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54章 黑衣宰相
    ps:上架了,一号到三号每天五更,之后每天三更。

    这本书的未来就掌握在书友们的手中,爵士码字的动力也在大家的手中。

    恳请大家用订阅支持爵士!!!

    今晚很多书友都再支持着爵士,爵士感动之余,决心要做些什么。

    今晚我将会努力码字,如果在凌晨能把第二章码出来,那么明天就是六更。

    第二更顺利的话,会在十二点半左右更新!

    爵士要拼命了!

    ……

    从主殿到后面,一路上花草树木繁茂。走在那石板路上,听着远处的梵唱渺渺,让人心静神宁。

    树叶沙沙,阳光斜照过来,让人不知道是风动,还是自己的心动。

    禅房花木深,在一座被草木包围的禅房外面,朱瞻基肃容对门外的小沙弥说道:“请告知少师,瞻基请见。”

    小沙弥看看朱瞻基身后的方醒和张淑慧,然后才转身进去。

    方醒有些模模糊糊的猜测,他低声问道:“里面的不会是那位……大师吧?”

    朱瞻基点头道:“正是少师。”

    方醒觉得身体有些打颤,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因为要见到的那个人太富有传奇性。

    很快,小沙弥就出现在门口,伸手示意三人进去。

    方醒垂眸跟在朱瞻基的身后,慢慢走过了前厅。

    后面的禅房布置的很简单,一张矮桌,一个书柜,文房四宝,外加蒲团几块而已。

    只不过蒲团的上面端坐着一个须眉皆白的老僧,正在伏案书写。

    听到脚步声,老僧抬头,方醒顿时就是一惊。

    这老僧的面相很是吓人,特别是那双三角眼,让张淑慧不禁低呼了一声。

    到了此时,方醒终于知道这老僧是谁了。

    道衍和尚,俗家姓姚,朱棣赐名广孝。

    当年有人给他看过相,说他生就三角眼,病虎之相,当主杀伐。

    而朱元璋如果知道后来的事情,大概就不会在姚广孝进京时只给了一袭僧袍,而会把他拘在京城。

    可以这么说,朱棣的靖难有一小半就是眼前的这个老僧鼓动的。而且在靖难之役中,真正的第一功就是这位姚广孝。

    姚广孝的目光扫过了方醒,指着前方的蒲团说道:“你们且坐下吧。”

    三人坐下后,朱瞻基恭谨的道:“少师,您最近一直在北平,家父和我都很挂念您,这次回来,就搬到府里去住吧。”

    姚广孝饶有兴趣的看着方醒,随口道:“富贵于我如浮云,还不如在这处静心。”

    朱棣在金陵城中给姚广孝修建了府邸,可他却从不愿去住,就算是在北平,他也多半是在庆寿寺里。

    上朝是官服,回去是僧衣,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衣宰相’。

    朱瞻基指着方醒介绍道:“少师,这位就是我书信里提到的方醒,字德华。”

    姚广孝一直在打量着方醒,他缓缓的问道:“你认为儒家如何?”

    方醒有些为难了,要知道这位可是连朱棣都尊敬有加,一句话不对,自己会不会被……

    本想含糊过去,可方醒在那双三角眼中看到了些许不屑,就脱口而出道:“禁锢!”

    话一旦开了头,方醒就不准备遮掩了。

    “儒家独大,必然排斥其它,可在我看来,儒家只可用于熏陶人性,却不能经世……”

    方醒语气铿锵:“十年寒窗,可读出来的却是书呆子,只知道之乎者也。五谷不分,四体不勤。运气好中了举,全家鸡犬升天,可这等人做了官,还得靠着师爷幕僚才不至于误国误民。”

    方醒逼视着姚广孝问道:“敢问少师,家国之重托,此等学问可当得?”

    张淑慧揪住方醒后襟的小手有些潮热,她不敢抬头,只能是轻轻的拉扯着,希望方醒能止住这等‘大逆不道’的话题。

    朱瞻基愁眉苦脸的,想着晚点怎么给方醒说好话。

    姚广孝看着昂然的方醒,面无表情。

    良久,就在方醒以为自己会被赶出去时……

    “哈哈哈哈!”

    一阵苍老的笑声回荡在禅房中,门口的小沙弥急忙探头进来看了一眼。

    朱瞻基诧异的看着姚广孝,不知道他为何发笑。

    老和尚笑的喘不过气来,小沙弥急忙进来给他捶背,同时倒上了一杯茶水。

    “咳咳咳!”

    喝了口茶水后,姚广孝指着方醒道:“有趣!有趣!”

    不是有罪啊!

    方醒顿时心中一松,就笑道:“少师学究天人,我不过是一己之见罢了。”

    “都且去吧。”

    姚广孝突然收起了笑容,垂眸赶人。

    喜怒无常啊!

    出了禅房,朱瞻基摸摸脑门,意味深长的说道:“德华兄,皇爷爷可是对少师言听计从的。”

    方醒摇头道:“少师不是那种拘泥于世俗之人,而且他也不是儒家信徒,不必担心。”

    姚广孝可是背着个叛逆的罪名,连他的姐姐都不愿意见他,只是责骂。

    而当他去见好友王宾时,王宾只是叫人传话:“和尚误了,和尚误了!”

    目前朱瞻基也在接受姚广孝的教育,所以这位堪称是三代帝师。

    等方醒等人走后,那个小沙弥就埋怨道:“少师,你不该大笑,那样还可以多活几年。而且那个年轻人大言不惭的诋毁儒家,您居然不教训他!”

    姚广孝把毛笔一搁,扔了颗糖给小沙弥,然后看着门外的花草说道:“我本是儒僧,可历经百劫,却勘破了所谓的名教。”

    “所谓儒家,不过是一群想占孔圣人便宜的家伙,借着他的名头和典籍,肆意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注释,最终不过是为一群人牟利而已……”

    “那小子不错,虽然有些愣头青,可居然知道一家之言不可当的道理,瞻基有他教导,我可脱身矣!”

    朱瞻基是朱棣硬塞给姚广孝的学生,可他年事已高,目下只关注自己著述,再加上还要上朝,哪有时间去教导别人。

    走出禅房,方醒看到有几个男子正在外面躲躲闪闪的,看到他们出来后,几人都目露羡慕之色。

    朱瞻基介绍道:“这些都是希望能见到少师,最好能得到少师点评几句的人。”

    哦!就像是三国时期的月旦评一样啊!都想拿到评价,然后身价百倍,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

    比如说曹操。

    跟朱瞻基分别,一路回到家中,婉婉小郡主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看到方醒进来,婉婉撇开大妞,跑过来,示意方醒低头。

    方醒无奈的弯腰下去,然后就听那稚嫩的嗓子在耳边说道:“昨天我见到那个老和尚了,父亲见到他就像是马苏见到你一样的乖。”

    方醒摸摸婉婉的头顶笑道:“我刚才也见到了,是个了不起的和尚。”

    心愿已了的婉婉马上就去找自己的小伙伴,院子里顿时响起了清脆的笑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