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413章 明年我想开家书院(第五更!)

第413章 明年我想开家书院(第五更!)

    当方醒还在纠结于这份奏折是否有用时,他奏折上的那句话已经在许多人的嘴里咀嚼着。

    有人不屑。

    “哗众取宠!难道我大明要为那蛮荒之地付出倾国之力吗?”吕震不屑的道。

    “兴和伯此言过了,毕竟中原才是我大明的精华,只要保住了中原,那我大明无忧矣!”

    而也有人热血沸腾,恨不能明日就从军。

    秦淮河边的酒楼里,几位书生不顾夜禁,喝得伶仃大醉,然后相互搀扶着回去。

    “兴和伯果然是我辈楷模啊!不但文事了得,武功之鼎盛,在我大明的读书人中谁能比?谁能比……”

    “明日小弟就去买一本兴和伯的数学,好好学学,看看兴和伯的新学到底是什么……”

    “站住!”

    这时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结果当晚这几位就去了免费的住所。

    ……

    快过年了,和那些还在等待着初一开始放假的官员不同,方醒没有具体职务,礼部安排的朝贺名单中也没有他的名字,于是他得以舒坦的在家呆着。

    “过年才五天假,不过加上元宵节的十天,倒也不错啊!”

    方醒起床后,就感念着朱棣比他老爹和气多了。朱元璋当年在位时,一年只给官员们三天假。

    冬至,春节……还有老朱的生辰!

    尼玛!本身大明官员的待遇就差,而且还遇到了老朱这等对贪腐抱着极端态度的君王,最后连假期都不给,这活不好干啊!

    早餐居然是糯米饼:糯米蒸熟,捶打成泥,然后包裹咸豆沙成饼状油炸。

    一口下去,油香和糯米的软糯粘连,混合着咸豆沙的味道,让方醒简直就停不住。

    张淑慧目瞪口呆的看着方醒去拿第三个糯米饼,赶紧就劝阻了。

    “夫君,吃多了会冒酸水呢!”

    方醒念念不舍的放下了油炸糯米饼,然后也拿掉了小白手上的那个,正气凛然的道:“女孩子家家的,少吃这些东西,不然脸上会长红痘。”

    小白一想也对,这才喝起了粥,可转眼间,她就发现那个糯米饼不见了。

    “少爷,你……”

    “呃!”

    方醒吃的心满意足的到了学堂,今日就是最后的一天了。

    家丁们、马苏等人都在,方醒进去后,就作了一个总结。

    “今年马苏中了举人,可我并不觉得欢喜。”

    方醒的开场白就让大家有些吃惊,要知道这可是应天府的举人啊!

    马苏嘴角含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为什么呢?”方醒指指脑袋道:“因为他是靠着儒学才拿到了那张可以进入官场的请帖。”

    在这个时候,举人就可为官了,而且不少举人最后致仕时身居高位。

    “我不是讨厌儒学,毕竟我自己也是占了儒学的便宜。”

    方醒觉得有必要给这些学生们讲解一下自己的思路和讲解。

    “老师。”

    这时姚平、钱明、杨成元、兰炳烈四人出现在了门口。

    方醒有些愕然,然后颔首道:“进来吧。”

    这几人大概知道今天是最后一天,所以才把衙门的事情交代清楚,赶过来了。

    等他们坐下后,方醒继续说道:“儒学对于规范秩序,熏陶个人品德是有很大的作用,可再进一步的话,儒学就显得无所适从。”

    朱瞻基也来了,不过他没进来,而是和梁中一起站在外面听着。

    “……所以我要求你们必须要勤奋,学好每一科功课,不管是儒学,还是数学、物理、化学、地理……”

    “简而言之,你们必须要学好这些功课,然后一生受用。”

    “但你们不应当只想着自己,我对你们的要求是……”

    方醒停顿了一下,慎重的道:“你们要当种子,当新学的种子,慢慢的把新学播撒在大明的每一个角落里,要让世人知道这个世界……”

    方醒听到了沉重的呼吸声,他侧身对着朱瞻基点点头,然后挥拳道:“要让世人知道这个世界原来他们根本就没看懂!”

    “用物理去告诉他们,物质原来是如此的奇妙;用化学去告诉他们,原来很多物质改变一下,居然能形成另一个形态,产生不同的用处;要用地理去告诉他们,大明只是世界的一隅,我们并没有骄傲自满的权利,大明……”

    方醒再次挥舞着拳头道:“大明必须要抓住每一次机会,不然在遥远的西方,那些白色肌肤的家伙迟早会让我们窒息……”

    当白种人占据南亚、东南亚之后,大明就会被封锁在这块陆地上,那感觉和窒息没什么区别!

    “真想当方先生的学生啊!”

    贾全感叹道,他略微知道一些方醒教学生的东西,所以对外界那些所谓的‘杂学’抨击根本就不屑一顾。

    朱瞻基感觉到了方醒的急切,可他知道,方醒对在永乐朝中大规模推广新学有些疑虑,因为时机不成熟。

    “……”

    把课堂交给马苏后,方醒出来笑道:“宫中最近事务繁多,你怎地有空来了?”

    朱瞻基笑道:“昨日家父得知了德华兄的奏折,很是激赏,这不就让小弟来送些东西,也好过正旦。”

    正旦就是以后的大年初一,方醒闻言也是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顺手又送去了回礼。

    “德华兄,明年可有什么打算?”

    朱瞻基临走前问道。

    明年大概不会有什么战事,而方醒又没有具体职务,所以时间一大把。

    方醒听着里面马苏在讲课的声音,轻松的道:“明年我准备在方家庄开一家书院,多收些学生。”

    朱瞻基心中一震,这才知道方醒刚才为何会说那一番话。

    “大明那么多人口,而且愿意学我这门学识的人不会多,你且放心吧。”

    方醒知道朱瞻基在担心着什么,就笑道。

    且不说会有多少人家愿意把孩子送到方家庄来,如果方醒真的招收几百人,估计马上就会成为金陵的焦点。

    “我很有耐性的。”方醒微微笑道。

    可有人却失去了耐性!

    “少爷,那李茂芳在家中骂您呢!”

    方醒一怔,他根本就没关注李茂芳被朱棣下令鞭打的事,不知道李茂芳是抽了什么风。

    小刀气愤的道:“是有人卖了消息给小的,说是那李茂芳的家奴出来提到过。”

    玛德!那货真的是想作死吗?

    “骂了什么?”

    方醒问道,

    小刀尴尬的道:“骂了老爷是幸进之徒,说老爷沽名钓誉,迟早有一天会被太孙厌弃,还有就是说老爷您不顶用,所以连妾都没有。”

    方醒先是气得够呛,可听到最后就笑了。

    “小妾?你家老爷我不是有小白吗?”方醒觉得要是自己再找来一个小妾,这家里估计就会展开一场暗战。

    不过方醒并没有因此放过李茂芳的打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