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505章 反水
    “小贼!”

    “去死吧!”

    血光少年一见萧凡现身,立即双手一样,十几道血线交叉飞出,组成一个血色的微型漩涡,向着萧凡席卷而去。

    他实在已经难以容忍这些蝼蚁对他的偷袭和戏耍了。

    血线所过之处,萧凡连半分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斩成了碎片。

    七夜蟒的脸色立时沉了下去。

    这小贼看起来如此逼真,没想到竟然只是一个虚影。在这个法阵之中,似乎他的感知也出了问题,被削弱不少。不然的话,就算再了不得的幻术,又怎敢在他面前施展?

    “唰”

    一柄青光闪闪的长剑,骤然自血光少年的身后杀到。

    这一剑没有花招,也没有后手,就是这么一剑,直直地斩了过来,唯一所仗恃者,就是速度快到了极点!

    “小贼!”

    七夜蟒更是勃然大怒,想都不想,反身一剑斜斜撩了上去。

    下等界面的破铜烂铁,怎能挡得住他的血剑。

    果不其然,两剑相交,“嚓”地一声轻响,萧凡手中长剑粉碎,化为十几截碎片。

    七夜蟒不由得愣怔了一下。

    如果萧凡的长剑从中一分为二,倒也在情理之中,现在碎成十几片,算是怎么回事?

    很快,七夜蟒就明白过来。

    十六片螭蛟本命龙鳞所化的短剑,闪耀着刺骨寒芒,飞斩而下。

    七夜蟒一声冷哼,浑身浮现出一片片鲜红的鳞甲,将全身上下都包裹起来,龙鳞剑所过之处,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却是毫发无伤。

    萧凡脸色一沉,吐气开声,一掌猛击而出。

    龙象重手!

    当此之时。七夜蟒纵算有千般手段,也只能同样吐气开声,一掌迎了上去。

    轰然一声巨响!

    七夜蟒只觉得一股庞然巨力翻涌而来,带着死敌天鹏气息。不由浑身巨震,脚下一虚,连退七步,才勉强站稳脚跟,却仍然摇晃了两下。

    萧凡并没有再次出手。只是站在当地,冷冷盯住他,淡然说道:“老魔,看来你不施展化龙之力,这具肉躯也不过如此了。”

    七夜蟒狞笑起来,喝道:“小贼,你不要得意,以为炼化了一点圣灵之力的皮毛,就真的能掌控这天地之威了?”

    “差得远呢!”

    “我知道差得远。不过阁下这具肉身,也不是真的圣灵之躯。那化龙之力。你每次都要消耗圣灵元神才能施展得出来。阁下当初下界之时,元神之力就残缺不全,在下界过了这么多年,又消磨不少。却不知阁下还能再施展几次?”

    萧凡不徐不疾地说道,语气镇定如恒,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七夜蟒脸色一沉,说道:“我就知道鬼物靠不住,那鬼婆还跟你胡说了什么?”

    萧凡淡淡说道:“该说的,她都说了。”

    “哼,哪怕只能再施展一次。要灭杀你们这几个小辈,那也是绰绰有余!”

    “小贼,你不是自恃肉身强横么?本始祖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炼体术!”

    七夜蟒咆哮起来,浑身血光翻滚。一片片血色龙鳞瞬间连接在一起,化作一件鲜红欲滴的甲胄,身躯迎风暴涨,化为十余丈之巨,居高临下地望着萧凡,宛如一尊血色魔神。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透体而出。

    “小贼,可敢一战?”

    萧凡就笑了,轻声说道:“老魔,你有两个毛病,第一个毛病就是自以为是。至于第二个毛病嘛,更加致命,那就是蠢!”

    “你觉得在这个时候,我会上当和你硬拼么?”

    说着,萧凡仰天大笑起来。

    一身血色战甲的七夜蟒气得七窍生烟,抬起一只大脚,一脚跺了下去。

    刹那间轰然巨响,地动山摇!

    而萧凡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与此同时,带着青狻猊圣灵气息的黑色王玺,化为数十丈之巨,撕裂虚空,当头镇压而下。元昊甚至在虚空中显出了青狻猊本相,摇头摆尾,一道道真元法力,连绵不断地打入到王玺之中。

    有空间法阵庇护,元昊可以毫无顾忌地尽情将浑身法力都灌入法宝之中。

    王玺之威,无与伦比!

    “吼”

    七夜蟒被一帮小辈彻底气懵了,看都不看,举起拳头,猛地向空中镇压下来的黑色王玺轰击而去。

    “阿弥陀佛……”

    佛号声声,风声阵阵,黄金降魔杵从另一个方向,重重砸了下来。

    另一侧的虚空,雷光塔浮现而出,霹雳闪耀,无尽的金银色电弧,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雷光塔的底部形成一个巨大的雷球,威势迫人。

    离欧阳明月不远处,普化真人再次祭出了金刚圈。

    七夜蟒又是一声大吼,对正在蓄势的雷光塔和金刚圈理都不理,举起另一只拳头,向着黄金降魔杵迎击过去。

    便在此时,一股奇寒气息,却突然袭到了他的身后。

    一条至寒冰焰所化的白蛇,缠住了七夜蟒的腰际,七夜蟒尚未回过神来,刹那间便已凝固成冰,玄冰之力将他浑身上下都冻得**的,半点都动弹不得了。

    “轰”!

