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大豪门 > 第1494章 战阵之威
    第一轮全力攻击,只持续了盏茶功夫便宣告结束,法阵之力开始减弱。

    明亮血线组成的漩涡消散于无形,血光少年再次现身,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此刻的七夜界始祖,浑身鲜血淋漓,虽然他全身上下本就血光闪闪,但流淌的鲜血和耀眼的血光,还是有着十分明显的区别。

    苍梧老怪等人相互对视,俱皆喜动颜色。

    这老魔受伤了。

    虽然自爆法宝这种打法极其“奢侈”,自爆的俱皆是上等的极品法宝,纵算在悟灵老祖眼里,也价值不菲。但是只要有效果,那就不白费。在亲眼见识过这老魔的赫赫凶威之后,大家心里其实都有不小的阴影。

    厮杀,他们不怕。

    毕竟都是厮杀老了的人,这一辈子也不知争斗过多少回。

    但是明知对手是“杀不死”的,这仗就没法打了!

    然而现在看来,这七夜界始祖化身,也并不如传言中那么拥有金刚不坏之躯。不管他的本尊是多么了不得,也不管他在玄灵上界是何等的见多识广,如今既然“流落”到了下等界面,那就必定会受到界面之力的压制。

    大家在同样的界面法则之下,就没有谁是不死之身。

    对众人欣喜若狂的神情,血光少年毫不理会,眼神一转,便揪住了不远处的玉虚道人,目光炯炯。

    “小道士,这是你的主意吧?”

    在高古界之时,玉虚道人曾经主持过围剿他的大战,两人算得是“老相识”了。

    以自爆法宝的方式,撕开他的护体灵光,直接攻击肉身,果然见效。一个人这么打,还能说是偶然,所有人都这么打,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们的战术。这个战术。肯定是“熟人”提出来的。

    玉虚道人站在雷电阵眼的位置上,早已不是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得道高人模样,而是身穿银色战甲,浑身雷光闪闪。手中高举一柄雷锤和一枚雷公凿,满脸杀气,威风凛凛。

    欧阳明浩和另一名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分站玉虚道人两旁。

    无疑他们三人是雷电战将。

    奇怪的是。在这里并没有见到无极门首席大长老,同样精通雷电之力的欧阳明月。

    甚至连萧凡都不见了踪影。

    “老魔,你作恶多端,没想到也会有今天吧?”

    玉虚道人死死盯住血光少年,恨恨地说道。

    “嘿嘿,小道士,既然你当年侥幸逃得了性命,为什么不老老实实躲起来,终此余生,却偏偏还要巴巴的跑到南洲来送死?纵算你们的小伎俩能得逞一时。些许皮肉之伤,又能将本始祖怎样?你们不会天真到以为这样就能置本始祖于死地吧?”

    血光少年满不在乎地说道,浑身一阵血光闪耀,皮肉伤痕顿时愈合如初,一点痕迹都看不到了。

    “老魔,这当儿还在虚张声势!”

    维摩太子一声爆喝。

    “大伙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再加一把劲,干掉这凶魔!”

    四周的天地元气再次翻涌起来,七杀大阵重新开始凝聚力量。

    “哼!”

    血光少年冷笑一声,手腕一翻。一柄血色长剑浮现而出,双手一抬,就牢牢握住了。

    这柄血色长剑模样奇特,就仿佛鲜血凝固而成一般。却又不是那种鲜血凝固后的暗红色,而是鲜红色,甚至剑刃之上还有鲜血在不住流淌,殷红欲滴,宛如活物。剑刃表面,密密匝匝的符文不住闪耀。一股至强的灵气,透体而出。

    “通玄灵宝……”

    不知道是谁惊呼出声。

    在场的俱皆是悟灵老祖,见多识广,眼光毒辣得很,立时就从这柄血剑之上感应到了非同寻常的强大气息。

    在这样的下等界面,通玄灵宝正品整个界面也不过是数件而已。

    无极门的“乾坤鼎”是公认的通玄灵宝正品,但却是辅助性质的,无论攻击防御,都帮不上太大的忙。血光少年这柄血剑,却一看就知道是攻击性的通玄灵宝,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通玄灵宝?”

    血光少年冷笑起来。

    “你们这些下等界面的蝼蚁,见过什么至宝?”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俱皆色变。

    照这个意思,这柄血剑甚至比通玄灵宝更强,难道还是造化之宝不成?

    但那完全没可能!

