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503章 七绝斩
    “空间禁制?”

    七夜蟒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冷哼一声,猛地一掌击出,重重轰击在黑色印玺的底部。

    在他看来,区区一名刚刚成年的狻猊祭出的法宝,能有几分威力?

    就在接触黑色印玺的瞬间,印玺却光芒大放,骤然爆发出恐怖至极的威能。七夜蟒猝不及防,只觉得胸口真气为之一滞,竟然提不上来,黑色印玺瞬间变得如山岳般沉重。

    “咔嚓”,七夜蟒甚至听到了自己右手腕骨折断的声音。

    黑色印玺毫不停留,轰然而下。

    “小辈!”

    七夜蟒气得大吼一声,猛地将丹田法力提了起来,青光闪耀,一方青色印玺飞舞而出,迎风暴涨,化为数丈大小,向着黑色印玺迎击上去。

    两方大印撞在一起,轰然巨响,犹如雷鸣。

    黑色大印“嗖”地一声,飞了起来,瞬即消失在虚空之中。

    “狻猊族的缩头乌龟,给本始祖滚出来!”

    七夜蟒收起青色印玺,暴喝道。

    “嚯嗤”一声轻响,一名俊朗男子出现在半空之中,手托黑色印玺,居高临下望着七夜蟒,正是狻猊王族的少主元昊,不过此时的元昊,身上气息威势迫人,早已突破瓶颈,真正踏入了成年境界。

    “老魔,你毁坏我的王宫,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元昊冷冷说道。

    “小辈,就凭你这区区一点圣灵血脉,也敢提算账二字?”

    七夜蟒冷笑一声,极度不屑。

    元昊冷笑道:“我知道你是天生圣灵,但你的本尊,早已在上界被无极天尊彻底灭杀。如今不过是元神下界,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这才保住了些许神魂不灭。现在也只能在下界坑蒙拐骗了。天生圣灵做到阁下这个样子,也真是寒碜得很!”

    “小辈。你找死!”

    七夜蟒勃然大怒,咆哮如雷,袍袖一抖,一道明亮的血线猛地射出,向半空中的元昊飞斩而去。

    元昊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的笑容,嘿嘿轻笑了两声,竟然就这样站在那里,不闪不避。对七夜蟒无坚不摧的血剑,视若无睹。眼见得血剑就要斩到面前,却只觉得一阵水纹般的扭曲,原本不远处的元昊,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七夜蟒已经被转到了另一个地方。

    一股刺骨的严寒,扑面而来,饶是血光少年功参造化,也略略打了个寒颤。

    极目所至,大地一片白茫茫真干净。

    漫天的大雪,伴随着呼啸的寒风。飘洒而下。

    一片冰雪的世界。

    不远处的大雪之中,一个白衣女子孑然而立,容貌清秀。就这样站在大雪之中,仿佛已经和漫天冰雪融为一体。

    “有点意思。”

    七夜蟒站住了,双眼紧紧盯住那白衣女子,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没想到在这样的下等界面,还有人能够将冰雪神通修炼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很不错了。小丫头,你到底是狻猊族的后人还是人族的后人?”

    这白衣女子身上的气息,确实有几分古怪,竟然连七夜蟒都有些分不清楚了。

    白衣女子看着他。容色淡淡的,对七夜蟒的话置若罔闻。压根就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却慢慢亮出了一柄窄长的软剑。斜斜指向地面。

    “怎么,想在此间和我单挑?”

    七夜蟒不由得愣住了,随即大笑起来,边笑边摇头。

    “小丫头,看你年纪不大,能修炼到今日的境界,也算是天赋异禀了。奈何脑子有些不好使啊……”

    白衣女子双眉微微蹙了一下,显然对七夜蟒这番言辞颇为不悦,却还是没说什么,莲步姗姗,悄无声息地向着七夜蟒走了过来。

    “好,既然你不懂得珍惜,那我就成全你!”

    七夜蟒勃然大怒。

    曾几何时,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傲气?

    “唰”

    七夜蟒也亮出了那柄无坚不摧的血剑。不过如今握在手里,很明显是打算按照白衣女子的模式,和她好好厮杀一场。身为天生圣灵,七夜蟒不容许有人比他还要傲气!

    只不过,他实在是不知道,辛琳就是这样的性格,和萧凡在一起的时候,话语都不多,更不用说是面对他这个生死大敌了。

    辛琳还是那么不徐不疾,缓缓而来。

    就在七夜蟒都有点不耐烦的时候,只听得“唰”的一声,一道耀眼的寒芒,划破了虚空。

    这一瞬间,白衣白裙的辛琳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一剑飞斩而来,那股杀意,似乎比周边的奇寒更冷。

    “哼,近身搏杀!”

