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504章 车轮战
    “哼,你以为纠结一批蝼蚁,从一个地方换到另一个地方,结果就能改变?”

    “告诉你,别做梦了。无论你花样再多,结果都不会有任何不同。你们这些蝼蚁,终究是要被捏死的!”

    血光少年大笑起来。

    忽然之间,眼前光芒一闪,一道符箓轻而易举地突破了他的护体光罩,贴在他的脸上,“啪”地一声,在他脸上燃烧起来,不过稍瞬即逝,就好像有人突然靠到他身边,不轻不重地扇了他一巴掌。

    所有人嘴角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无疑,这张符箓是萧凡祭出的,等阶极低,还是萧凡刚刚凝结金丹不久炼制的,遗留在储物镯的角落里。这样的符箓,因为等阶太低,对七夜蟒完全不可能造成任何损伤,就好像空气中的灰尘一样,他的护体光罩对此毫无防备。

    萧凡忽然祭出这样一张低阶符箓,用意可想而知。

    七夜蟒一怔之后,便即勃然大怒。

    “小贼,我要将你抽魂炼魄,碎尸万段!”

    七夜蟒咆哮如雷,手中血剑一扬,一道明亮刺目的血线,向着半空中的萧凡等人,横扫过去。

    “波”地一声轻响,血线所过之处,萧凡等人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他们压根就没有在那个地方出现过,消失得极其彻底。

    七夜蟒怒发如狂,血剑纵横,明亮血线向四面八方飞斩而出,“嗤嗤”之声不绝,锋锐无匹,无坚不摧的血线,最终却消失在虚空之中,没有引起半点波澜。

    就在离七夜蟒不远处的一个空间之内,萧凡和辛琳,欧阳明月并肩而立。

    辛琳在左,欧阳明月在右。在他们面前,五彩晶石闪耀,将冰雪世界之中七夜蟒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

    “强弱悬殊,要杀他难度很大。”

    辛琳轻声说道。语气平淡,不带多少感**彩。

    两百多年过去,眼下的迦儿还是当初模样,清丽脱俗,惜言如金。对谁都是平平淡淡的,甚至与萧凡对话,也是如此。尽管她的修为已经突飞猛进,到了一个极其惊人的境界,外表看来,却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什么改变。

    “他开始发狂了,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欧阳明月接口说道。

    萧凡点了点头,说道:“原本也没有想过可以很轻松地拿下他,布下这个空间阵法,也是为了不断消耗他的实力。让他一直打下去,不得休息。哪怕他修为再高,法力再浑厚,也终究会有耗尽之时。到时候,此消彼长,我们要灭杀他,就多了几分希望。”

    辛琳微微颔首,不再开口。

    她还是老样子,只要萧凡做出了决定,便坚定不移地“执行”。

    欧阳明月轻笑道:“他又开始平静下来。看来该我出场了!”

    果然,冰雪世界里的七夜蟒终于将心中的愤怒强行按压了下去,开始仔细打量起所处的环境来。

    看上去,这就是一个冰雪世界。除了奇寒刺骨,倒也没有其他的特别之处。但萧凡等人神出鬼没,来去自如,足见此间禁制的神奇。七夜蟒越看越是心惊。空间之道他并非不懂,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比较精通,但此处的空间禁制却让他不由自主地蹙起了眉头。

    神妙莫测!

    很难想象。在这样的下等界面,还有人能布置出如此精妙的空间法阵。

    他虽然知道九灵体混沌真身其中的一道灵根就是空灵根,对空间之道的领悟力极强,但那姓萧的小辈,能有多大年纪?就能有如此强悍的空间造诣,实在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七夜蟒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破不了阵,他就出不去,而萧凡掌控阵法,他始终只能被动挨打。

    虽然最终的结果还不能确定,但这种超出掌控的感觉还是让七夜蟒非常不爽,心中极度不安。

    他不喜欢这种情形!

    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一切由我做主”的感觉。

    且静下心来,仔细看看,能不能找到这空间法阵的破绽……

    不过,萧凡明显没打算让他静下心来!

    “嚯嗤”一声轻响。

    一道金光从他身后浮现而出,闪电般向他飞来。

    七夜蟒何等眼神,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金光中包裹的是一个金刚圈,带着极其强大的气息。

    “哼,太乙门!”

