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309章 烫伤(第五更到,贺‘小脾气’四盟,今晚六更!)

第309章 烫伤(第五更到,贺‘小脾气’四盟,今晚六更!)

    在信息匮乏的时代,一个小道消息往往会引发一次冲动。

    “小郡主的手被烫伤了!”

    “小郡主的手被烫肿了!”

    “小郡主的手被烫熟了!”

    “小郡主的手被烫废掉了!”

    “……”

    “你说什么?!”

    方醒猛的揪住贾全的衣领,恶狠狠的问道。

    贾全一脸‘悲痛’的道:“方先生,小郡主的手被烫坏了!”

    “谁干的?”

    这一刻的方醒眼睛都红了,让贾全和边上伺候的小刀想起了在草原上,当看到那些弟兄们被瓦刺骑兵突入战线时,方醒的反应和此刻一般无二。

    贾全摇头道:“不知道,下官只是听到有人给太孙报信,然后太孙殿下让下官赶紧来通知您。”

    “艹尼玛的!”

    一句粗口后,方醒就消失了。

    “方先生,方先生?”

    贾全懵逼的看着方醒消失的那道后门,心想你可别玩我啊!要是你不去,太孙可是说了,要把我贾全割了送给梁中当徒弟啊!

    “走!”

    正当贾全自怨自艾的时候,方醒仿佛没有消失过般的从后门出现了。手中多了个箱子,有带子系着,可以背在身上。

    方醒打头冲了出去,正在和小白给铃铛在院子里洗澡的张淑慧看到就问道:“夫君,您要出去吗?”

    “婉婉的手被烫坏了,我进宫一趟。”

    方醒旋风般的走了,张淑慧和小白都呆呆的看着大门,直到铃铛猛的抖动着身体,把水溅出来。

    “是谁那么狠心呐……”

    “少爷应该把那人给丢进琉璃窑里,烧成花花绿绿的一大坨!”

    小白想起婉婉此时的情况,心中就难过,再看到铃铛一脸迷茫的看着方醒远去的方向,就把它按进了水盆里。

    “你好好的洗澡,不然就把你也送进琉璃窑!”

    铃铛一个激灵,再次溅了小白一脸的水。

    四匹马从方家庄冲出来,高速朝着正阳门奔驰而去。

    庄敬今日也听说了此事,为此还特地到秦淮河边去浪了一趟,以示庆祝。

    时值午后,太阳晒得人懒洋洋的。庄敬刚从船上下来,浑身绵软的想起了喝酒时那个人的话,心中一股郁气就消散不去。

    正阳门,庄敬和守门的军士早就熟悉了,于是还停留了一会儿,向他们打听今日可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

    守门的军士当然不敢得罪这位纪纲面前的红人,所以就笑着说了些事。

    “这小郡主听说昨日被烫坏了,可宫里居然封锁了消息,要不是今日太孙殿下急匆匆的带着治烫伤烧伤的大夫来,咱还不知道这事呢!”

    庄敬靠在城门边上,说话有气无力的道:“可知烫成什么样了?”

    军士在庄敬的手上看了一眼,没发现有打赏的迹象,就摇头道:“不知道,这等事情,咱们能听到个声响就算是不错了。”

    庄敬本想喝骂几句,可刚张开嘴,就听到了急促的马蹄声。

    “方醒……老子正想去找你的麻烦,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庄敬中午喝了不少酒,眯眼看到打头的是方醒后,就把腰刀解下来,连鞘一起拦在中间,喝道:“站住!”

    方醒本是埋头打马,闻言抬头看到是庄敬时,心中就生出了些杀意。

    “滚!”

    马鞭一甩,方醒就冲进了正阳门,而后面的贾全丢了块牌子给守门的军士,喊道:“急事进宫,不得阻拦!”

    “是太孙的人!都散开!”

    领头的小旗看到牌子后,不顾在边上呆滞的庄敬,赶紧驱散了准备追击方醒的下属。

    贾全不屑的瞥了被方醒一鞭抽到脸颊的庄敬一眼,带着辛老七和小刀进了皇城。

    庄敬被酒精麻木的大脑这时才做出反应,他突然嚎叫了一声,放开手后,左脸上的那道鞭痕让人看了不禁心惊。

    鞭痕迅速的高高肿起,火辣辣的疼痛让庄敬喊道:“老子要杀了你!老子要杀了你!”

    方醒含怒出手后就忘了此事,等到了紫禁城外时,他再大的胆子也得下马。

    “快一点!”

    方醒背着药箱朝着太子宫中狂奔,身后的辛老七和小刀还能跟上,只有贾全落在了后面。

    等方醒气喘吁吁的看到了朱瞻基时,正好从里面出来一个大夫。

    “郡主的烫伤要小心些,三日换一次药,兴许十几日就能痊愈。”

    “德华兄……”

    朱瞻基转身就看到了方醒,惊喜的道:“你怎地来的这般快?”

    方醒皱眉道:“不是说婉婉的手都给烫坏了吗?”

    朱瞻基尴尬的道:“那只是传言,婉婉只是被烫起了几个泡。”

    艹!

    方醒感叹着八卦党传谣的威力,“婉婉在哪呢?带我去看看。”

    “就在里面。”

    朱瞻基带着方醒进去了,那个大夫却有些迷惑的喃喃自语着:“这人是谁呢?还背着个药箱子,可殿下居然称呼他为兄……”

    这是一个套间,走过站着十多个宫女的外间,一进内室,方醒就闻到了一股药味。

    内室不大,看来是临时收拾出来的,连那张床的床幔看着都是新的。

    梁中正站在床边,一脸心疼的看着床上的婉婉。看到方醒后,就嘘了一声,示意说话小声些。

    方醒凑过去看了看,床上的婉婉脸色苍白,两只小手被两名宫女握住,正在睡觉。

    没缠纱布?

    方醒低头看着婉婉的手心,那里被一层药膏给覆盖住了。

    “消毒没有?”

    出来后方醒问道。

    梁中不懂的道:“何为消毒?”

    方醒一拍脑门,“那个大夫可给婉婉清洗伤口了吗?”

    清洗伤口?

    梁中摇头道:“没,就是上了药膏。”

    “那刚伤到的时候,有人用冷水给冲过吗?”方醒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可梁中还是继续摇头:“没,当时都吓傻了,等御医来的时候直接上的药。”

    方醒注意到了梁中话里的差异,就问道:“刚才那人不是御医?”

    朱瞻基这时才插话道:“那是我从外面请来的大夫,在烧烫伤上很有名气。”

    啧!这年头的专家都学会了含糊其辞吗?居然说兴许十几日就能痊愈!

    方醒有些踌躇了,他本是想用烫伤膏来给婉婉敷上,可现在人家大夫都上手了,不好换啊!

    朱瞻基看出了方醒的犹豫,就笑道:“德华兄无需多想,等婉婉醒来之后,看看她怎么说。”

    方醒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皱眉道:“婉婉是怎么被烫伤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