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65章 黄俨被打了
    把婉婉和她的宫女嬷嬷们都安排好后,方醒看着那些在门口守着的内侍,不禁摇摇头道:“这些人大概也要倒霉了。”

    梁中苦笑道:“谁说不是呢,所以你看他们都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被换下去。”

    “啧!”方醒牙痛的道:“这都是第二茬了,要是再换的话,背后会不会有人说婉婉的坏话?”

    “谁敢?”

    梁中瞪眼道,可在方醒的注视下,那凶狠的模样渐渐的消散了。

    “哎!这次只是他们轻忽了,不过谁能想到在宫中居然会有这般胆大的贼子啊!”

    方醒可不会相信这话,宫中历来都是偷盗的圣地。

    “睡吧,明早再说。”梁中打了个哈欠道。

    方醒进了卧室,就看到张淑慧和小白都还没睡,正在窃窃私语。

    “夫君,郡主这是怎么了?”

    方醒伸个懒腰道:“被吓到了,睡吧,明早再说。”

    小白看着外面被月华染白的地面,胆怯的道:“少爷,我不敢一个人睡。”

    “婉婉又不是被鬼……”方醒头痛的道:“罢了,今晚就一起睡吧。”

    虽然是三人一起睡,可方醒却一点旖旎的心思都没有,只是在想着婉婉这事,直到子时过后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方醒!方醒……”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方醒猛的坐直起来,然后迷迷糊糊的问道:“谁在叫我?”

    “方醒……”

    张淑慧和小白也醒了,两人听着声音是外面,就说道:“是郡主。”

    方醒一个激灵,急忙下床穿衣,急匆匆的去了外面。

    天还没亮,方醒冲到了婉婉住的房间外面,听着里面的哽咽声,就喊道:“婉婉,别怕,我在这。”

    里面的哽咽停了一下,又传来了嬷嬷轻轻拍打的声音,渐渐的就平静了。

    “哎!造孽哦!”

    方醒转身,看到梁中也出来了,正一脸感慨的说道。

    “都是上次的事造成的。”方醒分析道:“上次婉婉被关在了木箱子里,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昨晚又被触发了。”

    “哎!造孽哦!”梁中第二次感慨道。

    哪怕恨得要死,可朱瞻墉不是他所能置喙的。

    方醒也没了睡意,就坐在游廊边上,看着那几个在打呵欠的内侍说道:“我估摸着过几天就能好些,到时候让太子殿下和娘娘多花点心思,让她慢慢的忘了这事吧。”

    梁中也是无奈的道:“只能是如此了。”

    婉婉不可能在方家长期呆着,不然那些御史可不是吃素的,估计会把方醒弹劾成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第二天清早,婉婉醒来后,第一件事就问了方醒在哪。

    两位嬷嬷一夜未睡,强撑着说道:“郡主,兴和伯半夜就醒来了,一直守在外面呢。”

    婉婉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任由人伺候洗漱。

    等她出去时,就看到方醒正和铃铛等在外面。

    “婉婉。”方醒松开手,铃铛就冲了过去,在婉婉的脚边转着圈的撒欢。

    “铃铛……”婉婉迟疑了一下,然后俯身摸了摸铃铛的脑袋,让方醒的心中大定。

    “走,吃早饭去。”

    在方家的婉婉,渐渐的开始有了笑脸,可宫中却是阴云密布。

    朱棣冷眼看着大太监,“那人是哪的?”

    别看朱棣好像不大管宫中的事,可当他想管事时,所有人都得跪了。

    大太监额头冒汗的道:“陛下,是……司礼监。”

    “嘭!”

    朱棣一脚踢翻了案几,怒道:“叫黄俨来!”

    等黄俨到时,看到朱棣那张阴云密布的脸,顿时就一个哆嗦,跪地道:“陛下,那人和老奴没关系啊!”

    “拖出去,打!”

    朱棣一挥手,黄俨只来得及嚎叫了一声,就被人拖了出去。

    “噗!”

    “噗!”

    伴着外面打板子的声音,朱棣转身问道:“那人和黄俨有没有关系?”

    大太监垂首道:“陛下,没关系。”

    朱棣的脸上浮起了满意之色,然后交代道:“马上大索宫中,凡是查出有东西来历不明的,嗯?”

    大太监急忙应道:“是,陛下。”

    东宫此时也是愁云一片,朱瞻墉非常有眼色的躲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根本不出来碍眼。

    等梁中急匆匆的赶来,禀报了婉婉昨夜的情况后,一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在有兴和伯,昨晚婉婉可吓死臣妾了。”

    太子妃想起婉婉就两眼发红,赶紧催着朱瞻基去看妹妹。

    “你快去,若是婉婉好些了就接回来,不然我这心就落不下去。”

    朱高炽也是说道:“若是你妹妹没事,近几日也别接回来。”

    朱瞻基点头,然后就赶去了方家庄。

    等到了方家后院时,朱瞻基就止住了脚步,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前方。

    “婉婉,你快看铃铛翻跟头。”

    方醒书房的侧面种有不少花草,此时方醒正和婉婉坐在草地上逗弄着铃铛。

    铃铛委屈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婉婉。

    婉婉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方醒看到后就说道:“去找大妞玩吧。”

    小孩子最好有个伙伴,在童言稚语中,婉婉才能慢慢的恢复过来。

    等婉婉被人带着去前院后,朱瞻基过来坐下,掏出一把刀来。

    “德华兄,亏得有这把刀。”

    方醒看着那上面的华丽装饰,后怕的道:“幸亏婉婉把它带在了身上!”

    朱瞻基笑道:“谁说不是呢!当时婉婉可是生了许久的气,父母才答应下来的。”

    坐了一会儿后,朱瞻基起身道:“德华兄,婉婉大概要在这里住两三日,等宫中的事情平息后才能回去。”

    方醒点头道:“谁要倒霉了?”

    朱瞻基笑道:“那人是司礼监的。”

    “活该!”

    ……

    早饭后,张淑慧干脆就带着婉婉、小白去了寺里,把方醒一人留在了家中。

    看着灰头土脸的马苏,方醒点点头:“既然出场了就别多想,赶紧回家,好好的睡一觉。”

    永乐十二年,应天府的秋闱终于是结束了,不管是谁,出了考场心中都是忐忑不安。

    等马苏出去后,去接他的辛老七才说了一件事。

    “老爷,出考场的时候,那个严旭去接了自己的内侄程强……”

    隔壁的李家书院早就被方醒查了个一清二楚,这位程强就是严旭的内侄,据说文章水平在书院中首屈一指。严旭带他进李家书院,不过是想压住方醒一头而已。

    “就是那个还没开考就说自己必中的家伙?”

    方醒问道。

    “正是。”辛老七有些不忿的道:“那个程强出来就说小马毫无真才实学,若无老爷您的关系,本次秋闱肯定是名落孙山!”

    方醒淡淡的道:“那他这就是在自作孽,一切等放榜时自然分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