    七夜蟒冷哼一声,屈指一弹,一道血线浮现而出,向着金刚圈迎击上去。

    就在血线即将和金刚圈接触的瞬间,金刚圈却忽然转向,绕过了血线,从另一个方向,朝七夜蟒砸将过来。与此同时,不远处虚空扭曲,普化真人现身而出,浑身银光闪闪,九条蛟龙围绕着他,上下翻飞,不住喷吐出一团团烈焰。

    普化真人竟然直接将九龙神火罩祭出来,将自己护在其中。

    尽管百年过去,普化真人也是修为大进,但这凶魔威名太甚,神通太强,普化真人不得不格外小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反正萧凡定下的策略,就是借助空间法阵的神奇,与这凶魔车轮战,一点点消耗他的实力。

    磨死他!

    “大胆!”

    七夜蟒大怒,袍袖一抖,青色印玺飞舞而出,一化为三,倏忽合围,重重击在金刚圈上。

    “砰砰砰”三响过去,金刚圈尖鸣一声,闪电般向普化真人所在方向,飞舞而回,普化真人一举手,将金刚圈接在了手里。

    七夜蟒正要嘴里念念有词,正要驱使青色印玺给普化真人重重一击,忽然间,头顶虚空撕裂而开,一道比水缸还要粗大的金银两色电弧,猛劈而下,转眼就到了他的头顶,连半点闪避时间都没有。

    血光一闪,无数血线浮现而出,在七夜蟒头顶形成一朵血色莲花。

    仓促之间,这是他能做出的唯一防卫动作。

    但这个防卫动作毕竟太过匆忙,威力极其有限。经过雷光塔强化的昊阳神雷,绝不是这么轻易就能抵御得住的。

    “轰然”巨响。

    血色莲花顿时四分五裂,哀鸣一声,就此消失无踪。

    霹雳轰顶!

    金银两色电光,径直穿过了七夜蟒的身躯。

    七夜蟒的脸色,瞬间数变。

    昊阳神雷固然没有将他凌空炸开,却也让他的经络脏腑受伤不轻。

    七夜蟒郁闷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他可以感应到,操控雷光塔的欧阳明月,和前边不远处的普化真人一样,都不过是区区悟灵初期的修为,在他眼里,简直就和蝼蚁毫无区别,若是在平日里,说秒杀或许有些夸张,然而还真挡不住他一招一式。

    如今却胆大包天地主动对他出手,居然还偷袭成功!

    “狗贼!”

    七夜蟒咬牙切齿地骂道。

    血剑一闪,一道明亮血线夹杂着毁灭般的气息,快如闪电般向头顶虚空斩去。

    血线实在来得太快,欧阳明月虽然身怀法阵令牌,可以在各个空间随意穿行,这当儿却也来不及走掉了。当下也不慌乱,只轻轻一点雷光塔,黄金宝塔光华大放,飞旋上前,挡住了血线。

    “嗤”地一声,血线站在了雷光塔上。

    雷光塔一颤,便行若无事地承受下来,无坚不摧的血线,瞬间湮灭,连半点痕迹都没有在雷光塔上留下。

    “又是如意塔!”

    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七夜蟒更是恨得牙痒痒的。

    若是这下等界面的其他宝物,被他的血剑正面斩中,早就变成一堆破铜烂铁了,但对“如意塔”还真是无能为力。好在这些小辈似乎并不懂得如何驱使这件至宝,否则,单是“如意塔”就够他受的了。

    不过在这样的下界,如意塔的威能也一样受到极大压制,否则,只怕整个界面都要不稳定了。

    得此喘息之机,欧阳明月早已手托宝塔,消失在空间壁障之后了。

    不远处的普化真人,也祭出令牌,撕开空间壁障,消失无踪。

    虽然空间法阵很奇妙,但彼此之间修为差距太大,当初定下的计策,就是“快打”,车轮战每个人出手一击,不管中不中,转身就走。切不可在同一个空间内和七夜蟒缠斗。

    一旦被他缠住了,必定凶多吉少。

    明明敌手等阶远不如自己,却偏偏像泥鳅一般滑溜,打又打不中,抓又抓不住,七夜蟒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不过在这种郁闷之中,却也包含有令人兴奋的“美妙前景”。

    “杀了萧无极的后人,夺得那小子的九灵体混沌真身,就足以成就新的圣灵之躯,再夺得如意塔,回到上界,天下虽大,谁能是我敌手?”

    再次见到雷光塔之后,七夜蟒的心思又活动开了,自言自语说道。

    只要重新成就圣灵之躯,再加上传闻中如意塔的逆天威能,不要说整个玄灵上界可以纵横无敌,哪怕日后飞升仙界,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如意塔本就是仙家造化之宝,毗沙门天王因之成就无上威名。

    “阁下还真是贪婪之辈,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在做这白日梦!”

    话音未落,不远处虚空一闪,白衣白袍的萧凡现身而出,手握一柄青光闪闪的长剑,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讥讽之意。(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