    狻猊王玺,当头镇压。

    “轰!”

    重逾万斤的黄金降魔杵也重重砸在玄冰七夜蟒头顶。

    “轰!”

    金刚圈迎头砸下。

    “轰!”

    粗大无比的金银两色雷柱,正中七夜蟒顶门。

    一时间,气浪翻涌,滚滚向两边席卷而去,七夜蟒完全被无尽的攻击彻底淹没了。纵算是天生圣灵下界,这具重新凝聚的肉身,在如此强悍的联合攻击之下,也不可能安然无恙。

    气浪尚未散尽,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就从七夜蟒站立之处爆发而出,夹杂着无尽的暴怒之意。

    蝼蚁!

    焉敢如此!

    “他激发化龙之力了,速退!”

    萧凡的声音响了起来。

    “退?”

    “想退到哪里去?”

    狞笑声中,一幅看上去有些陈旧的卷轴,飞舞而出。这幅卷轴之上,以极其苍劲的笔画,勾勒出山河社稷,大海茫茫,远山苍翠,别有一种沧桑之感。甫一出现,便即爆发出一股极其强劲的空间气息,以极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翻涌而出,瞬间便将冰天雪地都充斥得满满当当。

    “噗噗噗噗”几声轻响。

    “不好,令牌破裂了……”

    远处传来欧阳明月略带惊慌的声音。

    让这凶魔在狂怒之下,不顾一切地激发化龙之力,乃是既定策略,萧凡从传送阵里一现身,就和众人说得明明白白。大伙之所以一再激怒七夜蟒,便是如此。

    只不过再也没想到,这凶魔居然还随身携带着如此强大的空间宝物,竟然在瞬间便击碎他们的法阵令牌。

    没有了令牌,大伙便无法撕裂虚空,也一样被困在这里了。

    和已经化为龙形的七夜蟒困在同一个空间里,而且这空间还是那么的窄小,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好事。

    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吼”

    一声暴怒的雷鸣,惊天动地。

    长达数百丈之巨的血鳞龙,浮现而出,山岳般巨大的头颅上两颗眼珠跳跃着血红的火焰,怒火早已让这凶魔丧失了最后一丝人性。单是从他身上透出的气息,就压得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连天绝神尼都微微变色。

    这传说中的上界圣灵之力,果然绝不是下界之人可以抗衡的。

    天绝神尼本是姜桂之性,老而弥辣,然而面对这样强劲的对手,心中也很清楚,双方实力对比,实在太过悬殊,纵算众人联手,也绝无半分胜算。现在令牌破碎,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蝼蚁,你们都要死!”

    血鳞龙仰天咆哮,脚下遁光一起,摇头摆尾,就要冲天而起。

    然而异变陡生。

    血鳞龙的咆哮由愤怒变成了诧异,紧接着又变得十分不解。

    不知什么时候,地下的坚冰之中,伸出了两只土黄色大手,死死抓住了血鳞龙的两条后腿,无论他怎样摇头摆尾,怎样腾起遁光,始终都无济于事,就是无法离地而起。

    土魔偶!

    当初血鳞龙派遣黑裙少妇前去破除七杀阵的总控阵眼,有些放心不下,特意又将重新炼化后的土魔偶派了出去,紧随其后,果然打了萧凡和九黎仙子一个措手不及。七杀阵被破。

    不过煞鬼和土魔偶也就此一去不归。

    当时情况紧急,血鳞龙也无暇顾及,不知道黑裙少妇和土魔偶到底是被萧凡灭杀了,还是逃到了其他地方。反正接下来萧凡就启动了空间传送阵,将他传送到了这个鬼地方。

    再没想到,土魔偶会在这样的要紧关头忽然冒出来,紧紧抓住他的双脚。

    因为他对土魔偶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自然被这魔偶毫不费力的偷袭得手。

    毫无疑问,土魔偶再一次“叛变”了。

    至于萧凡到底有什么手段,神不知鬼不觉地“策反”土魔偶之后,还成功遮蔽了信息,不让他察觉,一时之间,又哪里弄得明白?

    只不过,血鳞龙愤怒之余,也有些诧异:这么好的一着杀招,居然就这样用了?

    让土魔偶禁锢住他一时半刻,有什么作用?

    他已经激发了化龙之力,这些下等界面的蝼蚁,难道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伤害到他?

    不懂!

    只能说,那姓萧的小辈,脑子实在秀逗了。(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