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36章 争夺主导权(大家过情人节,爵士还在码字!)

第336章 争夺主导权(大家过情人节,爵士还在码字!)

    “客人要吃些什么?”

    还是那对老夫妇,方醒点了扁食。

    “这好吃吗?”

    朱瞻基看着那老头老太太缓慢的动作,觉得肯定还不如方醒给的那个什么辣条好吃。

    方醒搓搓手,急不可耐的道:“阳春白雪是不错,可下里巴人也有着独特的味道,不吃会后悔啊!”

    等扁食上来,看着那乳白色的汤,朱瞻基犹豫道:“德华兄……”

    “鱼汤,赶紧吃吧。”

    一口汤下肚,哪怕是天气炙热,可依然让人感觉到浑身舒坦。

    扁食馅料鲜美,朱瞻基从怀疑再到诧异,直把光禄寺给比下去了。

    “客人慢走。”

    小巷子里静谧悠闲,一声慢走却让方醒觉得有些恍惚。

    几百年后,这里是否也有人用同样的口音,在对顾客说慢走呢?

    一直到了户部,方醒的精神都有些恍惚,总觉得自己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

    “殿下万安。”

    吕震来了,作为礼部尚书的他有些不大爽。

    “敢问殿下,为何不在我礼部行事?”

    朱瞻基只是指指边上的椅子,示意他坐下,并不解释。

    吕震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冲,只是当着方醒的面,以及几位小吏的眼皮子底下,他张不开嘴赔罪,只得悻悻的坐了下来。

    一坐下吕震又不爽了,因为方醒居然坐在了朱瞻基的左边,而自己在右边。

    那个小子有何资格坐在尊位上?

    方醒看到人都齐了,就说道:“在开始之前,我要交代几点!”

    几个协办的小吏都束手站立,朱瞻基也是侧耳倾听。只有吕震,他皱着眉头,研究着自己的手指甲。

    方醒没有理会吕震的轻忽,他缓缓的道:“此次三方晤谈,作为北征大胜的我方,态度应该是什么?”

    方醒环视一周,看到吕震依然在看自己的手指甲,就笑了笑。

    方醒的脾气很好啊!

    几个小吏都觉得那些说方醒桀骜的传言真是太假了。

    “嘭!”

    可方醒马上就用剧烈的声音证明了自己的本性从未改变!

    吕震讶然的看着拍桌子的方醒,不甘示弱的和他对视着。

    方醒直视着吕震,一字一吐的道:“吕尚书,请你注意,这里是为我大明争取利益的地方,而不是青楼!若是你觉得自己的手指甲甚美,何不如回家慢慢欣赏?”

    “你,你说什么?”

    吕震猛的收起手,气得浑身打颤的说道:“本官难道不知道怎么商谈,还要你方醒来教吗?”

    朱瞻基目光冷峻的想说话,可方醒的手一压,就抢道:“方某主持谈判,这是陛下的亲命,吕尚书若是觉得方某不称职,可去与陛下说。”

    “但是!”

    方醒用警告的眼神扫了一圈道:“在陛下没有撤换方某之前,这次谈判就得听我的!”

    “不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吕震还想争论,可当他看到方醒的眼神后,这才悻悻的嘀咕了一句。

    “本官不跟你一般见识!”

    方醒压制住了吕震后,才继续说道:“我方的态度很简单,那就是赔偿!”

    “不是纳贡吗?”

    一个小吏正在记录,闻言就诧异的问道。

    “不是!”

    方醒淡淡的道:“瓦剌人被我大明打成了狗,而鞑靼人首鼠两端,我要的是城下之盟!”

    吕震一听就乐了,不屑的道:“瓦剌是败了,可越是在这等时候,我大明就越该拿出上国的胸怀。”

    看到大家都没说话,吕震这才用循循诱导的语气说道:“刀枪终究难持久,兵战凶危,而我大明又有边墙拒敌,理应感化之。”

    这是礼部的老传统,也是礼部的骄傲所在。

    “用什么去感化?”

    方醒淡淡的问道。

    呃……

    吕震一怔,然后道:“我礼部饱学之士何其多也,当先训斥之,而后温言慰之,以饱学之士教化之,想必蛮夷当感激流涕,从此与我大明和睦相处。”

    这个是有的,鞑靼当时被大明和瓦剌夹击兵败后,阿鲁台派来的使者就是这般的形象:

    哭的涕泪横流,发誓要永做大明的藩属和屏障。

    朱瞻基不屑的撇撇嘴,他看到方醒的眉毛一挑,就知道吕震有难了。

    “我记得当年马哈木的使者也是感激流涕了吧?难道不是吗?”

    方醒冷笑道。

    当时为了让大明出兵攻打鞑靼人,马哈木的使者只差点哭脱水了。

    吕震本来正抚须得意,被这话一梗,想反驳吧,可却无言以对。

    “好了!”

    朱瞻基喝止了争执,然后说道:“此次由兴和伯做主,这是皇爷爷的旨意!”

    方醒看到连吕震都偃旗息鼓了,这才问道:“那两家使者来了吗?”

    有小吏出去文化问询,方醒和朱瞻基交换了个颜色后,低声说道:“吕震不学无术,更谈不上腐儒,什么教化蛮夷的说法都是假的,其人真正的目的还是以文御武。”

    方醒又不是傻子,而吕震能做到这个位置更不是傻子。

    那么吕震为何要说到教化呢?

    这个就不得不提到前宋。

    宋朝时,皇家是与士大夫共天下,所以武人的地位非常低。

    而一旦有外患时,文官系统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出马搞定。

    可那些草原异族可不会听你什么饱学之士的忽悠,老子兵强马壮,不去抢一把怎么对得起祖宗啊!

    于是文官系统的解决方案宣告失败,武人登场了。

    可文官系统对武人始终保持着警惕,这就出现了大将出征,却需要由文官来统御的荒谬场景。

    宋朝的武力不弱,这是大家都公认的,可为何屡战屡败呢?就算是打了胜仗也要签订耻辱的盟约。

    看到去问询的小吏还没回来,方醒干脆就把朱瞻基扯出去,把文官系统的这种思维说说。

    “……在前宋,哪怕是亡国,可文官系统也不会让出对国家的主导权,明白吗?”

    朱瞻基点头道:“那吕震刚才的意思,难道是想争夺主导权?”

    “正是。”

    方醒说道:“前宋打了胜仗也要赔款,这是为何?”

    朱瞻基有些懵逼的摇头。

    方醒嗤笑道:“因为那是武人的胜利,可文官系统能看到武人出头吗?”

    朱瞻基讶然道:“所以文官系统就会用赔款的盟约来确定主导权吗?可那是在卖……啊!”

    “卖国算什么?”

    方醒不屑的道:“赔款之后,文官系统就会说是他们的胜利,他们用了一点点赔款就把敌人进攻的脚步给阻拦住了。”

    方醒目光炯炯的看着朱瞻基都:“当今陛下迁都北平,此乃英明之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不和亲,不赔款,不纳贡,把京城置身于草原异族的兵锋之下,这是在提醒后世子孙要时刻警惕着,稍有懈怠就会有前宋般的靖康之耻!”迪巴拉爵士说今天的订阅好少,大家都去泡妹妹。此时爵士的书友们的身影出现在花店、餐厅晚点肯定是酒店!难道我要写一个悲剧故事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