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66章 难道方醒是一位高手?(感谢大家的支持,加更!)

第266章 难道方醒是一位高手?(感谢大家的支持,加更!)

    这一章加更是爵士诚挚的感谢大家的支持,没有你们,爵士写出来的文字根本就不值一提!

    感谢!!!

    祝大家鸡年行大运,全家喜洋洋!!!

    爵士继续码字,希望大家春节快乐!!!

    等人走后,朱棣才含笑对朱瞻基说道:“不错,刚才你的话很是进退两宜,看来最近长进不少啊!”

    朱瞻基的小把戏哪能瞒过朱棣,所以他就赧然的道:“皇爷爷,孙儿只是担心方醒会在冲动之下干出些令人瞪目结舌的事情来,所以就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罢了。”

    “这就是帝王之道。”

    朱棣欣慰的道:“此事朕洞若观火,郑亨行事太过,正好让他收敛一些。”

    今天方醒骂郑亨的话一传出去,对郑亨的威望就是一记重击。而且朱棣还削了他的俸禄,命他清理门户,这又是赤果果的打脸。

    大明勋戚都有封号和俸禄,而俸禄直接是和你的功劳挂钩。郑亨此次被削掉了五百石的俸禄,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弥补回来。

    朱瞻基点头道:“武安侯在统摄大营时有些过了,连安远候这等宿将都被他压得死死的,孙儿觉得这不是长久之道。”

    这是在给郑亨上眼药!

    朱棣沉默了,半饷才说道:“柳升对朕忠心耿耿,他不会抱怨,不过……”

    这边在传授着帝王之道,而方醒却已经堵住了满脸阴沉的郑亨。

    “郑亨!”

    这里是中军的偏西方向,都是大将们的帐篷所在,人不多!

    郑亨环顾左右,没看到人,就狞笑道:“方醒!今日拜你所赐,本候几乎被削爵,你且等着吧!”

    方醒走动间有些笨拙,他逼近了郑亨,低声道:“我知道太子殿下不会撒手不管,如果他不管,老子哪怕是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来,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你现在比那些封伯的俸禄都低,可爽?”

    方醒嘿嘿的笑着,显得极为得意。

    “老子杀了你!”

    郑亨被气得七窍生烟,也顾不得什么,就冲了过来。

    正好一队巡营军士路过,看到这一幕后都有些不知所措。

    这郑亨也太过分了吧!先是对人方醒下毒手,被揭穿惩罚后,居然才出来又堵住了方醒。

    方醒也看到了这队军士,他的嘴角微翘,嚷道:“武安侯打人啦!”

    两人瞬间就扑到了一起,那些军士都不忍的想到:武安侯乃是大将,而方醒只是个书生,这下估计会被打惨了吧……

    “嗷…”

    ……

    “嘶……”

    朱棣正在教授孙子帝王之道,听到外面有人隐隐呼痛,就不渝的看向了大太监。

    “看看是怎么回事。”

    大太监出去了,朱棣又教了几句,就看到大太监领着几个侍卫进来了。

    “怎么回事?”

    大太监哭笑不得的说道:“陛下,老奴说不来,还是让他们自己说吧。”

    咦!你这老货还敢拿乔?

    可大太监却就拿乔了,只是垂首,而且身体有些颤抖,不知道是不是在害怕什么。

    三个侍卫的身上都有些皱巴巴的,而且有些地方居然还出现了少量的红色。

    “谁干的?”

    朱棣有些火了。谁敢动我的侍卫,这是要作死吗?

    三个侍卫都有些幽怨,朱瞻基就皱眉问道:“你三人因何这般模样?”

    这话只有朱瞻基敢先于朱棣问,要是太子这般,估计会被朱棣喷个狗血淋头。

    老子还在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陛下……”

    三个身手高超的侍卫居然像是小媳妇般的委屈,这让朱棣和朱瞻基都吃了一惊。

    连他们都不敢说,那会是谁?

    朱瞻基希望是赵王偷偷的跑来了,那样的话,一个擅离封地的罪名就能让赵王吃不完兜着走!

    朱棣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那面色顿时就变黑了。

    “陛下。”

    一名侍卫一脸郁闷的道:“陛下,刚才臣等去抱住那方醒的时候,被他给伤了。”

    呃……

    朱棣郁闷了,难道方醒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居然把朕的三个侍卫都给弄伤了。

    黄俨担心朱棣会轻飘飘的放过方醒,就故作诧异的道:“那方醒不过是文人,你等不会是在欺蒙陛下吧?”

    “嗤!”

    一个侍卫的脾气有些暴躁,听到黄俨质疑,就一怒之下把衣服的前襟撕开了,露出了健壮的胸膛。

    “那是什么?”

    可在那健壮的胸膛上,此时却布满了针眼般的伤口,细细的血痕流淌下来,看着有些惊悚。

    看到大家都呆滞了,这侍卫才委屈的道:“那方醒的身上有鬼,一抱住他就像是抱住了刺猬。”

    另一个侍卫也补充道:“他的手腕上也有这等东西,臣一握上去就被伤到了。”

    说着他把手心朝上展示了一圈,上面果然都是一样的伤痕。

    最后一个侍卫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来,捞起裤管,指着那一团青紫,苦脸道:“臣这里和方醒的小腿碰了一下,结果就成了这样。”

    大太监的身体抖动的更厉害了,而朱瞻基也是忍俊不禁,回首看到朱棣正一脸古怪的表情,就急忙转过去。

    三名侍卫看着这些古怪的表情就更委屈了,直到大太监用手指指门口,才不甘的出去。

    “若是……公平对决,臣可在三个回合胜!”

    那个脾气暴躁的侍卫临出去时,忍不住为自己辩护了一番。

    “这真是……”

    朱棣等人都出去后,才呼出一口气,哭笑不得的道:“那小子还真是准备要坑一把武安侯啊!”

    朱瞻基面色如常的道:“皇爷爷,方醒怕是担心被武安侯袭击才做如此姿态的吧。”

    话虽这么说,可朱瞻基敢用自己未来的妻子打赌,方醒绝壁是想暴打郑亨一顿。

    “陛下,方醒和武安侯打了一架。”这时有人进来禀报消息。

    “谁赢了?”朱瞻基不出所料的问道。

    ……

    鼻青脸肿、身上多处针眼的郑亨此时走在营中,觉得人人都在看着自己,人人都在议论自己。

    “阴阳人,烂屁yan……”

    “婊砸养的……”

    “谁?”

    郑亨猛然回身,可离他最近的人也得有几十步。

    那些军士被郑亨脸上的青肿给惊到了,都纷纷垂眸不语。

    可郑亨却觉得这些人都在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还在嘀咕。

    “滚!都给本候滚!滚远!”

    郑亨怒吼着,气喘吁吁的模样看着就像是刚厮杀了一场。

    那些人都不敢惹郑亨,于是就急忙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郑亨仿佛看到方醒就在眼前,他咬牙切齿的恨道:“小崽子!你来啊!看本候不弄死你!”

    很快,武安侯在营中无故训斥军士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方醒正在脱衣服,一边脱一边抱怨道:“这东西伤人伤己,我的身上都青了。”

    “噗通!”

    一件沉甸甸的内衣被扔到了案几上,边上的辛老七眼皮子直跳。

    这玩意儿可是阴人的利器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