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519章 枯荣神功
    百忍上人白眉紧蹙,久久不语。

    良久,端起面前的茶盅,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双手抱拳,向萧凡一拱。

    “萧道友,老朽不才,愿意领教高招,请道友指点!”

    萧凡肃然颔首,抱拳还礼:“不敢当。”

    两人缓缓站起身来,隔桌峙立。

    辛琳脚下遁光一起,倏忽间就到了数十丈之外。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盯住了这边。

    毫无疑问,这一战将成为七夜界和南洲大陆的终极之战,此战的结果,会直接影响到数个界面今后的荣辱兴衰。

    对战的两位,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很神秘。

    百忍上人目前来说,是七夜界唯一一位已经臻于悟灵后期境界的高人,甚至在场的大多数人,此前都误以为他早已坐化。若不是萧凡窃取了始祖大人的记忆,纵算是他们,也未必能与这位传奇人物见上一面。

    而萧凡,却是万年以来,最令人难以置信的天纵奇才。区区数百年光景,就走完了别人数千年也未必能走完的道路。虽然谁都很难确定萧凡的真实境界,但从他刚才轻而易举就将悟灵中期巅峰状态的乌蛟王干趴下,也能推断得出来,应该也已踏足后期境界了。

    两位悟灵后期大高手的终极对决,不管在何种情形下,都是很让人期待的。

    连黑裙少妇都饶有兴趣地望了过来。

    她也很想亲眼见识一下,萧凡眼下的修为,到底臻于何等境界。

    不过,对于这场决战的形式,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猜测,可惜的是,好像每个人猜得都不对。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站着,仅仅隔着一张小小的案几,几乎算得是近在咫尺。既没有祭出法宝,也不曾亮出兵刃。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两人绝无动静,却不知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开打。

    有眼尖之人发现,百忍上人脚下土地的颜色,似乎起了一点变化。

    由黄褐色变成了淡绿色。

    纤巧的小草。从百忍上人脚下探出头来,随风摇曳。宛若初生的婴儿,不住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好奇而又娇怯。

    一股勃勃生机,扑面而来。令人略一感受便即心旷神怡,只觉得心中俗念一扫而空,渐渐被一种新生的喜悦所取代,这种喜悦很轻柔,却深入内心,与神魂之力融为一体,再也不愿散去。

    不少人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连刚刚无所不在,到处充斥的杀伐之气,都在不知不觉间,被冲淡了许多。

    然后茶几也开始变色。

    更多的绿草。在茶几上生长出来,慢慢布满了整个茶几,连正在燃着炭火的红泥小火炉和火炉上冒着滋滋蒸汽的紫砂壶,都长出一颗颗碧绿的小草,偏偏小火炉里的木炭还在燃烧,紫砂壶壶嘴里依旧在冒着灼热的气息。

    这一切,似乎都对小草的生长毫无影响。

    那股勃勃的生机,益发的喷涌而出,令人心情振奋。

    渐渐的,小草越过茶几。从萧凡的脚底钻了出来,并且顺着萧凡的双脚,往上蔓延。

    萧凡一直静静站着,一动不动。连小草从自己的脚上生长出来,也恍若未觉。

    终于,小草连成一体,不但覆盖了萧凡全身,也覆盖了百忍上人全身,两人都只有头颅露在外边。粗粗一看,还要以为是两棵人形的绿树。

    迄今为止,萧凡脸色平静,几乎如同入定一般,倒是百忍上人微微蹙了蹙眉头。

    时间一点点推移,小草一点点生长,虽然速度很慢,却极其稳定,自始至终,都没有停下来过。小草逐渐长得粗壮,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在小草的中央悄无声息地冒出头来,生机益发旺盛。

    “是枯荣神功……”

    忽然有人叫道,如梦方醒的样子。

    随即就有人发出恍然大悟的惊叹声:“早就听说过百忍前辈的枯荣神功,神妙莫测,能在不知不觉间直接控制对手的心神而不自知。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正是。这姓萧的南洲后辈,进阶速度太快,根基肯定不稳,心境又怎能和百忍前辈这样的高人相提并论?以枯荣神功直接攻击他的神魂,乃是最有效也快捷的手段。”

    “说得对。百忍前辈不愧是后期大高手,姓萧的后辈,如何抵挡得住?”

