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206章 莫愁湖边走
    一行人缓缓走在小径上,张淑慧不想让方醒丢脸,就低声道:“夫君,下棋赢湖是坊间野史,根本就没这事。 ”

    方醒想了想,觉得也对:当年的朱元璋为了大明江山永固,于是大杀功臣,徐达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才敢赢下这个地方。

    不过看到湖中居然有渔船,方醒就好奇的道:“这里不是徐家的吗,怎地还有人敢去捕鱼呢?”

    这时一直在后面的梁中终于是忍不住了,他说道:“方先生,那些渔民是要交租的。”

    “啧啧!”

    方醒看着湖边的园子,轻声叹道:“徐家也该沉寂一段时间了。”

    徐达功高,这是连朱元璋都认的,可在朱棣起兵靖难时,他的两个舅子却就像是三国时的诸葛家族,一个在蜀国,一个在东吴。

    大儿子徐辉祖有勇有谋,居然向建文帝进言,说朱棣有异心,咱们还是把他的三个儿子给扣住吧。

    可他的幼弟徐增寿却是朱棣的铁杆死党,他劝说建文帝放走了朱高炽三兄弟,而且还说朱棣绝无反心。

    等朱棣的大军到达金陵城下时,建文帝大概觉得徐增寿是在忽悠自己,于是一剑就干掉了朱棣的这个小舅子。

    当朱棣在皇宫中看到小舅子的尸体时,不禁抚尸痛哭,先追封武阳侯,最后追封了定国公,由徐增寿的儿子徐景国承爵。

    等魏国公复爵后,大明最耀眼的一门双国公就诞生了。

    徐达的后人在这一代基本上是凋零了,剩下的也只能是守成。

    有梁中出面,很顺利的就借到了一艘船,而且船娘和丫鬟还是附带的。

    船比渔船大了几倍,上面看到了些雕栏,看来这是徐家的游船。

    方醒先把张淑慧和小白送到船上,然后又踩着踏板上岸。

    婉婉有些害怕的看着湖水和踏板,任凭几个嬷嬷劝说都不敢上去。

    一个嬷嬷担忧的道:“方先生,要不就不去了吧。”

    这娃有些胆小啊!

    方醒牵住婉婉的手,语气坚定的道:“婉婉别怕,跟着我。”

    如果是在平地上,方醒绝对能抱着婉婉过去。

    可这里是莫愁湖,要是婉婉在怀里挣扎几下,说不定两人都会掉到水里去。

    婉婉扬起头,看着方醒,微微的点了个头。

    “走吧。”

    方醒在前,婉婉在后,几个嬷嬷就像是老母鸡般的在后面护着。

    到了踏板边上,方醒回头对婉婉鼓励的一笑,然后牵着她,慢慢的走了上去。

    踏板其实就是木板,人踩上去会觉得颤颤巍巍的。

    婉婉闭上眼睛,紧紧的捏住方醒的三根手指头,亦步亦趋的跟着向前走去,心中无思无虑,无忧无惧……

    “到了,睁开眼睛吧。”

    方醒看到闭眼的婉婉不禁大乐,就逗笑道:“这么短的木板,等你大些了,一跳就过来了。”

    婉婉觉得腿有些软,然后坚持着对方醒笑了笑,就被身后赶来的嬷嬷给抱住了。

    “郡主莫要在船边玩耍,掉下去可不是好玩的!”

    看到几个嬷嬷如临大敌的模样,方醒笑了笑,然后就去了船舱里。

    船舱里摆设雅致,几个丫鬟正在泡茶摆点心。

    坐下后,方醒只感觉船身一震,渐渐的,游船离开了岸边。

    莫愁湖水色上佳,而沿岸的风景亦是让人留恋不舍。船娘也凑趣,把船撑得比人走路还要慢,足以让船上的人有时间去浏览风景。

    湖水被秋风吹拂,荡起了阵阵微波。岸边垂柳依依,勾住了游人的视线……

    船行驶到了湖中的小岛边上,丫鬟邀请方醒一家上去游玩。

    “不了,今日游湖已是叨扰,还请继续前行。”

    方醒不是傻子,徐家不但把私家地方让出来给你游玩,而且还提供了船只和伺候的人,你难道还想留在这里吃午饭不成?

    做人不可太贪心啊!

    沿着小岛开过去,当船快到头时,婉婉突然指着对面的岸边说道:“那边怎么好像是汉王叔呢?”

    方醒起身看去,就看到了穿着便衣的朱高煦正独坐在岸边,手中还拿着个酒壶,沉默的在独饮。

    看到船来,朱高煦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挥手道:“方醒,下来陪本王喝酒!”

    方醒心中暗暗叫苦,可却拒绝不得,只得捏捏张淑慧的小手,安抚一二。

    朱高煦的眼力极好,他看到了女眷后,就笑道:“且都上来,到楼里去,上面可观风景,而且厨师更妙。”

    不得不说,当朱高煦展示自己和蔼的一面后,会让人觉得这家伙能做个好朋友。

    张淑慧倒是不慌,只是婉婉有些不乐的道:“汉王叔太过分了,我们才游了一半呢!”

    这边已经靠近了石头门,一座三层楼阁的后面就出了徐家的范畴。

    方醒还是先带着张淑慧和小白下船,然后又准备去带婉婉。可朱高煦却不耐烦了,直接大步跳到了船上,也不顾婉婉的不乐意,抱住她跳了回去。

    “去吧。”

    把婉婉放到地上,朱高煦就带着方醒去了后面的三层楼阁。

    走到挂着顺风楼匾额的楼阁下面,方醒问道:“殿下,上面可有别人?”

    朱高煦晃晃脑袋,吐出一口酒气道:“本王怎地知道?这楼是徐家的一个远房子弟在经营,不过本王在三楼有个地方,保证没人占用。”

    朱高煦是徐达的外孙,不过这货在靖难前听到建文帝有对自家下手的意思,就偷了徐家的马跑路了,气得徐辉祖暴跳如雷。

    两人在前,梁中带着侍从们护送着三个大小女人跟在后面,顺着楼梯往上走。

    刚到二楼,就听到里间有人在嚷道:“那方醒所谓的新学不过是过羊头卖狗肉,我看啊,这人多半是想标新立异!”

    而另一个声音接着说道:“我可听说了啊,那方醒在北平已经被禁止参与考试,此生只能止步于举人功名,所以你想想,他接近太孙殿下和郡主,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哈哈哈!夏兄果然敏锐,可我却猜测那方醒是想人财两得呢!”

    “华兄此言何解?快快道来!”那个夏兄的声音急促的响起。

    里面那个华兄得意的道:“你想想,那可是郡主啊……”

    方醒止住脚步,回头看到张淑慧她们离了一段距离,应该听不到,就对着朱高煦笑了笑,然后朝着跟上来的梁中指指上面,示意他赶紧带人上去。

    等人都上去后,方醒看到朱高煦居然不走,反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

    方醒摇摇头,走到了那个传出声音来的房间门外,伸脚踢出。

    “嘭!”(未完待续。)8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