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20章 到达大营
    五月下旬,一溜灰头土脸的队伍开到了广xi思明府外。

    “真他么的热!”

    董辟不耐热,他想偷偷的解开衣领,可却怯于方醒的军令,最后只能是用手当扇子,略胜于无。

    长长的队伍鸦雀无声,从京城出发到现在,在方醒的严令下,基本上就是一路走一路练兵。

    士兵们的皮肤都变黑了,方醒摸摸自己的脸,觉得还是不要照镜子了,肯定是包公脸。

    前方就是府城,但当城中来人告诉方醒,你们别进城了,需要什么补给,俺们送出来后,方醒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我们可是从京城一路赶到了这里,好歹进去让我们歇一歇吧!”

    来人看到边上的辛老七目露凶光,就苦笑道:“实不相瞒,最近交趾人时常来骚扰,要是你们进城,城里的百姓说不定会跑。”

    方醒一时间没明白意思,等董辟和这人去交涉的时候,他才有些心冷。

    这是觉得进驻了小股军队之后,会引来交趾人的进攻吗?

    也许不是,但当地的这种反应让方醒有些明悟了。

    这里就是边境,过去就是和华夏有着一千多年纠葛的交趾。

    前宋时,交趾可是杀了不少这边的人,据说是屠城。

    殷鉴未远,本地人对交趾看来有些畏惧。所以一旦发生叛乱,必须要有援军,不然整个广xi都有可能沦陷。

    董辟和本地官员交代了紧缺的物质后,就过来解释道:“方先生,那些交趾人身体灵活,而且悍不畏死,所以本地人真是有些怕了。”

    热带雨林的人种,让方醒想起了一个名词。

    郁闷的吐出一口气,方醒就叫了扎营。

    帐篷搭起来,方醒刚进去,就叫来了斥候。

    “可遇到大军的信使?”

    斥候摇头道:“没有。”

    方醒挥挥手,等斥候走了之后,才叫来了董辟。

    董辟一进来就摘掉了头盔,满头大汗的道:“方先生,这天气可真是够呛啊!”

    方醒笑道:“现在才五月,等到了六月以后,这边的天气能让人发疯。”

    闲聊两句,方醒就交代董辟去辎重那边搬运些纱巾来。

    所谓的纱巾,不过是方醒用仓库中的透气布料改做的玩意。

    方醒接着去巡视军营,交代不许喝生水,不许裸露皮肤在外。

    “这都是关系到人命的大事,哪个百户不尽心,我没二话,这种人咱们聚宝山千户所是绝不会要的!”

    百户们都轰然应诺,方醒接着交代道:“所有的火药都要注意防潮!”

    辛老七解释道:“少爷,咱们的火药都是放在木桶里,而且还事先放了一层您给的那个什么防潮纸,保证不会用不上。”

    那个防潮纸其实就是牛皮纸,先把牛皮纸放进木桶中,然后再放进火药,口子扎紧。方醒试验过,防潮的效果不错,就是要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方醒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就看到董辟已经带着向导来了。

    “大军现在在哪?”

    方醒劈头盖脸的就问道。这时候的通讯不便,要是张辅的大军转移了,方醒就得跑冤枉路。

    向导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让方醒和董辟都是暗自无语。

    董辟劝解道:“方先生,英国公用兵如神,想必消息不可能会传出来吧。”

    保密,这是军事行动成功的第一要诀。

    方醒无奈的道:“那我们就到乂安府去吧。”

    兵部的命令是让到乂安府为止,而后的行动就由英国公张辅安排,所以方醒也只得是按照计划来走。

    第二天,所有的士兵们都笼上了一层灰色的细纱,看着有些怪异。

    等大队人马进入到交趾境内后,方醒才发现自己有些矫枉过正了。

    “蚊子不多,蚂蟥也没有。”

    辛老七特地在周围转转,只要是不进森林,大路上几乎没有那些致病的昆虫。

    方醒的嘴角扯了扯,说道:“那就取下来吧。”

    一路艰难的前行,沿途看到的平民都是瘦瘦小小的,看到有军队路过,都呆呆的站在边上看。

    就在这些带着敌意的目光下,方醒带着人马到了乂安府。

    “大军已经到了新平府,这里最近敌军骚扰过甚,不知……”

    被当头一棍的方醒只得暗自咒骂着兵部的不靠谱,然后又鼓舞士气,继续前进。

    “幸好不是雨季啊!”

    如果是雨季的话,方醒估计自己这些人到了新平府也会倒下三分之一。

    而此时的新平府政平州的大营中,张辅和沐晟正在接旨。

    等传旨的太监走了之后,沐晟笑道:“国公爷这次可是碰到亲戚了。”

    张辅脸色不变,只是自嘲道:“景茂,这个妹夫我可是第一次谋面,陛下要我验验他的成色,这可是有些为难我喽。”

    沐晟比张辅要大好几岁,而且儿子沐斌已经和张辅的女儿订婚了,所以他说话也是毫无顾忌。

    “文弼,我可是听说这位方醒在金陵给了汉王没脸啊!”

    虽说将领不能站队,可张辅是谁?沐晟是谁?

    一个英国公,一位黔国公,两人又是亲家,所以谈话也无需太过避讳。

    张辅哼道:“我这妹夫整日就在庄上过活,不过是教了几名学生,就有人看不过眼了!”

    沐晟笑道:“你也不看看学生中有谁!”

    说到这个,两人都想起了汉王的多次来信,信中大谈双方的交情,从初次认识开始,到靖难之役,再到现在……

    相互对视一眼,沐晟叹道:“这浑水不好淌啊!”

    张辅淡淡的道:“不淌就是了。”

    沐晟本想再说些,可看到张辅脸上隐隐有凌厉之色,就转口道:“你那妹婿来了你怎么安排?”

    说到这个,连张辅都有些无奈的道:“他无官身,可偏偏陛下又把那个千总部交给了他,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沐晟大笑道:“人家没官身,你可摆不起统兵官的架子喽!”

    张辅失笑道:“且看吧!”

    就这样过了两天,当方醒到了大营外面后,张辅马上就安排道:“我就不见了,给他们一个地方安营,粮草药材都给足就是了。”

    于是方醒一行人就被安放在了大营的角落里。

    在这个二十多万大军的地盘上,方醒这点人马真是如大海中的一朵浪花般的,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