边上有个大院子,此时正往汉王府方向而去。”

    “我们走中线!”

    顺着聚宝门进城,方醒就带人顺着中轴线而去。

    过了一会儿,小刀又来禀告道:“老爷,那马车往汉王府去了。”

    方醒把那边的地形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断然道:“汉王不会给他脸,所以……诏狱!”

    诏狱就在太平门那边,而方醒此时是直线,所以拦截不成问题。

    汉王府很霸道的占据了一大块地盘,而在对面就是几条小巷子。

    “老爷,后面是原先的黔宁王府,边上有几家,都是军中的大将。”

    小刀已经成了金陵的地理鬼,方醒看了一眼地形,最后选定了左边。

    右边就是一座桥,要去太平门必须要经过这里。

    方醒安坐在马车里,让辛老七把车拉到小巷中。

    “你们在两头警戒,注意行人,及时示警。”

    方醒此刻手里的玩意太过逆天,要是透露出去的话,说不得就会成为公敌,所以他只能是尽量保密。

    马车此时的尾部朝着巷子口,而这里因为对面是汉王府,大家都畏惧汉王以往的‘霸气’,能不走这里就尽量不走。

    方醒把枪口伸出了车外,然后套住了汉王府,心想今天过后,朱高煦不会埋怨风水不好吧。

    天开始黑了,汉王府奢侈的挂了很多灯笼,照的这条街明晃晃的。

    “少爷,已经来了。”

    小刀的声音在车外传来,方醒低声道:“你且去后面,注意行人。”

    少爷这是干嘛呢?

    弓弩?

    小刀摇摇头,这里到那座桥的距离除非是弩床,不然连边都挨不上。

    就在小刀的疑惑中,一辆马车悄然进入了方醒的视线。

    “石见银山是大明的……”

    “那位纪大人可真是权势滔天呐!”

    马车里,斯波义元看着手中的牌子,不禁感慨道。

    晚一点他就得凭着这个牌子去应付五城兵马司的人。

    想起方醒那带着不屑的态度,斯波义元不禁冷笑道:“难道大明就你方醒能办事吗?只是可惜了我的那些金子。”

    看着前方那灯火,波斯义元不禁对此行倍加期待。

    “到时候就说那方醒强夺了我的金子,那位纪大人想必是会高兴的吧……呵呵!”

    “嘭!”

    “啪!”

    “咿律律!”

    斯波义元只听到外面就像是砸破了瓜果般的声音,然后马车就不受控的狂奔起来。

    “一村,你这个蠢货,还不赶紧拉住马……”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