    立时便有人随声附和。

    声音都很大,并未刻意压抑,似乎谁都不在意萧凡是否能听到他们的议论。或者,他们根本就是想让萧凡听到。神魂对决,看上去极其平静,甚至十分无趣,实则凶险万端。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要么彻底成为废人,要么被对手控制心神,沦为傀儡。

    或许这姓萧的后辈听到他们的议论之后,心中不安,就更容易败下阵来。

    也不知萧凡是否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总之一点反应都没有,平静如镜。

    黑裙少妇脸上浮起一丝似笑非笑的神情,好像也觉得这一切颇为有趣。

    百花怒放,满目金黄。

    所有小草都同时绽放出一种黄色的小花,这种花并不娇艳,更不妩媚,十分寻常,却自有一股清新可爱的气息。

    百忍上人一动不动,双眼却死死盯着萧凡,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终于,萧凡的双眉也微微蹙了起来。

    一缕精光,飞快地自百忍上人眼里闪过,骤然之间,黄色小花完全盛开,然后一部分开始转变为其他颜色,赤橙绿青蓝紫各种色泽都有,黄色的花海变成了七彩花海,娇艳异常,充满着青春朝气,也充满着诱惑之意。

    萧凡的眉头又微微蹙紧了些,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

    七色花海娇艳到极致!

    众人忽然发现,百忍上人的脸色,略略有些变化,似乎苍白了几分,颇像是真元有些透支的模样。

    或者,是神念之力透支。

    盛开之后,就是凋谢!

    然而鲜花凋谢之后,却是结果。

    当一枚枚五光十色的灵果挂满枝头之时,一股股清香四溢,直直将人的馋虫都勾了起来。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俱皆露出了惊惧之色。要说他们这些高阶悟灵老祖,数千年间,什么奇珍异果不曾见过?什么山珍海味不曾品尝过?怎会对一枚枚并不是真实存在的果子,产生这样奇怪的**?

    却原来已经在不知不觉间,也坠入了枯荣神功的糓中。

    百忍上人在神魂之力上的修为,竟然已经精深到了如此程度。他们远在数十丈之外,只是旁观,都被如此深刻地影响到,直接和他对面决战的萧凡,又该承受了多大的神魂压力?

    果不其然,萧凡的眉头更加拧在了一起,只不过眼神依旧清明。

    再看百忍上人,只见一缕缕氤氲的白气,正从他头顶升腾而起,渐渐凝聚成团,再不消散。

    毫无疑问,枯荣神功已经催动到了极致。

    或许,这场不见血的决战,就要见分晓了。

    金秋十月之后,就是严冬。

    这一回,却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循序渐进,而是在瞬间,所有灵果便悄然脱落,一阵冷冽的寒风吹过,满目苍翠的小草,就好像转眼间便失去了生命,变成了枯黄的颜色,再然后,就变成了淡白色。

    一股肃杀的萧条之意,向四面八方鼓荡而出。

    刹那间,每个人都觉得心头沉甸甸的,悲观绝望的心情,立时涌上心头,只觉得前景一片灰暗,再也看不到半点希望,心中说不出的郁闷烦躁,甚至有好几位悟灵老怪,齐刷刷地亮出了兵刃,目露凶光,只想找人拼杀一番,才能消解得了心中那股绝望烦闷之意。

    “怎么忽然之间,变得如此急躁了?明明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大获全胜!”

    这当儿,一位身穿淡蓝色布袍,容貌寻常普通的中年男子,忽然轻轻叹息了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名蓝衫男子,自现身以来,一直都是默不作声,只安安静静地站在自己守护的方位上,无论场中如何变化,都不曾移动过半步。或许因为他太过安静寻常,固然几乎没有人关注到他。

    甚至在场的悟灵期老怪,也只有极少数几个人才知道他的底细,在萧凡那份榜文之中,此人的排名仅次于百忍上人,位列第二。

    传说之中,这位荀夫子也是最有希望突破瓶颈,臻于悟灵后期的超级大能,甚至他现在都很可能已经突破了瓶颈,只是刻意压制着自己的气息,让自己不是那么引人注目。

    黑裙少妇嘻嘻一笑,说道:“小友,岂不闻人力有时而穷?这枯荣功确实有些门道,如果修炼到极致,就足以功德圆满,立地飞升了。百忍小友,还差了最后一步。只不过,纵算他真的将枯荣功修炼到了最高境界,想要对付萧真人,那还差了点火候。”

    便在此时,一直蹙眉不语的萧凡,忽然轻轻一笑,一股浩然之气,骤然自他的体内喷薄而出,如大海怒潮,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所过之处,本已枯萎的小草,再次泛绿,顷刻间鲜花盛开,布满了整个湖心岛,成为一座花的海洋。

    百忍上人一声闷哼,脚下一软,倏忽坐倒,刹那间,面色灰败,仿佛一下子老了几百岁,一股腐朽的气息,透体而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就此坐化,再不起来。(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