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502章 战场转移
    “圣灵之力?”

    正在急速退却的维摩太子猛地顿住身形,瞪大了双眼。

    他是最纯正的圣灵后裔,对圣灵之力格外敏感。

    但萧凡此刻体内透出的圣灵气息,远比他要强烈得多,难道萧凡的圣灵血脉,比他还要纯正?然而这绝无可能,萧凡是最纯正的人族血脉,人类最强的九灵体混沌真身。

    他当然不知道萧凡直接炼化了成年圣灵的精血和内丹。

    “嚯嗤”一声!

    一颗如山岳般巨大的蟒首,从血云中探头而出,双眼精光烁烁,死死盯住了远处的萧凡和天鹏之弓,三角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拟人神情。

    这里大约再没有人比他对圣灵之力更熟悉了。

    他可以不将其他“蝼蚁”放在眼里,却绝对不敢小觑天鹏之弓。

    无论金翅大鹏还是银翼雷鹏,都是足以和他本尊相提并论的强大圣灵。

    眼下的萧凡,足以对他造成巨大威胁。

    当下蟒首往血云中一缩,正在滚滚向四周扩展碾压的血线骤然停住,飞快地往回收缩,无数血线往中央汇聚,渐渐凝聚成一口巨型血剑,浮现在虚空之中,红光闪闪,血腥气中人欲呕。

    “嗡咻”

    萧凡手一松,早已蓄势待发的金羽箭拖曳着长长的金色尾焰,如长虹经天,撕裂着虚空中的一切,径直射向远处那条张牙舞爪,摇头摆尾的血色恶龙。

    七夜蟒再次仰天一声大吼,巨型血剑迎着金羽箭猛劈过去。

    金光乱闪,血云四溅!

    天尊岭上,忽然就发生了大湮灭。

    虚空彻底扭曲起来,除了自己。周围的一切骤然都变成了虚无,一股股强烈无比的空间之力,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将每个人都紧紧裹住,刹那间便被禁锢了所有的真元法力。连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极度的恐惧涌上心头。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七夜蟒的化龙之力让他们更加恐惧,那就是空间之力。

    因为未知,因为完全无法掌控,所以恐惧。

    与此同时,七杀阵再次运转起来,不过这一次的运转却与众不同,七杀阵直接演变成了一座空间大阵。这种变化。和当年的七杀阵没有半点关系,是这两年间,萧凡重新布置的。当然,在七杀阵的基础上布置这个一次性的传送阵,精巧是谈不上的了,只要能用就行。

    这个传送阵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就是必须要由天鹏之力来开启。

    一般的开启方法,是不起作用的。

    哪怕用“乾坤鼎”都开启不了。

    这是萧凡留下的后手。

    他一直都在担心,纵算有七杀阵配合,也未必就能灭杀七夜蟒。这凶魔实在太过强大。和这样的敌人作战。只预设一处战场,显然是不够的。当然,如果一切顺利。老天眷顾,在天尊岭一鼓灭杀了七夜蟒,那是最好不过,这个后手就永远都不需动用了。

    但现在看来,这凶魔的实力果然远远超过他们当初的预估。

    比如七海社稷图,比如煞鬼,比如进阶后的土魔偶,这些隐藏的实力,当初高古界之战。就一点都不曾显露过。要紧关头,却让七杀阵的运转发生了大问题。众人联手之势立破。

    甚至让林奇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天尊岭上惊天动地的巨响,足足一刻钟之后才渐渐平息下来。

    第一个逃之夭夭的巫山夫人和紧随其后的银发男子。逃出距离最远,堪堪逃离了空间之力的禁锢范围,眼见如此剧变,都禁不住按下遁光,想要看个究竟。当金光和血光散尽,再望将过来,天尊岭几乎已经被彻底的夷为平地,在当初无极殿所在的地方,显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深坑底部,就好像被高温灼烧过,如同琉璃一般,平滑如镜。

    四周还残留着空间传送阵的气息。

    但一个人影都不见。

    巫山夫人和银发男子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读到了极度的疑惑。

    当然,还有十二分的警惕之意,做好了随时狂奔逃命的准备。

    没见到七夜蟒,不代表着这凶魔就不在附近,此人的修为实在高得离谱,在他面前,他们这些悟灵中期以上的老怪物,都像是三岁小孩一般,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不见了?那一箭的空间之力,如此厉害?”

    又过了片刻,似乎可以确定,这里已经没剩下其他人,中年美妇才轻轻舒了口气,低声说道。

    银发男子沉着脸,不吭声。

    那一箭的空间之力厉害不厉害,他一点都不关心。他关心的是,七夜蟒到底死了没有!

