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95章 七海社稷
    大战再起。

    打得天翻地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隆隆不绝。

    整个都梁城都被惊动了。

    无数修士从各处蜂拥而出,飞上空中,想要看个究竟。然而一感应到天尊岭上传来的恐怖至极的气息,顿时便一个个吓得心惊胆战,多数胆小的立即开溜,转眼就逃出了都梁城,马不停蹄向远方而去。

    只有极少数胆子很大,修为也较高的高阶修士,三五成群远远地盯着被雾气完全笼罩的天尊岭,虽然不敢靠近去看个究竟,却也不肯就此离去。这些人绝大多数皆是都梁城的地头蛇,很想搞清楚天尊岭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

    实在无极门的进退和他们息息相关,尽管当初无极门重建山门之时,他们都不是很乐意,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大伙已经渐渐习惯了这新的布局,也习惯了大树底下好乘凉,忽然之间,天尊岭上发生这种惊天动地的剧变,当真令人心中好生不安。

    只不过从浓雾之中透出的气息确实太过恐怖,谁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最后一声巨响戛然而止。

    法阵之力渐渐消褪,维摩太子,玉虚真人,苍梧老怪等人纷纷向后方急退,不管打得多么激烈,大家总是一丝不苟地谨守自己的阵眼。

    就在第三次出击之时,一名悟灵老怪没有坚守自己的阵眼,结果得不到法阵之力的庇护,被血光少年一剑斩为两截,连元神都被血剑剑芒彻底灭杀。众人大惊失色之余,再也不敢造次。面对这样不可一世的凶魔,任何单独行动都是自速其死。

    饶是有法阵庇护,数次攻防下来。大家还是不同程度受了伤,真元法力和法宝法器都消耗不少。毕竟上等的极品法宝,也是极其罕见之物。纵然身为悟灵老祖,也不能无限度地自爆。

    任谁都经不起这样的消耗。

    再看血光少年。却行若无事,身上连一点伤痕都看不到,似乎接连数次全力进攻,都没有对他造成任何损伤。

    但在场的都是成了精的老怪物,焉能被这种表象所迷惑。

    “诸位道友,这凶魔在强撑着,倒驴不倒架。实则真元消耗得十分厉害,大伙再接再厉。他马上就要支撑不住了……”

    稍顷,众人耳边响起了维摩太子的传音之声。

    “维摩道友说得轻巧,这凶魔真元消耗得厉害,难道我们就很轻松么?”

    一名悟灵老祖苦笑着说道。

    “扶摇道友不必担心,真要是觉得真元法力消耗厉害,可以立即吞服萧道友给大家配置的丹药,那可是以圣灵源泉炼制而成的灵丹,补充真元法力,颇有奇效。”

    维摩太子马上说道。

    这一次炼制丹药的圣灵之源,却是由他亲自提供的。

    也亏得萧凡好手段。炼制过程中不但没有损耗多少灵力,成丹率也是极高,纵算是公认的炼丹宗师。只怕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多谢维摩道友提醒,倒还不至于如此不济……”

    四周天地元气涌动,七杀大阵再一次启动起来。

    忽然之间,众人眼前一花,就不见了血光少年的身影,甚至连气息都在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咦?”

    “人呢?”

    “去了哪里?莫非这凶魔眼见不妙,逃之夭夭了?”

    众人不由吃了一惊,急忙各处搜寻,却是毫无所获。一时间人人心中紧张莫名,同时将警惕提高到了十二分。

    只见刚才血光少年站立之所。隐约有卷轴的影子一闪,然后一滴水珠就很突兀地冒了出来。紧接着,这滴水珠便开始向外蔓延,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只听得海涛澎湃,一片汪洋巨浸忽然呈现在众人眼前,涛声阵阵,海风呼啸,极目所至,到处都是蔚蓝的海面。

    “这是怎么回事?”

    “这片海域如何来的?”

    “嗯,好像有空间之力……”

    “诸位小心,这凶魔激发了一件空间之宝。”

    与此同时,众人身边也冒出了空间之力,所幸是他们比较熟悉的。

    “大家不必惊慌,萧真人精通空间之道,肯定能对付得了凶魔的空间之宝。”

    巫山夫人娇滴滴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这些日子,因为要让尸魈之身血肉再生,她几乎一直都住在天尊岭,对萧凡的了解,自然也比其他人更加深入几分。了解得越多,心中便越是吃惊这位无极门当代掌教,果真不愧是天纵奇才,传说中的九灵体混沌真身,对各种功法都精通到十分。

    “是吗?那就最好。不过大家还是要小心些,当心这凶魔借助空间之力,突施偷袭!”