    就和成年天生圣灵本尊一样,造化之宝在下等界面也是无法存在的,除非是残次品或者被封印了大部分威能,但那样一来,就和普通宝物相差无几,没什么可怕的了。

    还没等大伙想得明白,只听得“嗤”地一声轻响,就好像虚空骤然被撕裂,一道明亮炫目的血线,自血剑之上直透而出,四周的天地元气,猛地翻滚沸腾,纷纷向血剑涌来。这些天地元气,本已经被七杀阵调动起来,为阵法所用,如今却硬生生被这血剑抢去了不少。

    大量天地元气疯涌而入,血线益发的刺眼,血光少年双手轻轻一挥,长长的血线径直向维摩太子扫了过去。

    这当儿,七杀阵也已再次全力运转起来。

    见了那血线的威势,维摩太子也知道情形不对,但他负责镇守金属性阵眼,却是不能轻易后退,当下一摆手中宣花大斧,斩出重重叠叠的如山斧影,毫不畏惧地向着血线迎击上去。

    “嗤嗤”之声不绝。

    看似威猛无伦的如山斧影,甫一和血线接触,就仿佛凝固的牛油遇到了烧红的利刃一般,连半点抗拒之力都没有,瞬间就被血线绞灭,崩溃湮灭,消失于无形。

    “小心!”

    银发男子一声低喝,屈指轻弹,两枚手指脱体飞出,化为两道银色利剑,迎向滚滚而来的血线。

    结果没有任何区别,号称天下至坚的锐金至宝,在明亮血线面前,完全不堪一击,连稍稍迟滞一下血线的速度都做不到,就被切为两段。

    两人大惊失色,脚下遁光一起,双双往后疾闪,却是迟了半步,血线转眼就切到了近前。

    情急之下,两人分别祭出法宝,轰然自爆,希望能阻挡一下。

    “嗤”

    维摩太子一声闷哼,鲜血飞溅,一条手臂已经离体飞出,腾上半空。

    所幸这时,阵法转换,瞬间就将他两人移到了别处。

    血线毫不在意,继续滚滚向一旁斩去。

    顿时呼喝声,爆裂声,闷哼声,惨叫声纷纷响起,连绵不绝。

    天地元气翻涌沸腾,咆哮不已。

    足足一盏茶光景过去,明亮炫目的血线才终于一闪之后,消失不见了。

    围攻血光少年的二十余名悟灵老祖,早已退到了数十丈之外,一个个断手折腿,几乎半数都身上带伤,而且伤得不轻。望向血光少年的眼神,自然是又惊又怒,同时飞快地闪过一抹深深的畏惧之色。

    那血剑果然不愧是至宝,一斩之威,竟至于斯。

    不过他们固然心中不安,血光少年内心却更是又惊又怒。

    一剑斩出之后,竟然连一名敌人都不曾斩杀,只是伤到了十余人,甚至还有一半人躲过了一劫,对他而言,这简直难以置信。

    这些下界蝼蚁,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难缠了?

    看来此间的法阵之力,果然非同小可,远非他以前遇到的护卫大阵可比。

    若不是有法阵保护,纵算这些悟灵修士一个个身经百战,神通不凡,也断然不可能在他的血剑一斩之下,个个都能保得性命。

    轻微的嗡嗡声中,七杀大阵第三次运转起来。

    玉虚道人叫道:“诸位道友不必惊慌,这样大威力的杀招,并不是随时都能施展的。这凶魔刚才一击,已经消耗了不少真元法力。大家只要坚守自己的位置,一直打下去,最终支持不住的,一定是他,不是我们!”

    刚才血剑一斩,玉虚道人及时闪避,躲过了一劫,并未受伤。

    “玉虚道友说得有理,我们有法阵之力加持,这凶魔却要消耗自己的真元法力。此消彼长,打到最后,肯定是他支持不住。”

    维摩太子立即随声附和。

    他刚才被血剑斩断了左臂,不过这样的皮肉之伤对他而言,自然不算什么,吞下一颗丹药之后,一条完整的左臂很快便重生出来,恢复如初。虽然略略感到有些不适,却也未曾在意。

    “是吗?你们这些蝼蚁,竟要和本始祖较量对天地元气的运用?”

    血光少年冷笑出声。

    中年美妇咯咯轻笑,说道:“始祖大人,这就很难说了。如果在别的地方,论到对天地元气的运用,我们当然是远远不如你。但在这天尊岭,却又另当别论。这可是当年无极天尊亲自选定的地方,不但是我们南洲大陆灵气最充足的所在,也最能滋养浩然正气。你难道没有感应到,这里的天地元气,有些与众不同么?调动起来,不是那么得心应手吧?”

    血光少年的脸色沉了下去。

    很显然,中年美妇说到了点子上。

    “更何况,我们在这里建造了七杀大阵,早已和此间的地脉灵眼融为一体,除非你能以一己之力,彻底压过大阵,否则这里的天地元气,总是会先满足大阵所需,阁下最多就能得到一点残汁冷羹,谁能支撑到最后,还真不好说呢!”(未完待续。)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