    只要这凶魔没死,他们便永无宁日。

    “谁躲在那里?出来吧!”

    便在此时,中年美妇忽然低喝一声,右手一抬,一道乌黑的爪影,向着右边某处虚空一把抓了过去。

    “嚯嗤”一声轻响,虚空一阵扭曲,一名黑衣少年现身而出,正是九阴天王,只不过此刻的九阴天王看上去情形很不好,脸色苍白如纸,身上气息忽强忽弱,显见得受创甚重。

    “阎道友?”

    中年美妇停下手来,诧异地说道,随即便轻轻一笑。

    “原来道友也保住了性命,好一招金蝉脱壳的神通。”

    她虽然第一个逃命,却一直都在关注着战场的情形,九阴天王化身极寒冰凤抵挡血鳞龙的攻击,最终被血剑一斩为二,彻底被血光绞为齑粉,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如今再次现身而出,自然是有替劫之物。

    想想也不奇怪,修为到了九阴天王这样的境界,可不是那么容易被灭杀的,总也有些压箱底的保命手段。而且身为南洲大陆魔道第一宗的教祖,各类奇珍异宝,自然是应有尽有。

    九阴天王冷哼一声,说道:“巫山道友腿脚倒是很利索!”

    当初他就和萧凡说过,巫山夫人这几个人,人品颇为一般,如果一切顺利,他们或许能够打到最后,一旦情况有变,肯定转身就跑。

    中年美妇脸色一红,便即笑嘻嘻地说道:“妾身不过是自保而已……我可不像大天王,有替劫的宝物。”

    银发男子却冷冷说道:“阎道友也不必指责我等,当时那情形,难道等死不成?阎道友眼下,不也活得好好的?”

    这两个人,一个将元神寄附在尸魈身上,另一个更是直接寄居于傀儡之躯,为了活命,简直就是不择手段。让他们死战到底,本就不是那么现实。

    “这里好强的空间之力,我记得当初我们布阵之时,并没有包含空间禁制……”

    中年美妇倒也不愿意和九阴天王起冲突,随即转移了话题。

    九阴天王说道:“这空间法阵是萧道友加上去的。他早就和我谈到过,万一战局不利,就用这空间法阵及时转移战场。”

    银发男子哼道:“转移战场又有什么作用?要灭杀那凶魔,终究还是实力的问题。”

    中年美妇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连七杀阵都奈何不了他,妾身也委实不知,还有什么阵法能对付得了那凶魔。”

    九阴天王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大天王何处去?”

    巫山夫人问道。

    “当然是去邀约人手,准备再战,难道就这么等死不成?”

    九阴天王头也不回,脚下遁光一起,倏忽间去得远了。

    “邀约人手再战,谈何容易……”

    中年美妇微微一怔,喃喃自语般地说道。

    银发男子重重哼了一声,也驾起遁光,飞驰而走,连招呼都不和巫山夫人打一个,走的方向也与九阴天王背道而驰。

    中年美妇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最终也跺了跺脚,远遁而去,走的却又是另一个方向。

    “轰”

    一声巨响,七夜蟒从空间通道中重重摔了出来。这当儿,他早已收起龙形,恢复了人身。不过气息似乎比刚才要弱了许多,左边身子鲜血淋漓,左手四根指头只剩下两根,显见得受伤不轻。

    骤然遭到萧凡天鹏之弓一击,猝不及防之下,纵算他化为龙形,同样拥有圣灵之力,也不免受伤。

    刚刚从空间通道中一冒头,还没搞清楚自己处于何方,血光少年便察觉到一股危险气息,扑面而来。急忙抬头往上,只见一方黑色的印玺,轰隆隆地从虚空中浮现而出。这方黑色印玺,足有数丈之巨,表面精光四射,印玺之上,雕刻着一头栩栩如生的狻猊,张牙舞爪,宛如活物一般,威风凛凛。

    轰然巨响之中,黑色印玺带着难以想象的巨力,镇压而下。

    “哼,不自量力!”

    虽然这黑色印玺之上明显带着极其强大的狻猊圣灵之力,在七夜蟒眼里,也只寻常,他甚至可以断定,这件印玺的主人,是一头刚刚踏足成年期的狻猊,跻身这个境界的时间并不长。

    若在平时,他自然是丝毫也不放在心上。

    不过眼下,对四周的一切都一片茫然,而且身上带伤,七夜蟒倒也不愿意硬撼这黑色印玺。当下身子一晃,就向一旁急闪而去。只听得“嗤”地一声轻响,似乎是突破了某种壁障,一时之间,也不在意。

    然而,不等他站稳,却惊讶地发现,那方黑色印玺也已瞬移到了他的头顶,轰隆隆地砸了下来。

    竟然躲不过去。(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