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501章 化龙
    “哼,蝼蚁!”

    血云之中,一声爆喝。

    一颗巨大的蟒首,破空而出。

    这颗蟒首如同山岳般巨大,血色鳞片覆盖,成三角形状,头上有两只尖锐的短角,和传说中天龙富丽堂皇的巨大龙角,有天壤之别,两眼之中,血光闪闪,一条鲜红的蛇信,不住吞吐。

    紧接着,血鳞龙长达数百丈的身躯,从血云中飞腾而起,仰天咆哮,声如雷震。

    天尊岭上空天地元气翻涌,像疯了似的向着这边涌来,血鳞龙就仿佛一块磁铁,将这些天地元气毫不客气地吸入自己体内。毁灭般的强大气息,更是拼命上涨。

    这当儿,维摩太子祭出的利剑,向血鳞龙的脖颈处飞斩而来。

    这柄只有韭菜叶大小的利剑,迎风暴涨,已经长达数十丈之巨。

    “雕虫小技!”

    血鳞龙冷笑一声,猛地伸出一只巨大的血龙爪,一把就将那柄锐金之剑抓了过来。

    立即便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之声。

    维摩太子脸色大变,嘴里念念有词,不住向利剑中灌入真元法力,一张黑脸渐渐转白,很明显真元消耗过剧。他这件本命法宝,乃是以整个南洲大陆最坚硬的金元精打造而成,剑锋之利,天下无出其右者。

    如今却被血鳞龙赤手空拳抓在手里,挣扎不得!

    “咚咚咚”

    苍梧老怪祭出的金身法相,大步而来,每跨出一步,大地便颤抖一下,当真是地动山摇,威风不可一世。

    金身法相几步跨到血鳞龙面前。大吼一声,高举双锤,劈头盖脑就砸了下来。

    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仗恃的就是力大招沉。

    “小辈!”

    血鳞龙又是一声怒喝,血龙爪使劲一握。只听得“嘎嘣”一声脆响,锐金之剑从中一分为二,竟然被他赤手空拳,硬生生捏成了两截。

    “哇……”

    远处的维摩太子张嘴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身上气息刹那弱下去一小半还多。

    本命法宝被毁,心神立时重创。

    血鳞龙一把抓碎了维摩太子的本命法宝,随即双爪一扬。呼啸着向两柄当头砸下来的土黄色巨锤迎了上去。“砰砰”两声闷响,两柄巨锤应声而碎,化为滚滚黄沙。

    下一刻,血鳞龙两只巨爪便牢牢抓住了金身法相的腰际,无论金身法相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被死死抓住。

    血鳞龙随即张开血盆大口,猛地一口咬了下去。

    “咔嚓!”

    如同咀嚼水果般的脆响传来,苍梧老怪的金身法相,竟然被拦腰咬去了一半。

    苍梧老怪闷哼一声。一张皮包骨头的瘦脸,瞬间变得殷红似血,浑身都颤抖了一下。

    血鳞龙大口咀嚼几下。一仰脖子,将金身法相生吞了下去,随即又将剩下的半截金身法相,也丢入口中,几下嚼得稀烂,吞咽下肚,还吐出长长的蛇信,绕着嘴唇舔了一圈,一副大快朵颐。意犹未尽的模样。

    “噗”

    苍梧老怪也满嘴喷血,气息瞬间变得脆弱不堪。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俱皆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这怪物,竟然连金身法相都吃了下去。还好像十全大补。

    当今世上,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吞噬的?

    只不过这当儿,大家都已经祭出了最强的杀招,纵算想退,一时之间也难以办到。

    “吼”

    血鳞龙对蜂拥而来的杀招,视若无睹,仰天发出一声大吼,身上覆盖的血色龙鳞骤然飞舞而出,化为一柄柄锋锐无匹的血色短剑,盘旋飞舞,再一晃,便化成了一道道明亮炫目的血线,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一股毁天灭地般的气息,喷涌而出。

    “嗤嗤嗤”

    血线所到之处,不管是法宝还是神通,俱皆无声无息地湮灭,半点波澜都不起。

    “九黎仙子,还不出手?”

    一个惶急的声音,透过重重禁制,传到了地下密室之中。

    正是玉虚道人。

    眼见七夜蟒的龙鳞都化作了进攻的杀器,照常理推测,目前正是此獠防护最脆弱之时。这时候让林奇无声无息地靠近,施展出“斩龙诀”绝技,乃是最佳时机。

    “阵法失灵,我也无能为力!”

