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25章 (感谢大家不寄刀片之恩,今日继续坚持五更,求支持!)

第325章 (感谢大家不寄刀片之恩,今日继续坚持五更,求支持!)

    “大黄,你过来呀!”

    方家的后院里,婉婉正蹲在地上,朝着小鹅招手。

    “铃铛不许来!”

    婉婉指着在边上跃跃欲试的铃铛说道,那小模样真是不可一世。

    “呜呜呜!”

    失宠的铃铛觉得狗生凄凉,就委屈的趴在地上,用两只前爪遮住了狗脸。

    方醒含笑看着这一幕,正准备把铃铛唤来安抚一番,可铃铛却突然竖起了耳朵。

    “少爷,宫中来人啦!”

    方醒迷惑的问梁中:“我说老梁,今日你出宫没听到些动静吗?”

    梁中一脸正色的道:“方先生还是赶紧先去前面吧,最好张淑人也去。”

    尼玛!这是要问罪吗?

    方醒觉得腿有些软,可想到自己的保命手段,就肃然道:“既然这般,那淑惠且随我去。”

    到了前厅外,方醒就看到了两排依仗拱卫着中间的一个太监。

    大太监看到方醒来了,就干咳道:“既然方先生到了,那咱们就准备开始吧。”

    方醒拱手道:“正是方某,诸位这是来……要不咱先吃个饭再说?”

    大太监的脸颊扯动了几下,想起上次在兴和时方醒的惫懒,就哼道:“方醒,准备接旨吧。”

    张淑慧在边上也给了方醒一个眼色,示意他恭谨些。

    方醒一怔,就问道:“这圣旨不都是要提前一天来通知的吗?今儿怎地就这么来了?”

    难道是朱棣动怒,然后要抄家吗?

    可抄家也用不着仪仗啊!锦衣卫就够了。

    大太监无奈的道:“方醒,接旨吧。”

    “哦哦哦!”

    方醒想着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叫人摆上了香案。

    等方醒夫妇准备好后,大太监把脸一端,用那略带尖利的声音念道:“奉天承运皇帝……”

    明朝前期的圣旨非常的有趣,朱元璋的就不说了,开国皇帝,而且小时候是放牛娃,所以不能苛求。

    可朱棣的圣旨依然是独树一格,比如说他在前年给修武当山道观的劳力们下旨,就用了大白话,而且很是讲究一个诱导。

    恁官员官民人等,好生遵守着我的言语,勤谨用工,不许怠惰。早完成了,回家休息。故谕。

    早点完成了,你们也好回家!

    看看,这就是朱棣。若是其它皇帝,怕大多是直接威胁你:到时间不完工,你等都去死吧!

    方醒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结果圣旨的内容就只听到了一些重点。

    “……奉天翊运推诚……兴和伯……铁劵……八百石……”

    大太监念完了圣旨,看到方醒有些恍惚,就提醒道:“兴和伯,接旨吧。”

    老子也是伯了?

    方醒接过圣旨,这是要拿去供奉,被虫蛀了还得要去申请补一份。

    老子终于是伯了?哈哈哈哈!

    方醒无法不得意,朱棣和他老子可不一样,那些封爵的武将大多能在永乐一朝善始善终。

    而且等到了朱高炽和朱瞻基上台后,方家就算是平稳过度了,以后绝对没问题。

    铁饭碗啊!

    方醒又接过铁劵,看着那和瓦片差不多形状的东西就欢喜。

    中间的字可是用黄金镶嵌的啊!

    看到方醒在看着那些字,大太监干咳道:“兴和伯,圣旨和铁劵当好生保管,若是丢失了……”

    方醒没抬头的道:“那不可能,我家的狗厉害,家丁更厉害。”

    张淑慧在边上低声道:“夫君,没有文武之称呢!”

    “什么文武之称?”

    方醒看着这个铁劵是越看越欢喜,这就是传家宝啊!

    张淑慧对着大太监福身道:“敢问公公,我家夫君的兴和伯为何没有文武之别?”

    大太监鄙夷的瞟了方醒一眼,才答道:“伯夫人,此事咱家也不清楚,不过这是陛下钦定的封赏,想来是有些深意在里面的。”

    大明的封爵从朱元璋开始就分了文武,武臣叫做:宣力武臣;文臣叫做:守正文臣。

    张淑慧家里好歹出过两位封爵的人,虽然有一位是死后才封的爵。所以她一听就觉得不对了。

    方醒这才懂了这个东西,他苦笑道:“咱这是三不管吗?还是说陛下给忘记了。”

    大太监板着脸道:“陛下他老人家当然是不会忘了,所以兴和伯就赶紧准备谢恩的奏折吧。”

    方醒看着手中的铁劵,想着反正也是伯,至于文臣武将的就别管了吧。

    “多谢公公了,方家准备了些小东西,还请笑纳。”

    既然朱棣舍得给铁劵,方醒当然也舍得给好处。

    看着方醒递来的信封,大太监的心中一万头神兽在狂奔着。

    别人家的好处都是用小荷包装着,悄悄的递过来。可你倒好,这是怕别人不知道吗?搞那么大一个信封,尼玛所有人都看到了,你说咱家收还是不收?

    众目睽睽之下,大太监最后还是接过了信封,然后摆着脸子道:“临来前陛下有吩咐。”

    方醒只得站好听着。

    “瓦剌和阿鲁台的使者都到了,让方醒去,若是谈亏了,朕就把他的铁劵给收了!”

    方醒一听就傻眼了,急忙就问道:“陛下要我去谈什么?”

    铁劵可以免死几次,但老朱家的皇帝都邪性,没谁把这个当回事,该杀的还是杀,一点都不手软。

    就算是不能免死,可铁劵就代表着世袭,以后方醒的儿子还能承袭兴和伯这个爵位。

    大太监的眼中有些笑意,“这些都是军国大事,咱家可不敢过问,兴和伯还是等待旨意吧。”

    方醒拱手道:“那方某就多谢公公了。”

    等出了大门,大太监看到那些庄户们都闻讯赶来了,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有一位伯爷坐镇这里,方家庄从此就算是稳靠了,你让他们如何不欢喜!

    而此时马苏正在国子监里,他是来请假的。

    秋闱在即,他想回家去温习功课,而不是在国子监听着那些老儒讲课。

    请假很顺利,毕竟他是朱瞻基亲自送进来的,所以一般不会有人在这个上面刁难他。

    而陈潇就困难了些,不过这货倒是有气质,直接就闹翻了。

    “爷走了,你们爱咋就咋吧!”

    两人一起到了大门口后,恰好遇到华清也在。

    华清也请假了,不过不是去考试,而是准备去李家学院,为那些准备秋闱的学生讲课。

    看到马苏和陈潇后,华清得意的道:“马苏,陈潇,听说宫中有人去了方家庄,你们可小心别被扯进去哟!”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