    七夜蟒冷哼一声,不闪不避,挥舞手中血剑,迎了上去。

    双剑相交,立时发出类似金铁交鸣的清脆之声,血剑的锋锐,无可匹敌,辛琳手中的软剑,立时从中一折为二,尺许长的剑尖,飞舞而出,凌空爆裂,化为点点白雾,瞬间就和漫天的风雪融在了一起。

    辛琳丝毫不为之所动,皓腕挥舞,“飞羽连环七绝斩”连绵不绝的施展出来。

    在被斩断的瞬间,软剑又以快得令人炫目的速度重新长出一段剑尖来,就好像压根便不曾折断过。

    以冰雪之精化为利剑,竟然可以是软的。

    “嗡嗡”之声不绝,飞羽连环七绝斩一剑快似一剑,前后相连,几乎形成了一张剑网,将七夜蟒笼罩其下。但七夜蟒还真不含糊,无论辛琳的软剑如何的出神入化,招数如何的神奇莫测,每一剑递出,血剑都能准确无误地迎击上来,将冰雪之剑切为两截。

    “近身搏杀,你们可差得远了,当年萧无极那小贼,就喜欢用这样的打法!”

    剑光笼罩之下,七夜蟒冷笑连连。

    辛琳还是不说话,越打越快!

    七夜蟒毫不示弱,同样越打越快,只不过,终于有一次,等他抬起血剑之时,忽然觉得,转动有些不大灵活,不知不觉间,冰雪之精已经将他周遭的虚空都慢慢冻住了,奇寒已经深入到他的骨髓深处。

    第一次,他的血剑未能迎上目标,慢了一点点,软剑与血剑擦身而过,“嗤”地一声,在他肩膀之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不过这道伤口,并未皮开肉绽,更没有鲜血四溅,在割裂的同时,刺骨的严寒,就已经彻底将伤口封住了。

    片刻之后,又是“嗤”地一声,七夜蟒身上再多一道伤痕。

    随着伤痕一道道增多,刺骨奇寒也一点点地深入到七夜蟒的经络百骸。

    “小丫头,你使诈啊,近身搏杀不是这样玩的!”

    “我已经失去耐心了!”

    终于,七夜蟒一声爆喝。

    无尽的剑光之下,一股强大气息冲天而起,七夜蟒终于彻底爆发了。

    白影一闪,辛琳如同一道白色闪电,倏忽间向远方飞射而去,压根就没打算和他硬碰硬。

    便在此时,虚空中三道人影闪现而出,三股同样强大的巨力,迎头镇压下来。

    轰然作响,狻猊王气凛然,是元昊祭出了狻猊王印!

    这方印玺,乃是狻猊王宫的镇宫之宝,是第一代天生圣灵青狻猊亲自以本命神通祭炼,留给子孙后代的护身至宝,蕴藏着极其浓郁的狻猊圣灵气息,威能之强,无与伦比。纵算是七夜蟒本尊在此,也不敢小觑了。

    黑色印玺一侧,则是金光闪耀!

    破空声沉闷无比。

    一条巨大的黄金降魔杵,当头猛击而下。

    天绝神尼口宣佛号,宝相庄严。

    低沉的佛号声在冰天雪地不住回荡。

    从七夜蟒右侧杀来,近挨辛琳先前所在位置的,则是萧凡。

    龙象重手,风雷激荡!

    七夜蟒全力爆发,硬生生就和萧凡等三人撞在了一起。

    轰然巨响!

    冰雪飞扬。

    一个巨大的深坑,在冰天雪地里硬生生砸了出来,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七夜蟒,直接被砸进了深坑之中。

    萧凡,辛琳,天绝神尼,元昊四人分列四方,居高临下地望着深坑中的血光少年,辛琳和天绝神尼面无表情,俨然是师徒二人一般,一脉相承,压根就看不出她们内心深处到底在想些什么。萧凡和元昊嘴角却微微翘起,带着一缕讥讽的笑意。

    刚刚从空间通道里跌出来,便接连遭到重击,饶是七夜蟒了得,这当儿也气血翻涌,真元法力差点调集不起来,胸口隐隐作疼,显然已经伤上加伤。

    这几个小贼,时机把握得十分刁钻,决不让他有喘息之机。

    “萧凡,比起你的祖宗,你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站在深坑底部,七夜蟒咬着牙,一字一句地从嘴里迸了出来。

    “当年萧无极虽然也不是个东西,至少和人决战,还算是光明磊落。到了你这里,却是诡计多端,花样百出。你们姓萧的,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萧凡就笑了,边笑边轻轻摇头,缓缓说道:“阁下不必用激将法了。细论起来,你才是真正的作弊。阁下压根就是不应该出现在我们南洲大陆的。你是天生圣灵,总要有点圣灵的气派,无论输赢,都是你在上界的事。以圣灵之力,来到下等界面为非作歹,居然还好意思指责我们?”

    “不要脸!”

    元昊随即重重啐了一口。

    “无耻之尤,莫此为甚!”(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