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99章 几十万两银子的大生意
    金陵城中,皇宫内。

    朱棣看着手中的奏折,摇头道:“方德华的这手字真是让朕……”

    胡广在下边笑道:“陛下,兴和伯毕竟忘却了许多事,可依然能独当一面,可谓是我大明的传奇了。”

    这时朱瞻基拿着一封信走进来,一脸怒色的道:“皇爷爷,下面的小吏当真是无法无天,真是该治治了!”

    看到胡广后,朱瞻基下意识的收起了怒色,把手中的信件收起,然后向朱棣行礼问安。

    朱棣在看着方醒的奏折,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良久,朱棣放下奏折,表情看似很平静,可熟悉他的大太监一看就知道,这位大佬要发火了。

    “尔俸尔禄,民脂民膏……”

    朱棣缓缓的念出了后蜀孟知祥的话,就在下面的人面面相觑的时候,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块玉镇纸就被扔了下来。

    “呯!”

    玉镇纸粉身碎骨,大家噤若寒蝉。

    “御史下去,马上下去!”

    杨荣看到朱棣怒不可遏,就壮着胆子问道:“陛下,御史下去……何人为首?”

    御史下去,那就是后来民间传说中的八府巡按,只是谁做主,这是个大问题。

    朱棣看了朱瞻基一眼,“台州府吏治不明,为一网打尽,着兴和伯查清,尽数锁拿回京!”

    胡广的脚颤了一下,躬身道:“陛下,既然是兴和伯做主,那御史还下去吗?”

    杨荣的眉心一紧,朱瞻基握紧了双拳。

    朱棣冷冷看着外面的灯火,“去,怎么不去!”

    胡广的脚站稳了,只是嘴角含笑。

    苦笑!

    而朱瞻基则是有些遗憾,等胡广等人走了之后,他躬身道:“皇爷爷,兴和伯来信告知了台州府的事,其中小吏猖獗,让人触目惊心。”

    朱棣冷哼道:“那就杀!”

    朱瞻基本能的想反对,可随即想起方醒信中的话。

    杀不是办法,但也不能不杀!

    而朱棣的手中又拿起了一份奏折,他看到上面的内容时,不禁眉头一挑,冷冷的看了一下上奏折的官员名字。

    ……

    而方醒此时也面临着选择。

    “伯爷,那个三条又来了。”

    方醒正在给徐方达讲课,闻言就皱眉道:“今日就到这里,你回去自己演算一下,有问题回头问我。”

    等徐方达走后,方醒道:“带他来。”

    三条进来的时候很是乖巧,首先就是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然后喜滋滋的道:“伯爷,小的此行把那些首饰都卖掉了。”

    “那就恭喜你了。”

    方醒笑吟吟的道,说着就从桌子上拿起一块亮晶晶的‘白金’道:“此物开采不易,本伯准备卖到金陵去,此后会减少你这边的份额。”

    “伯爷,小的愿意包销啊!”

    三条激动的道:“伯爷,小的此次带来了几千两银子,就是为了这个白金,您可千万别……”

    “几千两银子?”

    不等方醒驳斥,黄钟就不屑的道:“我家伯爷已经在金陵找到了大买家,人家一次就要把货全都包了,你这点银子连边角都算不上!”

    方醒矜持的道:“你的生意太小了,本伯在大明有多个进项,就靠着你这点银子,本伯还不得去喝西北风啊!”

    三条一急,就忘形的想爬起来,可边上一声长刀出鞘的声音,他不得不再次匍匐。

    “伯爷,小的也想全部吃进去,可不知道您手头上有多少货啊!”

    方醒不耐烦的道:“多到你吃不下,而且本伯卖给那些人,还能拉近些关系,卖给你有何用?”

    三条不假思索的道:“伯爷,小的能调集到银子,几十万两的银子,如果不够,小的还能去借。”

    “哦!”

    方醒的脸上露出了贪婪之色,“可价钱呢?”

    三条信誓旦旦的道:“加一成,小的保证银货两讫!”

    方醒和黄钟交换了个眼神,然后沉吟了一下道:“可你的定金呢?”

    三条咬牙道:“小的此次带来的银子……就,就算是定金了!”

    “少了点啊!”

    方醒有些不大情愿的垂眸。

    二条把腰间的小袋子解下来,冲着黄钟谄笑了一下。

    黄钟想了想,就说道:“伯爷,那矿山不是还在开采吗,要不金陵那边的贵人就……缓一缓?”

    “哎!”

    “罢了!”

    方醒一摆手道:“你何时能交接?”

    三条坚定的道:“伯爷,小的这就回去,保证半月内能带着银子回来。”

    “那就这样吧。”

    方醒一脸的不耐烦,挥手赶人。

    三条起身冲着黄钟挤眉弄眼的,然后两人一起出去。

    等黄钟再次进来时,手中多了个小袋子。

    “是什么东西?”

    方醒在看一份情报,没抬头的问道。

    黄钟打开看了一眼,笑道:“是金子,估摸着有十多两。”

    方醒还是没抬头,随口道:“派人盯着了吗?”

    黄钟道:“小刀亲自跟过去了。”

    “嗯,那就好。”

    黄钟看到方醒聚精会神的看着情报,就问道:“伯爷,那这半个月可就是咱们准备的时间了。”

    方醒终于看完情报了,轻呼一口气道:“倭人见惯了那些贪婪的脸嘴,但他们自己却是更贪婪,那正好就给个套。”

    “不过这个套却是双方的,就看谁先脱出来……”

    ……

    时光流逝,当螃蟹的膏黄越来越少时,第一批的罐头也出来了。

    “伯爷,您尝尝。”

    徐庆打开一个陶罐,一股浓郁的带鱼香味就传了出来。

    方醒接过筷子,夹了一块出来,闭眼慢慢的品味着。

    鱼肉酥香,鱼刺经过处理和汤汁长久的浸泡后也能嚼烂。

    “不错,你们都尝尝。”

    方醒放下筷子,徐庆赶紧就打开另一坛,“伯爷,这一坛是豉鱼,按照您的交代做的。”

    “哦!”

    方醒想起自己拿出来的豉鱼罐头,不禁凑过去闻了一下。

    加入豆豉会遮盖鱼本身的腥味,吃起来香味浓郁。

    “下饭的好菜!”

    方醒满意的点头道:“如此这般就差不多了,先送一批到金陵去。”

    方醒相信凭着第一鲜的名头,一定能把这种海鱼罐头的名气打响。

    这就是财源啊!

    方醒不是圣人,不可能为了渔民的利益而完全放弃自家的好处。

    “有旨意……”

    一个尖利的声音传来,也带来了朱棣的命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