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118章 汉王的招揽
    ps:终于写完了这一章,爵士得赶紧睡觉,明天继续努力工作。

    深夜的环境很静谧,爵士的脑海中全是关于后续发展的思索——再撸半章?

    ……

    远在北平行在的朱棣接到了奏章,看过之后,他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让下面的人都心中忐忑。

    按说皇帝在行在,那么只要不是大事,你有什么弹章就该等待回去后再上。

    可这次不但是上了,而且数量还不少,这让没看到奏章的杨荣都有些摸不清出了什么事。

    朱棣端坐在上面,目光深沉,良久才说道:“事关皇太孙学业之事,国子监轻浮。”

    奏章被传了下来,杨荣等人看了后,都有些面面相觑的。

    国子监轻浮,这一板子打下去,那位秦司业的名声肯定会顶风臭十里。

    那么皇太孙此后是否就该回归正统的教学模式呢?

    这个是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至于方醒,此后大概会被打入冷宫吧。

    朱棣沉吟了一下,说道:“英国公不是上了奏折,说是兵力不足吗?”

    杨荣低头道:“正是,天气转暖后,那些交趾叛逆又开始活跃起来了。”

    朱棣的这个神转折让大家都有些摸不清头脑,只能是静待处理意见。

    轻哼一声,朱棣说道:“交趾叛乱反复,而北征在即。传旨,令聚宝山千户所前往交趾,听候英国公的调遣。”

    聚宝山千户所?

    这个千户所怎么没听说过?

    朱棣的眸色幽深,静静的看着案几上的奏章。

    ……

    “秦班拉肚子?那关我什么事?”

    面对着朱瞻基的试探,方醒毫不犹豫的说道:“虽然我很高兴,可想到那位如今是臭不可闻,心中就有些……难受!”

    说着方醒还抱起婉婉,把脸埋在她的后背,深深的叹息着。

    小郡主觉得很好玩,于是小身子就向着后面一拱一拱的。

    朱瞻基真想把自己的妹妹给抢过来,然后看看方醒如今的嘴脸。

    消息传到了后宅,小白兴奋不已,同样是抱住了铃铛,感慨道:“这菩萨可是真灵啊!我前几日才许愿,没想到今日就传来了那个恶人倒霉的好消息。”

    “可别瞎说,小心菩萨让你晚上做噩梦!”

    张淑慧嘴里斥责,可在今晚的菜单上却多写了几道硬菜。

    四月的金陵气候宜人,方醒带着朱瞻基在庄子里巡查了一圈,感觉有些新农村的味道。

    家家都养有家禽和猪,多余的空地上,那些辣椒已经开始茁壮成长了。

    “回头让你的庄子都按着这个弄,保证周围的人家纷纷效仿。”

    方醒一直觉得用行政命令去推广事务效率很低,在他看来,最好的方法就是从上到下的垂范。

    朱瞻基走了,带着方醒的承诺走了。

    “没什么,我只是答应可以让他的人来观摩一下。”

    张淑慧担心自家的好处被别人学走,哪怕是皇太孙也不行。

    小白也是气鼓鼓的,觉得方醒不应该答应别人来学习。

    方家庄的养殖是配套的,从饲料到粪肥处理,这些都在老庄户的带领下成型了。

    但是方醒却不大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什么时机比较恰当,然后推出一种高产作物来。

    有了那种作物,至少以后的大明能填饱自己的肚子。

    “少爷,有客人。”

    方醒正准备取笑一下妻妾,可丫鬟却来了。他只得起身道:“你们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到了前厅,方醒看到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子正坐在那里,目光还在打量着这个前厅。

    方醒加重了脚步,道:“不知有客到,失礼了。”

    这人才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进门的方醒,也不起身,只是微笑道:“方先生,可是让咱家好等啊!”

    下巴光溜溜,嗓门尖利,自称咱家。

    这是宦官。

    方醒看到这人并没有带着随从,就知道不是太子宫中的,于是他就坐下去,淡淡的道:“不敢,不过是没有准备而已。”

    不速之客!

    这个暗钉子给的结结实实的。不过这人的脸色依然未变,只是笑道:“咱家也不啰嗦,直接说了吧,咱是奉命前来,请方先生还需恭谨些。”

    这人说的是奉命,而不是奉喻,方醒就漫不经心的道:“有事请说。”

    来人的脸终于有些发黑了,他干咳一声道:“咱家是汉王殿下的人,汉王殿下有话要对你说。”

    说完这人就盯着方醒,心想这次你得站起来吧,难道你还想坐着听汉王的话?

    可方醒就是这么坐着,根本就无动于衷。

    来人气咻咻的盯了半天,最后才勉强说道:“殿下说了,方醒要是能到汉王府,那左承奉就是他的了。”

    这下你该起身感谢了吧?

    方醒动都不动,等那道目光几乎都实质化之后,才端起茶杯,讶然道:“咦!这茶怎么凉了?”

    “方醒!”

    来人大怒,起身指着方醒喝道:“别以为你跟了皇太孙就有前程,这祸福还未可知呢!”

    如果不是朱棣对汉王太过于宽厚,方醒这下绝对就是一茶杯扔过去。

    不过既然话不投机,方醒也是淡淡的道:“汉王厚爱,本不该推辞。不过我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不喜欢和脾气不好的人相处,得罪了!”

    等这人气呼呼的走了之后,方醒才冷笑道:“汉王?我看你能逍遥几年!”

    作为知晓最后结果的方醒,绝不会和汉王有任何的亲密关系。而且汉王的人在衮州府外想干掉他的仇还没报呢!

    方醒拒绝了汉王的邀请后,就当是没这回事,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可汉王却好像对他生出了兴趣,居然第二天又派人来了,而且还带着礼物。

    看着这些珠宝,方醒对来人说道:“我本白身,不敢接受这些东西,还请回去吧。”

    这就是死心塌地的不跟汉王过招了。

    汉王三番两次的派人来,这消息马上就被太子知道了。

    “被拒绝了?”

    太子本来觉得方醒的身上有些小毛病,可在得知了方醒几次拒绝汉王的招揽后,这些小毛病都变成了优点。

    朱瞻基一边给婉婉按摩因为疯跑而酸痛的小腿,一边自信的道:“父亲,德华兄不是那种人。”

    朱高炽笑道:“是啊,我儿的眼光不错。”

    朱瞻基得意的道:“我和德华兄可是朋友,他家的后院我都是出入不禁。”

    婉婉觉得小腿的酸痛消除了些,就瞪着大大的眼睛冒出一句话。

    “可我还睡过他的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