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41章 掀开遮羞布
    就在户部的主道边上,方醒和胡广相对微笑,仿佛就是一对久别重逢的老友。

    胡广瞟到了夏元吉,就笑道:“今日本官不过是来看看太孙殿下的学业,陛下那里事务繁多,就先回去了。”

    方醒依然在微笑。

    朱瞻基的表情有些不大高兴,仿佛是一个即将被抢走心爱东西的孩子。

    等胡广走后,夏元吉过来问道:“德华,胡学士才高德重,你可莫要触怒他。”

    这是个只知道干事的人,实干家!

    方醒微微一笑道:“夏大人多虑了,尊老爱幼我还是懂的。”

    尊老爱幼四个字方醒加重了语气,让朱瞻基的脸上浮起了不安之色。

    夏元吉点头道:“这样最好,不过德华,你可得敲敲这帮子蒙元人,最少也得给我敲出三成的耗费来。”

    方醒愕然道:“我说夏大人,三成的耗费?你在吓我的吧?”

    夏元吉虎着脸道:“你等的俸禄赏功已经把户部折腾空了,若是没有补充,明年本官可就先停了你兴和伯的八百石!”

    “哈哈哈哈!”

    方醒不禁大笑着,然后说道:“夏大人这是在威胁我?小心方某上个奏折去弹劾你!”

    “你啊你!”

    夏元吉笑道:“太孙殿下最清楚不过,我户部的仓库连老鼠都没有,你且好生的磨一磨那些蒙元人吧!”

    等夏元吉走后,朱瞻基才闷闷的道:“德华兄,方才胡学士只是说了些经义为重的话。”

    方醒看着那几个站在屋檐下的小吏,笑道:“陛下封伯,我自认无愧,可问题却出在了那个没有文武之分上,你…明白吗?”

    朱瞻基一怔,脱口而出道:“若是有武臣号,则不可干预九卿事,嘶!”

    方醒的目光在大门口出现的阿尔布古身上扫过,淡淡的道:“陛下此举有深意,你可细思之。”

    随着阿尔布古的到来,托里也来了,两人皆是一副好兄弟的模样,一开场就咄咄逼人。

    阿尔布古一坐下就自信满满的道:“兴和伯,昨日我与托里两家商量了一下,觉得大明的条件太过苛刻,所以……”

    “所以你们准备要联手吗?”

    方醒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身后是辛老七和方五,目光清冷的道:“瓦剌人就不说了,可你呢,托里!”

    托里笑眯眯的把手心向上搁在桌子上,示意这都是你逼的。

    “啪啪啪!”

    方醒轻轻的拍手道:“北征时和宁王居心叵测,陛下早就震怒了,不过是师出无名而已……”

    托里依然在微笑,可阿尔布古却有些变色了。

    方醒把本子和笔合在一起,起身道:“二位这就请回吧,若是你们能并成一家人,想必能为我大明省了许多事,陛下当会重赏与我,方某多谢了!”

    看到方醒真的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托里的笑脸也僵持在那里,心中却有些慌张。

    大明不怕蒙元人会战,怕的却是对手采取游击战法,把主力分散。这样劳师远征而无功之后,大明北征的意志会渐渐的衰弱。

    而托里所说的‘阿鲁台是被叛逆拖住了脚步’,这不过是给大家的脸上盖一层遮羞布罢了,没谁会相信。

    方醒直接揭穿了这层遮羞布,就代表着……

    哥不跟你们玩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准备开片吧!

    方醒的表情轻松,收拾东西的动作舒展。他把纸笔收进一个木盒子中,然后对着两家使者点点头。

    “希望你们能享受已经不多了的平静时光,咱们草原上再见!”

    看到方醒毫不犹豫的和朱瞻基向门外走去,阿尔布古难掩兴奋之情,恨不能给方醒一个带着膻味的拥抱。

    只要大明放弃对阿鲁台的支持,那么瓦刺才能有休养生息的希望!

    至于两家联合起来?

    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草原人不牧羊,全都去种地!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对于统一草原同样执着的马哈木和阿鲁台都知道:不干掉对手,那么自己永远都无法放心去进攻大明。

    所以瓦剌和阿鲁台都宁可单独和大明联合,和对方?那就算了吧,否则背后捅来的刀子会又狠又急。

    托里觉得天气很热,热的连心跳都加快了。

    方醒看到朱瞻基有些魂不守舍的,就让他先出去,可就当朱瞻基的一只脚迈出去之后,身后就传来了托里的喊声。

    “兴和伯留步!”

    方醒的嘴角悄悄翘起,然后拉了一把恍若未闻的朱瞻基,回身就不耐烦的道:“方某还得去向陛下禀告这个好消息,贵使何事?”

    托里看着阿尔布古那难看的脸色,就堆笑道:“刚才不过是玩笑而已,兴和伯千万别当真,千万别当真。”

    方醒笑呵呵的道:“那么贵使可是同意了归还我大明军民的提议了?”

    托里看到朱瞻基面无表情的样子就有些后怕,这是大明对此次谈判不满意的态度啊!

    “同意!”

    说完后托里就觉得身心松快,心想那些人又不多,利益牵扯不大。还就还了,太师肯定不会在意。

    “好!”

    方醒看都不看阿尔布古,返身进来道:“如此咱们就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来人,上茶,上好茶!”

    阿尔布古尴尬的站在那里,感觉自己已经被抛弃了。

    “贵使先回去想想吧,如果觉得我大明的条件太苛刻的话,那明年再来也行。”

    方醒毫不客气的赶走了阿尔布古,然后就露出了贪婪的面孔。

    “第一步达成协议,那么咱们再来说说……”

    “贵使看看这个。”

    方醒把一张纸轻飘飘的递给了托里,然后就好整以暇的坐下,对身边一直在走神的朱瞻基低声道:“打起精神来,那些事情回去问你爹去!”

    朱瞻基一惊,然后点点头,两人就开始看着托里的表情在急速变化,就像是开了家杂货铺,五颜六色的。

    “嘭!”

    托里看完这张清单后,就一拍桌子,瞪大眼睛,表情夸张的道:“殿下,兴和伯,这是在讹诈!”

    牛三千头,羊五万头,骏马三万匹,最后还要赔偿一百万两白银。

    “若不是你们在我大军的侧后方屯兵威胁,马哈木如何能逃出生天!”

    方醒冷笑道:“在此我提醒贵使一下,此刻瓦剌人已经遭受重创,我大明很乐意重新和马哈木联手,先解决居心叵测的你们!”

    托里重新拿起那张清单,欲哭无泪。

    “如此多的东西,我部绝不可能出得起!”

    托里已经想过了:瓦剌被大明重创,此时正是虚弱的时候。方醒刚才说愿意再次和瓦剌合作,这不是空话。

    大明现在对瓦剌和鞑靼就是采取这种态度:你强我就打你,你弱我就打你的对手。

    反正一句话,就是不能让草原上出现一家独大!

    这也是朱棣几次发起北征的用心所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