    九黎仙子早已透过五彩晶石看到了地表的情形,急得浑身香汗淋漓,却是无可奈何。

    林奇眼下就隐藏在附近,早已蓄势待发,维摩太子已经将始祖遗留下来的肉身舍利交到他手里,只等关键时刻,以肉身舍利彻底激发潜能,一举建功。然而当初的计划,是要借助七杀阵的阵法之力,才能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到七夜蟒身旁,忽然展开致命一击。

    可是现在令牌七去其三,整个七杀阵的运转都出了问题,九黎仙子也是力不从心。

    “萧真人……”

    九黎仙子急得大叫。

    这样的机会,可是一闪即逝的。

    只可惜,那边厢萧凡虽然已经彻底禁锢住了土魔偶,但要当真解决,还需要一点时间。

    七夜蟒没打算给他们这个时间。

    血线所过之处,所有一切,俱皆化为齑粉。

    眼见自己祭出的法宝被血线绞得粉碎,巫山夫人脸色惨白,轻轻一跺脚,再不迟疑,转身就逃。

    任谁都看得出来,七夜蟒的化龙之力彻底爆发出来,已经超出了这个界面应有的最强威能,绝不是他们能够抵挡得住的。再硬扛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当儿,就算是七杀阵再次全力运转,也已无法阻止七夜蟒了。

    至于林奇的“斩龙诀”,更是想都不用再想。且不要说境界相差那么远的情况下,“斩龙诀”是否有效,就算有效。在这种情形之下,他也绝对无法靠近七夜蟒了。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啊”

    惨呼声接连响起。

    好几名反应稍慢。动作不够迅捷的南洲修士,在这间不容缓的瞬间。被血线绞了进去,连半点抗拒之力都没有,立时化为齑粉,神魂俱灭。

    银发男子见状,身子一晃,肋下忽然生出两只银色的翅膀,用力一扇,狂风大作。转眼间就向远处激射而走。

    其他人一见,也发一声喊,纷纷架起遁光,向远处逃遁。

    “还想跑!”

    血鳞龙大声冷笑。

    只见无尽血光之中,忽然冒出十几条极其明亮艳丽的血线,向着奔逃的众人追杀下去。

    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妖孽!”

    九阴天王一声爆喝,猛地顿住脚步,身子一晃,就在原地消失不见。一声清脆的凤鸣之声,直冲九霄,只见一头浑身散发着青蒙蒙光泽的冰凤。冲天而起。

    这头冰凤,长达十几丈,宛如以万年玄冰精雕细琢而成,甫一现身,一股要将周围虚空都彻底冻住的奇寒,透体而出。

    冰凤双翅一扇,冲上高空,嘴一张,一股青蒙蒙的霞光喷涌而出。化为滚滚飓风,席卷而前。所过之处。玄冰凭空浮现而出,将整个虚空都化作是玄冰的海洋。转眼间,一道厚达数十丈的玄冰之墙,便出现在他的身前,向汹涌而来的血线迎击上去,瞬间就挡住了血线无坚不摧的攻势。

    好几名同道,称此良机逃过一劫,稍稍喘了口气。

    “极寒冰凤?”

    血光之中,传来诧异之声。

    显然七夜蟒也没想到,在这样的下界,还能见到玄灵上界才有的极寒冰凤。

    “可惜,凭你这点修为,能发挥出极寒冰凤的几成威能?”

    七夜蟒随即不屑地说道。

    一道极其耀眼炫目,远比其他血线要粗大得多的血线,骤然自血光中直射而出,化为一柄血色巨剑,猛劈而下。

    “咔嚓!”

    玄冰铁壁发出清脆至极的响声。

    在血色巨剑的猛攻之下,纵算是坚逾金铁的玄冰铁壁,也抵挡不住,被从中一切为二。滚滚血线随即席卷向前,“咔嚓”的玄冰碎裂之声,不绝于耳。

    九阴天王大惊,脚下遁光一起,就要逃之夭夭,却哪里还来得及?

    血剑一斩而过!

    九阴天王顿时就呆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一道血痕,从他的额头浮现而出,随即便以极快的速度向下蔓延,瞬间将他一分为二,化为两爿。紧接着,血线席卷而过,两爿尸身彻底绞为齑粉,什么都没剩下。

    刚刚得到玄冰铁壁庇护,略略喘了口气的几名悟灵期老怪,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再次发一声喊,四下逃命。

    只可惜,无论他们遁光多快,也快不过血线的速度。

    而且,当初为了防止七夜蟒脱身而走,天尊岭上早已布下了重重空间禁制,虽然要认真起来,这些空间禁制也不一定就能拦得住悟灵期的老怪物,只不过仓促之间,却哪里有时间来破解这些禁制?

    再没想到,这些禁制反过来成了置他们自己于死地的血色陷阱。

    就在万分危殆之时,一轮金色的骄阳,骤然在半空中浮现而出,众人百忙之中抬头看去,只见萧凡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那里,化为数十丈高的巨神,手持一张金色巨弓,弓弦之上认着一支金光耀眼的金色羽箭,无尽的天地灵气,正向羽箭翻涌而去。

    箭头上的光芒,如同骄阳一样,耀眼刺目。

    一股同样毁天灭地般的气息,喷薄而出!(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