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43章 一连串……
    八月的金陵气候炎热,自从方醒封伯后,家里也开始大量的用冰了。

    “好舒服!”

    方醒坐到躺椅上,拿过一本书,随意的翻动了几下。

    “老爷中午要吃些什么?”花娘的声音在远处传来。

    “让夫君歇息歇息吧,我去厨房看看,最近夫君有些疲倦,做些益气补血的……”

    窗外的阳光把书房里照的明晃晃的,方醒手中的书渐渐的落到了胸口上……

    皇宫中,朱棣听取了朱瞻基的汇报后,放下手中的奏折,点头道:“原先朕想着与瓦剌和解,以牵制阿鲁台,可方醒上了奏折,解析阿鲁台志大才疏,就算是一时占据优势,可终究不敌悍勇的瓦剌人。”

    北征时的瓦剌人确实是悍勇无比,明军占据着六七倍的优势兵力,可依然差点被瓦剌人翻盘。

    朱瞻基想起如果不是方醒及时赶到,自己差点就失陷在九龙口的战事,不禁点头道:“是了,按照方醒的说法,那就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阿鲁台胆小而贪利,性格软弱,带出来的鞑靼人不会是劲敌!”

    “阿鲁台首鼠两端,北征时意欲等我大明和瓦剌两败俱伤。”

    胡广神采飞扬的道:“可他太过心急,不等分出胜负就在我大军左近窥视,意图太过明显。”

    “蛮夷就是蛮夷,终究是不读书啊!”

    胡广若有所指的发表了看法。

    朱瞻基的笑容凝固。

    朱棣抚须不语,目光深沉。

    “陛下,陛下……聚宝山千户所军士作乱……”

    ……

    秋闱的考场外,那些等待考生出场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突然挤进来十多个大汉。他们满脸神秘的说着些传闻……

    “据说有人……”

    ……

    和方家庄相隔的李家书院里,豆豆……方晓正看着自己的母亲。

    姚氏看着在严旭面前收起了倨傲的秦班,心中最后的那一点犹豫也消失了。

    秦班笑眯眯的道:“严先生乃是当世大儒,他要收你家孩子做学生,那可是天大的福气,还不快快的磕头拜师?”

    严旭板着脸,有些不渝,可当李茂急匆匆的进来,一脸喜色的附耳给他说了些话后,他才面露微笑。

    “你叫方晓?”

    方晓想起了大妞,想起了婉婉,想起了那些同学……

    “磕头吧。”

    “噗!噗!噗!”

    ……

    时近中午,大黄突然慌张的跑进了内院。看见小白后,急忙就靠近,叫个不停。

    小白捧起大黄,小脸愤愤的喝道:“铃铛……”

    铃铛磨磨蹭蹭的在院门现身,狗头低垂,进三退一的走过来。

    小白用细嫩的手指头点着铃铛的脑门,埋怨道:“你啊你,专门欺负大黄,记住了,它是你的……”

    “小白,去叫夫君来吃饭。”

    张淑慧的喊声挽救了铃铛,小白起身,警告道:“不许你吃掉大黄,不然……哼哼!”

    等小白走后,铃铛冲着大黄呲牙咆哮了一声。

    大黄迈着小步子,骄傲而优雅的向着水池而去,根本就不在意铃铛的威胁。

    铃铛悻悻的舔舔嘴巴,觉得有食物却不能享用,真是太……

    “少爷……”

    张淑慧正在看着自己的手艺:人参枸杞猪脚汤,听到小白那凄厉的喊声后,手中的汤勺哐当一声掉在了汤碗中。

    很快,内院里就传来了张淑慧的喊声。

    “来人啊!”

    辛老七刚把大妞哄好,听到张淑慧的声音不对,也顾不得什么内外之分,直接就冲了进去。

    方杰伦正在给家丁们吹嘘自己当年是如何挡住那些想谋夺老方家庄的人,听到这个声音后,脸色一变,跌跌撞撞的就往里面跑。

    家丁们面面相觑的,然后都跟了过去,最后在内院的外面站住。

    书房里,方醒就这么躺在椅子上。阳光反射的辉光照在他皱得紧紧的眉头上,满是疲惫。

    “夫人,我叫不醒少爷……”

    小白满脸的泪水,惶急的摇动着方醒的身体。

    张淑慧伸手到方醒的鼻端摸摸,然后深呼吸一下,转身,对已经在门口的辛老七道:“去,找大夫来。”

    辛老七已经看到了方醒的情况,他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夫人,小的可以去找殿下请御医。”

    张淑慧想起这几天方醒回家后的苦笑,摇头道:“不!老七,你去,找金陵城中最好的大夫,绑也要绑来!”

    等辛老七走后,小白泪眼朦胧的道:“夫人,为何不叫御医?少爷这是生病了。”

    张淑慧的身体软了一下,她蹲身下去,摸着方醒的脸庞,喃喃的道:“虽然我不知道夫君在想些什么,可我不会再给夫君丢人了。”

    “叫家丁们守住大门,若有居心叵测者,一律拿下再说。”

    张淑慧起身说道。

    方杰伦擦去老泪,急匆匆的去了外面交代。

    回过头,张淑慧看着神态平静的方醒道:“皇家不可信!”

    ……

    “陛下,聚宝山千户所的军士们在闹事。”

    朱棣一怔,随即平静的问道:“为何?”

    报信的锦衣卫低头道:“说是操练的法子不对。”

    朱棣冷哼一声道:“那就压下去!”

    作为马上的君王,朱棣从来都不会对这种事妥协。

    朱瞻基心中一惊,正准备请缨去处理此事,可却看到大太监在对着殿外扬下巴。他往外一看,梁中正在殿外一脸的急色。

    没等朱瞻基出去,外面又进来一个锦衣卫。

    “陛下,瓦剌使者正在收拾行装,人已经出了会同馆。”

    朱棣轻哼一声,有些恼火。

    要是瓦剌人和大明断绝关系,那么得到大明兵器襄助的阿鲁台将会有很大的机会扫灭他们。

    这不符合大明在草原的布局!

    可怎么办?方醒已经代表大明表态了,难道要打自己的耳光?

    “陛下,秋闱第一场结束,可有不少人在说此次秋闱舞弊。”

    朱棣抬头,眼中利芒一闪而过。

    科举考试是不能出篓子的,不然天下文人物议沸腾,大明的江山就危险了。

    以当年朱元璋的强势,可在面对北方士子的不满时,也只得砍了些脑袋来平息争议。

    “谁?”

    朱棣的声音带着寒冰,让在场的人身体都是一紧。

    “那考生叫做马苏,外间说是兴和伯贿赂了主考官周述,周述保证能让马苏中举。”

    朱瞻基的身体也在渐渐变冷。

    一连串的事件都和方醒有关,而且都是在同一时间爆发,这是……

    外面的梁中却等不得了,他大着胆子的喊道:“陛下,殿下,兴和伯不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