    “这个自然……”

    血光少年其实一直都站在原地,根本就没有挪动过位置,只不过身前多了一幅卷轴,看上去非常陈旧了,卷轴之中,描画着山川大海,整幅卷轴都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泽,似乎已经与汪洋大海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血光少年冷冷地望着四周乱成一团的对手们,忽然刺破左手食指,滴了一滴鲜血在卷轴之上。

    很快,鲜血就被卷轴吸收一空,一阵水纹波动,只见一道淡淡的人影,自卷轴之中浮现而出,渐渐变得清晰,却是一名青面獠牙的恶鬼,再一模糊,却变成了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身穿黑色罗裙,颇有几分姿色,只不过脸色太过煞白,毫无血色,令人一见之下,便心生寒意。

    黑裙少妇刚刚现身而出之时,眼神略有些迷茫,不过很快就变得清澈起来,瞥了血光少年一眼,有些诧异地说道:“七夜,你的气息怎么变得这么弱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语气甚是随意,就好像两人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哼,在这鬼地方待了那么多年。能有这个样子就不错了。你还不是一样?”

    血光少年冷哼一声,说道。

    “我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你若不用这七海社稷图禁锢我的如意之躯。我会变得这么衰弱么?”

    黑裙少妇不紧不慢地说道,看不出她到底和七夜蟒是何种关系。

    “我若不以七海社稷图掩盖你的气息。你的煞鬼之躯,又怎能瞒得过萧无极?至于这宝物会削弱你的元神,我当初也不知道。而且,没有这七海社稷图,你压根就不可能回到下界来,只要在上界,终有一天会被萧无极找到。再怎么说,也好过被灭杀吧?”

    “哼。不要在我面前提到那个人!”

    黑裙少妇脸色一变,双眉扬了起来,神情极其不悦,足见与萧无极仇深似海。

    “好,咱们就闲话少说,眼下我遇到点小麻烦,你帮我一个忙吧!”

    血光少年有些烦躁地说道。

    “帮忙?帮什么忙?你不是已经回到下界了么?难道在这下界,还有什么事情难得住你?”

    黑裙少妇又诧异起来。

    “哼,虽然是在下界,但界面之力非同小可。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看四周,这是什么阵法?”

    黑裙少妇眼皮都不抬一下,淡淡说道:“用不着看。这是七杀阵。”

    血光少年便由衷地赞叹道:“果然不愧是煞鬼地狱大名鼎鼎的阵法师,一眼就能将这阵法认出来。”

    黑裙少妇四下一打量,说道:“这不是正宗的七杀阵,简化了许多。威力很有限……若是正宗七杀阵,七海社稷图的空间之力,也未必能抵挡得住……”

    血光少年便说道:“你不要老是以上界的眼光来看待这里的一切,这个七杀阵固然威力不强,但我们受到界面之力压制更加厉害。”

    黑裙少妇嘴角一扯,浮起一丝讥讽的笑容。说道:“你想让我帮忙,破了这个七杀阵?”

    “正是!”

    黑裙少妇嘴角的讥讽之意更浓。不徐不疾地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血光少年怒道:“这么多年,我一直都用自己的精血真魂在喂养你。否则的话,纵算有七海社稷图的空间庇护,你也早就被界面之力灭杀掉了,还能活到现在?”

    “这个理由够不够?”

    “不够!”

    黑裙少妇丝毫不为所动,直截了当地答道。

    “好吧,这里叫天尊岭,是萧无极在下界时创建山门的所在。如今在主持这个七杀阵的,叫萧凡,是萧无极的后人,也是九灵体混沌真身,这个理由够不够?”

    “萧无极的后人?九灵体混沌真身?”

    黑裙少妇悚然动容。

    “难道我会骗你不成?你要是不信,自己去找到他验证一下就是了。”

    黑裙少妇随即又恢复到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态,说道:“纵算他是九灵体混沌真身,那又怎样,我又用不上。真正用得上的是你,有了这具九灵体混沌真身血祭,或许你就有机会再次凝聚圣灵之躯。好处都是你的,和我没关系。”

    “那你要什么好处?”

    血光少年紧盯着问道。

    黑裙少妇笑了笑,说道:“很简单,你日后如果成功回到上界,要还我自由,七海社稷图也要还给我。如果你愿意以心魔起誓,那我就出手帮你一次。”

    “好,就是这样。我原本就没打算真的禁锢你,这七海社稷图本也是你的,还给你天经地义。”

    血光少年毫不犹豫,当即便以心魔立下誓言。

    “嗯,既然你那么爽快,那我就走一趟吧。这七杀阵,一个阵眼一个阵眼去破,是不行的。那是最笨的法子,费力不讨好。唯有直接破掉总控的七杀阵眼,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黑裙少妇咯咯一笑,黑影一闪,水纹般扭曲过处,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