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带着仓库到大明 > 第82章 你爹的节操呢?
    老丈母的生辰,哪怕她只是张淑慧的嫡母,可听说了张淑慧小时候就养在老夫人的身边后,方醒觉得自己的礼物有些简薄了。

    借着朱瞻基来上课的机会,方醒就问了皇家会给张老夫人送什么贺礼。

    朱瞻基托着下巴,想了想:“德华兄,要不你还是写一幅字吧。啧!不行。”

    想起皇家已经准备好了的礼物,朱瞻基就建议方醒还是走文人路线比较好。可再想到方醒的那一手字,朱瞻基也是头疼不已。

    方醒干咳一声,憋屈道:“那啥,我不准备送字。”

    于是朱瞻基就把皇家要送的东西大致说了一遍,其中后宫送的最值钱和漂亮,而皇帝送的是一幅字。

    还有太子和太子妃也得要送,不过他们要低调些,不然就有抢班夺权的嫌疑。

    “我自己准备画一幅龟寿延年图,不过人就不去了。”

    朱瞻基的画不错,方醒已经打定了主意,等晚点,一定要让朱瞻基每年给自己画一幅画,留给子孙们当压箱底的传家宝。

    朱瞻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方醒盯上了,眉飞色舞的说着自己画画的心得。

    两人正说着,辛老七一脸煞气的走进来。

    “少爷,那个李茂又来了,就在咱们的庄子外面晃悠,好像是在等什么人。”

    “卧槽!这小子真是胆儿够肥啊!上次的事还没找他算账,居然就敢来堵门了!走!”

    方醒气得真想撕了那厮。要不是仓库只能带东西出来,不能带活物和大量的东西进去,他肯定会把李茂弄进去,在里面用十八般酷刑招呼他。

    朱瞻基苦笑道:“德华兄,那个李茂可是得罪了你?”

    在辛老七说到李茂的时候,方醒注意到朱瞻基的表情有些古怪,所以才用堵门这个说法。

    方醒故作义愤填膺的道:“上次那厮在我庄上勾引小媳妇,还想把人给拐走,幸亏他跑得快,不然我打断他的三条腿!”

    三条腿?

    这个疑问在朱瞻基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有些尴尬的道:“德华兄,这个李茂的父亲,最近……和家父有些…那个。”

    方醒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指着朱瞻基,不敢相信的问道:“他老爹居然勾搭到了你爹?”

    这节操呢?

    堂堂大明的太子,居然被一个顺天府的知事给勾搭上了!

    朱瞻基很尴尬,觉得自己的父亲确实是有些饥不择食。

    不过大家都知道,太子的地位近些年有些摇晃,所以导致了他的手中钱财匮乏。

    而李茂的爹娶了个有钱的老婆,也就是李茂他*妈,陪嫁丰厚的让人眼红。

    上次李茂被方家庄的那个小媳妇给坑了一把,回家后就写了封信回北平,很快,李知事的指示就到了。

    “你爹怎么会……哎!”

    方醒也知道太子缺钱,不过你缺钱不是正好让人看到自己的坦荡吗。

    “你想想,如果大家都看到了汉王和赵王比太子还有钱,有实力,舆论会如何?”

    方醒在有意诱导,可最后一想,朱瞻基这个儿子怕是也不能干涉自己太子老爹的事吧。

    朱瞻基只得劝道:“德华兄请放心,这个李茂的幸进心太强,我和家父都对此有所防备。”

    泥煤!人家把钱给你爹花了,可最后还落了个利欲熏心的结论,这真真是让人……

    大快人心啊!

    不过李知事以后的仕途大概会顺畅许多,对此方醒也只能自我安慰道:老子的学生中间有太孙,有小侯爷,你娃算个屁啊!

    李茂终于在方家庄外面见到了朱瞻基,可他见到的却是一个威严不可侵犯的皇太孙。

    “把心思多用在学业上,莫要学轻浮浪荡子。”

    丢下这句话,朱瞻基在贾全等人的护卫下扬长而去,留下了个面色惨白的李茂。

    “为何说我是轻浮浪荡?”

    李茂的目光转向了方家庄,想起了上次自己被那个小媳妇给‘污蔑’为拐子的事迹。

    “方德华!我和你不共戴天!”

    这年头,断人前程就等同于杀人父母。李茂的心思就在官场上。当然,为此他得先过了科举这道关。

    “我已经中了举人,等下一次会试我可以留在应天府,哦不,我应该回顺天府去。”

    这时候的科举,南方和北方的差距几乎让人绝望,所以洪武年时,北方的士子就为此闹过一次。

    老朱知道阅卷官没问题,最后的名次也没问题。

    可问题在哪呢?

    问题在于北方人需要安抚。

    最后老朱就学了曹操,借了几颗人头,这才把人心给安抚下去。

    所以到了现在,南北榜几乎是公开的科举分配方式。

    回到顺天府,以顺天府的学籍来金陵参加会试,这才是加分的王道啊!

    这就和后世的各种加分政策一样,不过明朝更彻底,干脆就把北方和南方的考卷分开,各自按照名额录取。

    还不知道有人要和自己不共戴天的方醒,此时正在沐浴。

    去给老丈母祝寿,沐浴是必须的。

    只是熏香方醒不干。

    “不许给我的衣服熏香啊!”

    方醒固执的认为,女人熏香是香喷喷的,而男人熏香很恶心。

    张淑慧穿着一身轻纱走过来,埋怨道:“夫君,别人都熏得,您为何不愿意呢!又没人敢说您是女人。”

    方醒摸着依然还没长出胡子的下巴,辩驳道:“那男人都有胡子,你们女人要不要也来一点呢?”

    说着方醒就看到了张淑慧弯腰下去,一层薄纱怎么能阻挡他那可以当飞行员的眼睛呢?所以……

    “夫君,时间不多了,我…呜呜……”

    一阵折腾后,方醒喘息着说道:“这就是女人熏香的结果,男人喜欢啊!”

    张淑慧浑身酥软,咬着红唇,最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眉眼弯弯的,看得方醒食指大动,差点就想二度梅花了。

    “夫君,您赶紧穿衣服出去吧,小白肯定在委屈了。”

    恬不知耻的家伙穿的人模狗样的,然后去了外面,就看到有些噘嘴的小白。

    今天小白是不能去的,所以方醒拉着她到了僻静处,在小白以为他终于要对自己上手的时候,几袋子零食就送到了她的手中。

    “好好看家,厨房我已经吩咐过了,今晚有你喜欢吃的扇贝粉丝,还有牛排。”

    在家丁们的护卫下,方醒今天没骑马,而是和张淑慧一起坐上了马车,去了城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