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61章 帖子来了,国子监见
    延绵了好几天的秋雨终于结束了,老天爷赏脸,今天居然出了太阳。

    院子里都是花花绿绿的衣服在晾晒着,铃铛每次路过时都会蹭到。

    “铃铛,不许去咬衣服!”

    小白看到铃铛跃跃欲试的想去撕咬晾晒的被子,急忙去把它赶了过来。

    铃铛呲着牙,跑到了方醒的身边,顺势就把脑袋枕在他的鞋面上。

    “懒狗!”

    方醒用脚面掂着铃铛,看着它舒坦的闭上了眼睛,不禁笑骂了一句。

    “少爷,有人下了一张帖子。”

    一个丫鬟进来,手中拿着一张帖子。

    方醒接过来,看了一眼后,点头道:“告诉来人,明日我必去。”

    等丫鬟去后,方醒向后靠在了椅背上,闭目沉思着。

    张淑慧小心翼翼的问道:“夫君,可是那个?”

    方醒睁开眼睛笑道:“对,就是那个家伙,决战的时刻终于到了,我很兴奋。”

    大明此时已经有人在使用珠算,不过并未普及。

    而在数学领域,大明已经在科举中取消了明算科。

    目前有的著述,比如说通原算法,这些远远赶不上宋元的水平。

    方醒俯身摸摸铃铛的脑袋,转身就去了书房。

    第二天,国子监里人潮涌动。

    洪炳正来的挺早的,当他被人簇拥着走进国子监时,两旁排队迎接的师生让他不禁胸中一热,急忙拱手道:“多谢,多谢。”

    “洪先生,一定要好好的教训那个方醒!”

    “洪先生,您可别手下留情啊!”

    “……”

    洪炳正微笑拱手,然后被几个教授给迎了进去。

    时间在流逝,今天马苏没来,国子监的学生们都嘲笑说他是怕自己的老师失败,所以没脸见人。

    辰时末,几位教授在问洪炳正把握有多大,他起身道:“时辰差不多了,大话人人会说,但我更喜欢当着大家的面,让方醒看到他和我的差距有多大!”

    走出休息室,看着日头,洪炳正皱眉道:“那方醒莫不是不敢来吧?”

    帖子上写的时间是巳时正,这眼看着马上就要到了。

    “有人来了。”

    这时门口涌进来一群人,眼尖的发现打头的正是方醒。

    “来了,来了!”

    “他还真敢来啊!”

    方醒在前,马苏和柳溥在后,然后就是辛老七带着的十名家丁。

    这个出场方式不算奢华,甚至还比不上洪炳正的追随者们排场大。

    洪炳正看着年轻的方醒,哼道:“诸位,那咱们就准备开始吧。”

    方醒近前,第一眼就看到了洪炳正,他拱手道:“洪先生果然是一表人才,只是不知肚子里装的是什么牛黄马宝。”

    他差点就想说一婊子的人才,可想到这里是国子监,最后才忍住了。

    洪炳正的眼神清澈,就像是个灵魂工程师般的说道:“你尚年轻,做错了事不要紧,还有回头的机会。今日当着大家的面,只要你承认了剽窃之错,我马上撂开此事。”

    “洪先生果然道德高深,我辈不如也!”

    “如果我是方醒,听到这话也该幡然醒悟了。”

    “……”

    方醒笑容满面的听着这些议论,然后说道:“你编,你继续编!”

    柳溥最是讨厌洪炳正这等道貌岸然的家伙,所以他说道:“别扯淡了,你既然说德华兄偷了你的秘籍,那今日大家就亮亮,都亮出来,然后大伙儿看看,究竟谁是骗子!”

    洪炳正的脸上露出了惋惜之色,然后点头道:“罢了,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也只得为我名教除害!”

    方醒笑容可掬的道:“我往日读书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此时才知道百闻不如一见的道理。”

    “哪些地方你不明白?”

    边上一个教授有些好为人师的问道,同时也准备在给方醒解答后讥讽几句。

    方醒看着洪炳正笑道:“我往日读书,当读到恬不知耻这个词时,有些不明白含义,今儿我算是见识到了。”

    “嘶!”

    那教授听到这话,不禁看了洪炳正一眼,心想这两个第一次谋面的人,不管今日胜负,此后肯定会成为死敌。

    洪炳正微微一笑,“年轻人总是喜欢口无遮拦,我不跟你一般计较。”

    “果然是洪先生,现在看来,那方醒倒是有些稳不住了。”

    方醒挑眉道:“既然多说无益,那咱们就开始吧!”

    这里地势宽广,而且还有些石桌石凳,倒也是个好地方。

    洪炳正朝着前方的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头拱手道:“学勤公,今日是何章程,还请示下。”

    马苏在方醒的耳边低声说道:“那位叫做陈茂,字学勤,乃是国子监的客座,声势不小。”

    方醒点点头,然后带着马苏和柳溥占据了一张石桌。辛老七和家丁就在身后。

    陈茂干咳一声,走到双方的中间,看了一眼围观的数百名师生,说道:“算学只是小道,我等当以学问为本,上报君王社稷,下抚黎庶万民,方可不负圣人之学。”

    开场白先强调儒学的重要性,这个是大家都预料到的。

    “今有洪炳正提出异议,说是北平府举人方醒剽窃其算学秘籍,我等今日做个见证。”

    陈茂看到双方都沉默不语,就继续说道:“目下我准备了两个方法,第一就是双方辩难;第二,就是双方各自出题,以对错多少决出胜负,如何?”

    方醒淡淡的道:“要不就辩难吧!”

    辩难就是当着大家的面,两人就算术问题进行争论,直至一方认输失败。

    陈茂的脸颊颤动了一下,转向洪炳正。

    “你呢?”

    敢选择辩难的人,绝不是冒牌货!不然当着国子监几百学生的面,口水都能淹死他。

    洪炳正淡淡的道:“口舌之争不是我的强项,还是出题吧!”

    按理这轮选择方醒是占了上风,可马上就有人继续赞美洪炳正的美德。

    “敏于行而讷于言,洪先生果然有古君子之风!”

    陈茂问方醒:“你认为如何?”

    方醒双手一摊,“我无所谓,出题就出题吧,只是……”

    陈茂这次接话的速度很快,快到方醒来不及反应。

    “既然如此,那你二人就互相给对方出题吧,最后胜负,当着大家的面由几位教授评判。”

    卧槽!

    方醒真是有些怒了,他本以为是由国子监的教授出题,然后由他和洪炳正解答。可现在变成了两人互相出题,这不是偏向洪炳正是什么?

    “大儒?我呸!”

    陈茂连意见都不征询,就决定了出题的方式,这让方醒对所谓的大儒更是鄙夷到家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