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42章 被打发和倒霉的监军
    宣府镇是大明的重镇之一,而且是最重要的边镇,所以驻军众多,渐渐的就把这里变成了城镇。

    这天,守关的军士看到远处来了一长溜人,急忙就召唤斥候出去。

    方醒看着不远处的关城,感叹道:“此处山川险恶,易守难攻,怪不得会被这般重视。”

    林群安说道:“此处扼守左右,敌人若是敢绕路而行,则有被尾随追击之风险,到时候前后夹击,不败都难啊!”

    方醒笑了笑,想起后来瓦刺大军突入进来,直接兵临京城……

    哎!朱瞻基咋死的这般早呢?

    而且那时候的文官系统已经开始出现了压制武官的声音,所以后来也有人说,土木堡之变也许就是文官系统精心策划的一次行动,目的就是为了把那些威望甚高的将帅们一网打尽。

    “少爷,城里来人了!”

    方醒举目看去,就看到十多骑正飞奔而来。

    “吁……”

    十多匹马在队伍前停住了,为首的小旗官问道:“尔等何人?可有勘合?”

    方醒朝着董辟点点头,随即董辟就上前验证勘合。

    验证完后,小旗官喝道:“瓦刺人已到兴和一线,所以除了领头的,其他人不许进城!”

    这是必须的,方醒能理解,所以就让董辟去城中拜见两位侯爷,听取进一步的任务,并索取粮秣辎重。

    北方的天气冷的让人受不了,方醒看到军士们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就皱眉道:“估计一时半会的还解决不了,先扎营吧。”

    可营地还没扎好,董辟就灰头土脸的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溜的民夫和马车。

    “方先生,两位侯爷没见下官,只是说军情紧急,要求我部补充粮秣后立即开拔。”

    “艹!”

    方醒用力的踢了一脚,雪花纷飞间,他骂道:“苟日的郑亨,仗着自己是宣府总兵官,这是要让我们孤军奋战还是怎地?”

    辛老七也是脸色铁青的道:“少爷,我们必须要寻找一个落脚点,不然军士们在这种情况下,怕是坚持不了多久!”

    方醒咬牙道:“我知道,今日先休息一宿,明日开拔,出了野狐岭,老子特么的就不管他什么狗屁的军令了!”

    林群安迟疑道:“可是方先生,我怕军士们会被冻坏啊!”

    连自称可以打死一头老虎的孟蛟就没精打采的,别说是那些普通的军士了。

    方醒冷笑道:“那两位大概是受到了郑亨的托请,但却不知道我们的来处,不必深究。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

    等扎好营地后,方醒带着几位千总去了辎重营。

    辎重营几乎全是骡马,这还是靠着柳升的面子才拿到的。

    随意揭开了一辆马车上的篷布,方醒指着那些大坛子道:“里面全是酒,而且是烈酒。”

    然后又顺着走了过去,方醒再次揭开一辆车的篷布,笑道:“肉干,菜干,煮成肉粥或是疙瘩汤,再加点辣椒,保证你出一身的汗。”

    为了此次的北征,方醒可是在仓库中找出了不少东西,而现在只是需要防风而已。

    于是晚上大家都吃到了肉香四溢,辣乎乎的疙瘩汤,一天的疲劳都消散了,纷纷入睡。

    而方醒却钻进了仓库里,看着那些衣服有些头痛。

    这些棉衣要是拿出去了,怎么解释就成了问题。

    “虽然主将能妙手空空很牛笔,也很鼓舞士气,可要是传出去了,咱这会不会被当成神像给供起来啊!”

    想到自己被干掉后,让人用金粉涂身,然后每日香火不绝,方醒就打了个寒颤。

    最后方醒还是把目标对准了不知道是啥用途的塑料膜。

    第二天一大早,方醒召集了一百多人,然后按照人体的形状,开始分解薄膜。

    方醒亲自试了一下,薄膜把身上裹住后,居然还会自动贴身。

    果然是好东西啊!

    可等所有的人都裹上了这层薄膜后,方醒这才发现昨晚自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这不就是叫花子吗?

    清早,镇城守城的军士们都看到了一个奇景……

    “他们穿的这是什么衣服?怎地看着好薄啊!”

    “而且你看他们的士气还不错,真难得啊!”

    冬天作战,那就是对双方后勤补给的一个考验,一旦补给中断,那全军崩溃可不是玩的。

    所以当城墙上的人看到方醒部的辎重营浩浩荡荡的看不到头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常。

    “他们还往北啊!再过去可就离边关不远了!”

    “我好像听说了,这些人是去兴和的。”

    “什么?兴和?这点人马,要是在野外遇到了瓦刺骑兵,估计一个照面就完蛋了。”

    “这是谁派他们去送死的?也太缺德了吧!”

    “就算是辎重再多,可在那种地方,只有出没有进的,早晚也有消耗完的一天。”

    “哎!你们看,那个王贺出去嘞!”

    “看他的方向,莫不是被派往前面那军中当监军?”

    “啧啧!又多了一个倒霉蛋!”

    “……”

    方醒正觉得裹上薄膜后,寒风对自己的影响小了不少,就听到殿后的林群安在喊。

    “方先生,有人说他是来监军的……”

    伴随着寒风中的声音,一匹瘦马驮着个白净男子缓缓而来。

    男子的皮肤很白,只是下巴上那几根稀疏的胡须看着有些好笑。

    “咱家王贺,你们哪位是领头的?”

    他是宦官?

    有明一朝中,宦官监军不是稀罕事,只是方醒看着王贺下颚的那几根胡须,不禁有些晕乎了。

    难道是割的不干净?

    方醒在发呆,董辟只得顶了上来,看了王贺的文书后,就恭谨的道:“王监军,下官董辟,这位就是方先生,陛下亲命的统军官。”

    方醒拱手道:“王监军,下官方醒。”说完他就喝道:“继续前行。”

    王贺呆滞了片刻后,嘴里嘟囔着,跟了上来。

    寒风中,王贺打了个哆嗦,然后看到身边的人身上都裹着一层不知名的东西,不禁就嚷道:“方先生,怎地我没有?”

    方醒回头,皱眉道:“此物有些腌臜,监军身份高贵,还是不要了吧。”

    这货一来就吹眉毛瞪眼的,方醒搭理他才怪。

    王贺的嘴唇在寒风中蠕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想保持着自己监军的架子,没说出软话来。

    白雪纷飞中,几千人就这么孤独的踏上了未知的前路。

    十多匹马从宣府镇城中冲了出来,马上的骑士却只是几人,分下来都是一人三骑。

    骑士们从左侧绕了个大弯子,避开方醒所部后,冲向了更远的北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