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82章 褒贬不一,书成付印
    ps:凌晨时停电了,要晚上才来。爵士刚到网吧,边上是两桶方便面。

    今天四更依旧,绝不会断更!!!

    ……

    国子监里,马苏收起课本,然后急匆匆的就往外走。

    “马苏,你这么急干嘛?难道今儿有媒人上门?”

    自从方醒在国子监干翻了洪炳正之后,马苏的境遇就改善了许多,所以也有人愿意接近他。

    马苏回头看到是一位相熟的同窗,就点头道:“我老师在编书,我得回去帮忙。”

    “哦!”

    马苏人还没到方家庄,消息就已经开始从国子监里传出去了。

    “他要编书?你不会是在逗乐吧?”

    “编书要多少时间?要多少钱粮人手?他一个小小的方家庄,难道还能找到那么多的读书人?那我把他编出来的书都给生吞喽!”

    这年代编书需要旁征博引,一旦出现漏洞,那名声就臭大街了。

    所以方醒的举动被外界解读为‘年少轻狂’,‘想出名想疯了’。

    外界暗流涌动,可方醒依然在慢悠悠的‘编书’。

    “要大白话。”

    方醒让马苏准备抄写。

    “我要让识字的人都能学习这本数学。”

    马苏愕然,现在谁编书不是往晦涩的方向发展?不如此,怎能显示出编书人的文章水平来。

    “还要断句?”

    用标点符号断句不是什么发明,早就有人这么干了,只是绝大多数文人都不乐意而已。

    把文章都断句了,那还让我等怎么活?

    其实不断句也含有知识垄断的意思,想想,就算是你识字,可要是没有老师教导的话,你怎么能从那延绵不断的文字中知晓意思。

    就好比圣旨,方醒以前一直都以为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可那天经过一次颁旨后,才知道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这就是断句的坑爹处,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能养活不少考据党。

    马苏翻看着刚‘编好’的书,崇敬的道:“老师,您几天就能编一本书,这速度绝对是大明第一。”

    于是才过几天,马苏又恢复了原来的节奏。

    “马苏,你不去帮你老师编书了?”

    有个尖酸的同窗讥讽的问道。

    马苏答道:“我老师的书已经好了。”

    我曰!

    那么快?

    所有的人,包括刚走到门口的教授都止住了脚步。

    气氛停滞了半饷,才有个学生问道:“马苏,你老师编的是什么书?”

    “数学。”马苏收好了书,骄傲的道:“也就是算术。”

    “哦!”

    一阵轻松的叹息后,所有人都不再关注马苏了。

    “算术不过是小道,怎比得上我儒家的微言大义!”

    “我看连小道都算不上,最多只是那些账房们学学。”

    “……”

    方醒编的是算术,这话传出去后,那些讥讽不屑的人更是觉得荒谬。

    “我还以为他会出一本文章合集,可没想到居然是这个!自甘堕落啊!”

    “皇太孙学的不会就是……这个吧?”

    “无趣无趣!我本想等他出书时好好的找找毛病,可要是算术的话,那就算了。”

    “……”

    外界的议论很难影响到不大出门的方醒,他把编写好的数学第一册交给了朱瞻基。

    “这只是初学者的教材,不过学会了这本之后,当个账房还是绰绰有余的。”

    朱瞻基翻看着,抬头道:“德华兄,为何不一次出完呢?”

    “太贵了。”

    方醒觉得自己此刻一定是被佛光笼罩着。

    “我希望这本书能让普通人家都能买得起,所以不要雕版,用活字。”

    这时文人出书,只要是不差钱的,基本上都是雕版。

    而大明此时的活字印刷技术已经很普及了,为何还要用费事而且很贵的雕版呢?

    这就牵扯到文人的毛病了。

    “活字生硬死板,不堪入目也!”

    而如果印刷量大的话,雕版很快就会损坏,还得继续雕刻。

    朱瞻基劝道:“德华兄,要不就交给我吧,我找人来雕刻。”

    “不需要。”

    方醒坚决的说道:“我这本是工具书,不需要像那些诗词文章的华美字体,我只要普及。”

    而这本书也在第一时间呈到了朱棣的御案上。

    “直白,简单。”

    方醒这本书不但是用了大白话和断句符号,而且在每个知识点的后面都列有应用题,所以连朱棣看了几眼都觉得很好学。

    传递下去后,几位辅政重臣都一一看过,表情不一。

    “陛下,方醒此举倒是有功。”

    胡广察言观色的说道:“户部每年进人都得培训算术,太耽误时间了。有了这本书之后,好歹基本的东西都能自学,能省很多事。”

    朱棣点头道:“方醒的意思是,这本书用活字,定价要低,看来他是不准备赚钱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想起了方醒。

    那位以前可是抠门得很啊!

    怎地突然就变得大方起来了呢?

    而等方醒再到户部去授课时,发现那些学生们都已经是人手一本‘数学第一册’了。

    那么快?

    不过这是好事,效率快,这就说明上面重视。

    方醒上完课后,随手拿起一本,看着简单的封面,就笑了笑。

    “数学,万学之基,不可不重,不可不学!”

    序本来朱瞻基是请了自己的太子老爹拟的,但最后却是方醒自己来,不然传到那些‘大儒’们的耳中,估计能有人来皇城来绝食,要求皇帝陛下把方醒这个妖人干掉。

    “德华吾侄……”

    连远在北平的陈嘉辉都为此写了封信到金陵,在信中,陈嘉辉对方醒出书表示祝贺,但对方醒断句和采用大白话的方式有些不大满意,最后说是陈潇已经在去金陵的路上了,要方醒看好他。

    连陈嘉辉都不大满意,可想而知那些读书人的不屑了。

    “德华兄,宫中的匠人都已经撑不住了。”

    朱瞻基满面春风的进来,手中拿着几本数学第一册,看着比市面上的精美了许多。

    “你还是开了雕版?”

    方醒接过看了看,有些不满的道。

    朱瞻基表功道:“活字买的多,可雕版也有人要啊!连我父亲都收了几十本,也不知道他要来干嘛。”

    要来干嘛?

    当然是送人。

    太子宫中,太子妃笑容满面的赏赐了张辅的二夫人,其中就有这本印刷精美的数学。

    二夫人回到英国公府,把这本书交给了张辅。

    “国公爷,妹夫这是要成学问大家了吗?”

    张辅接过书,楞了半天道:“这小子,我还担心别人看不上他的这本书,可没想到连太子都在为他张目。”

    张辅自身的儒学造诣也不浅,所以在方醒出书时,他就知道这本书在读书人的中间讨不了好。

    太子一家和方醒的关系好,这个不是什么大秘密,可好到太子会为了他推书,这就有些让张辅吃不准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