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46章 我心不死,希望永存!(爵士扛不住了,这个月最后一天五更)

第346章 我心不死,希望永存!(爵士扛不住了,这个月最后一天五更)

    金陵城的朱雀街,一堆人正聚在第一鲜的外面,满脸的愤慨。

    “这算是什么事嘛,这都午饭时间了,他们怎么敢关门呢?”

    “你没看掌柜的一脸死爹的嘴脸?估计是家里出事了吧。”

    “刚才太孙殿下急匆匆的打马去了城外,看那样子是想杀人啊!”

    “谁知道呢,反正杀也是杀不到咱们……”

    “……”

    正在慢腾腾往聚宝门走的阿尔布古听到这话,就拉过使团中的一人问道:“那人不是说只要我们做出样子来,大明一定会后悔的吗?可这来挽留咱们的人在哪?”

    这人也是雾茫茫的道:“不知道,当时那人信誓旦旦的说,只要咱们坚持,明皇就饶不了那个兴和伯!”

    聚宝门就在前方不远处,阿尔布古和使团众人都频频回头看向身后。

    可身后却让他们失望了,根本就看不到有大明官员。

    “闪开!都闪开!”

    一行人在城门那里望眼欲穿的不走了,终于等到了一辆马车在一百多名骑兵的护卫下急速而来。

    莫不是那话儿来了?

    阿尔布古的脸上浮起了矜持的浅笑,准备好好的教训来人一番。

    可打头的骑兵看到阿尔布古等人挡住了一半道路后,就厉喝道:“闲杂人等回避!”

    几把长刀马上就指向了阿阿尔布古,马上的骑士眉间全是煞气。

    这是不认识我阿尔布古吗?

    阿尔布古心中郁闷,就说道:“本人是顺宁王的使者,你等可是来接我的吗?”

    马上的骑兵愕然,这时后面的马车里出来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朝着这边不悦的道:“娘娘问为何停住了?”

    “什么狗屁的使者!滚!”

    一把长刀从阿尔布古的头顶扫过,扫掉了他的帽子的同时,那骑兵催动马匹就冲了过来。

    阿尔布古连滚带爬的躲到了边上,看着那马车被骑兵们围在中间,急匆匆的出了聚宝门。

    那马车的规制……

    联想到娘娘的称呼,还有护卫的编制,阿尔布古脸色大变。

    这是……太子妃?

    “大人,咱们还走吗?”

    有人不忿的问道。

    阿尔布古瞥了他一眼,冷哼道:“走个屁!今日咱们走了,你信不信明人就会和阿鲁台联手!”

    而就在此时,大队的兵马围住了聚宝山的军营,杀气腾腾的逼着所有人都放下兵器。

    “为什么?”

    一个军士悲愤的喝问道。

    罗其典冷酷的道:“我为主将,你等不听将令,该当何罪!”

    一个百户官走出来,他挥手压住大家的情绪,缓缓的说道:“我等的操练之法是方先生,也就是兴和伯一手教导的,正是在这等操练之下,才有了我聚宝山千户所南征北战之不败战绩!”

    百户官握着刀柄,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友军,猛的大喝道:“难道你等就见不得我聚宝山千户所的好吗!”

    罗其典的脸上浮现了一抹羞怒,他自从接手这里后,就想抹掉方醒留在军中的痕迹。

    而最好的法子就是重新修改操练方法。

    可从一开始,下面的军士们都觉得不对。从找他商量,再到今天的不配合,让他终于是忍不住了。

    罗其典冷哼一声,喝道:“都放下刀枪,不然你等就是叛逆!”

    边上领兵来镇压的指挥使有些皱眉,心想这只是在对峙而已,你就先把一顶叛逆的大帽子给人戴上去了,这是想逼反自己的麾下吗?

    “你们还在等什么?”

    罗其典一脸狰狞的模样,让局面终于产生了变化。

    马苏赶到内院时,几位御医都出来了,张淑慧也跟着出来,想请他们指导一下后续的禁忌。

    小白留在里面,她看着静静躺着的方醒,犹豫着伸出手去,想摸摸方醒的脸。

    “少爷,你醒来好吗?不然小白会害怕。”

    泪水从白嫩的脸蛋上滑落……

    小白不记得自己的家了,只记得自己在几岁时被一个男子牵着带到了方家,然后就看到了那个一脸文气的少爷。

    少爷以前很古板,一天就只知道读书、写文章,从来都不会给她笑脸。

    直到那一天,原先的老爷丧礼结束的那一天,当中人带着解除婚约的文书来到方家,一切都变了。

    少爷其实是可以不答应的,哪怕对方是国公府也无法反悔。

    可他就是这么梗着脖子答应了,等人一走,他就变成了‘傻子’。

    这一傻就傻了三年,然后少爷就突然清醒了。

    “少爷,我还是喜欢你以前傻傻的时候……”

    小白缓缓把脸贴了过去,泪水肆无忌惮的流淌在他的脸上。

    “少爷,那时候…你就是小白的少爷,没人能抢走……”

    “……”

    太子妃的到来把事情拔高到了一个程度。

    “兴和伯夫人且放心,临来前,太子殿下发话,如有需要,东宫上下必当不惜一切!”

    太子妃肃然道。

    张淑慧福身道:“多谢殿下,多谢娘娘,臣妾不胜感激……”

    “娘娘,太孙殿下和黄俨在外间吵架。”

    太子妃的脸上浮起一丝青色,低喝道:“叫进来!”

    进来的是三个人,其中就有一脸疲惫的马苏。

    “师母……”

    马苏看到张淑慧,不禁跪在地上,泪水长流。

    张淑慧的眼睛一酸,强忍着道:“你的老师好得很,起来!”

    黄俨一脸正色的道:“殿下,聚宝山千户所变乱,陛下下令镇压之,老奴只是来看看兴和伯的情况,并无他意。”

    刚才朱瞻基在外面和黄俨相遇,问及他的来意,黄俨说是奉命来看望兴和伯,然后就故作不经意的说出了聚宝山千户所的情况。

    朱瞻基学着方醒,眯眼看着黄俨,“聚宝山所部战功无数,为何会变乱?”

    黄俨呵呵的看着马苏,答非所问的道:“哟!这不是兴和伯的爱徒马苏吗?今儿咱家怎地听说有人…贿赂了考官,想必今岁桂榜一定有名吧!”

    马苏大怒,喝道:“一派胡言!”

    黄俨仿佛没有看到一脸铁青的太子妃,他此行是代表皇帝来看望方醒,怕个屁啊!

    “哎!陛下刚才下令,聚宝山所部不服将令,此叛逆也!估计要动手喽!嗬嗬嗬……”

    “老狗!”

    朱瞻基终究是气盛,就准备赶去军营,止住一场杀戮。

    黄俨呵呵的道:“殿下何必呢,那聚宝山所部不过是居功自傲,觉得这金陵城都装不下他们了,这不就想造反了吗,老奴觉得吧,对这等叛逆,就该……”

    “谁是叛逆?”

    一个听着有些虚弱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的身体都僵住了。

    ——我心不死,希望永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